一木禾 > 买个世界做游戏 > 008.好像有点过头了 1/3

  游戏这个东西还真不是随便一个人拍拍脑袋就能做的,如果没有精心的设计与深入的分析,最初的规划往往与结果背道而驰。
  至少路老师当初那个“捞一笔就跑,躺床上吃低保”的目标算是彻底的破灭了。
  更杯具的是,游戏这几天的表现果然如他担心的那样,风评和销量完全走上了两个极端!
  “哈哈哈,这公司脑子有坑吧?建议把策划开除!”
  “策划表示这锅不背,找美术去!”
  “美术已死,有事烧纸。”
  “是啊,明明资源都是打包买来的地摊货,看看就好。”
  “这公司老板是程序员出身的吧?不然怎么会一边这么大方另一边这么抠门儿?”
  路远翻看着一条条吐槽美术糟糕的留言,满眼是泪,身为程序员的他有种莫名躺枪的感觉……
  “看在你们这么努力的把玩法全都藏起来的份上,奖励你一星评价一个。”
  “感谢策划高抬贵手设计了一个饥饿度条,不然老子一天得饿死八回!一星好评,没说的!”
  “今天又没找到组织,下线的时候被添了……我只求个地图,一星放在这,加了地图改评价。”
  “……”
  除了吐槽美术,更多则是求加新功能的,林林总总各种要求都有,路远没钱,决定全部无视。
  “唉~就这评价,下个月会不会饿死啊?我不会成为第一个被系统饿死的宿主吧?”
  坐在电脑前,看着已经破万的销量,路远欲哭无泪。
  “算了,天大地大吃饭最大,还是先把晚饭准备出来吧。”
  担心也无济于事,路远果断关掉网页,去厨房。
  …………
  “快吃饭,不要总是看我,我脸上又没花。”
  路远又一次在夹菜的时候发现妹妹在偷瞄他,点了点盘子,示意小丫头专心吃饭。
  “老哥,昨天直播时玩的那个游戏真是你做的?”
  路远见自己妹妹问起来,也没怎么考虑,直接答道:“是我做的啊,封面不还是你画的吗?怎么样,你也玩儿了?”
  “好啊!果然是你!”
  路远还没反应过来,一个豆包正中他的脑门,然后很准确的落在他面前的碗里。
  罪魁祸首的路小遥楞了一下,佯装发怒的小脸再也绷不住了,噗嗤笑出了声。
  “今天直播间里的家伙全是来声讨你的,说你这家伙只管挖坑不管埋,他们现在都跟着掉进去了。想找游戏公司的联系方式又找不到,就都来找我,烦死我了。”
  路远脸色难看的抓起豆包啃了一口,这才开口道:“游戏虽然是我做的,不过现在可没时间更新。你放心吧,他们就是三分钟热度,过一段时间热度下去了,就没那么多人声讨了。”
  路小遥盯着自家老哥的眼睛,少有的认真,“我看未必,那些家伙现在已经嚷嚷开了,建议我今晚继续直播,还说什么要大家一起组建公会,在游戏里建城……”
  “咳——咳咳——”
  路远嘴里的豆包没咽下去,被噎得够呛。吓的路小遥又是帮他拍背又是帮他顺气,忙活了老半天。
  “建城?靠恐龙?他们还真是想得出来啊。”
  路远显然低估了人类这种社会性动物的创造力,即便不能说话,也没有灵巧的双手,还是能最大限度的对原始生态进行破坏。
  “那个……你答应了?”
  “不答应也不行啊,谁让粉丝就是上帝呢?而且这帮家伙不挖出这个游戏的极限估计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你做好准备吧。”路小遥说着说着又笑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
  “我做什么准备?”路远一脸问号。
  “反正我听说不少人准备人肉这个游戏的策划,还有人要发起众筹准备给穷苦游戏公司募捐,另外那些都是憋着给你寄刀片的……已经有人旁敲侧击的从我这打听了,你自求多福吧。”
  “〒▽〒”
  路远不知该说些什么,默默地啃豆包……
  没给游戏体验设限这回事起初看起来不是什么大问题,可是现在看来完全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路远现在很庆幸,当初为了更真实一些没有设计太大的时间加速比,只是大致保持在1:100左右。否则这帮家伙说不定真能玩出什么新花样,一直玩到恐龙进化成恐龙人也未尝没有可能。
  不过现在已经放了玩家进去,想要再修改基础规则就没那么容易了,路远也只能旁观事态发展。
  “反正现在的这点钱也换不来多少补贴,怎么都要等到下次结算,就给他们强化一下好了。”
  路远心里不无恶意的想,脸上就带上了坏坏的笑,结果一切都被坐在对面的路小遥看的清清楚楚。
  “老哥,你不会又要做什么败人品的坏事吧?”
  “怎么可能?”被看穿心事的路远果断否认,“我在想,是不是给我可爱的妹妹定制一个漂亮些的角色。”
  “随便你好了,我去洗碗。”
  路小遥笑着从座位上跳起来,飞快的收拾好碗筷,跑去厨房洗碗去了。
  “我……我还没吃完呢!”
  路远举着还剩下小半个豆包,看了一眼空无一物的饭桌,无奈的把它塞进嘴里回卧室去了。
  …………
  此时的游戏中,淡水湖基建计划正在如火如荼的展开着,大大小小成群结队的恐龙来往穿梭络绎不绝。
  五百人的企鹅群已经人满为患,群主果断扩充到两千人,这才装下了接踵而来的“恐龙大军”。
  “木材已经运来不少了,空地清理出来了吗?再不开始建就没地方放了。”
  “先堆起来再说,谁个头大过去帮个忙。”
  “我觉得咱们应该先画张图纸什么的,大家也好按图施工。”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嗯……我觉得画图可以。”
  “我来,我来,我是交大设计学院的。”
  “那可不行,在校生没有工程设计资格。”
  “楼上干什么的,玩游戏不要那么认真嘛。”
  “我是帝都城市设计院的……”
  “好吧,大佬,等你的图纸。”
  “膜拜大佬,大佬需要腿部挂件吗?”
  “……”
  梁玉潇混在企鹅群里,看着一大帮上班都没有那么积极的家伙围在一起讨论怎么用原木和石头盖围墙,脑中念头纷乱,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