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买个世界做游戏 > 100.启明港的黎明静悄悄

  “神他喵的还给打了折啊!老安,没给按汇率算,真是难为你了。”
  “我只是不知道汇率而已……”安成业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路远心说还真是托了你老人家无知的福啊!
  不过心里想,嘴上却换了个说法,“行行,你是大爷!什么实验室这么贵啊?你也想造个钢铁战甲玩玩吗?”
  “实验室配套的纳米级设备就是这个价格啊……工业设备还要翻上几番呢,希望你没考虑过量产,不然咱爷儿俩准备当裤子吧。”安成业扬了扬眉毛,手上不停,一个个精密零件的全息投影被摆放到实验台上。
  “如果有配套技术的话,不能便宜点吗?”
  路远想到了圣城实验室,如果那边提供技术支持的话,或许能提供不小的帮助。
  “不能,目前国内设备加工技术达不到,强行搞的话成本只会更高。要是真有办法,我就拉下老脸把老爷子留下的最后那套四合院卖掉了,还等你?”
  安成业说到这,脸色都有点不好,显然是想到当初实验室投资被撤,自己走投无路左右为难的那段日子。
  “可惜不够,房子还是留给我家馨馨做嫁妆吧……对了,小子,你也老大不小了,有没有女朋友啊?”
  “别说没用的,发扬一下老一辈科研工作者的精神嘛!”
  路远实力演绎了什么叫“用实力单身”,脑回路还放在他的“黑星0号”上面。
  “要不要我给你用白铁皮敲个‘两弹一星’出来?”
  “那个就算了,不让,汽车你会造吗?”
  “快走快走!我要开始做实验了,你下次再提这种奇怪的要求就不要来了!”
  安成业说完,也不理路远的抗议,直接推着他的后背把他“送”出了门,临关门前还不忘拿走了路远戴着的眼镜。
  路远看着把自己锁回实验室的安成业,撇撇嘴。
  “呵呵,明明自己兴奋的眼睛都冒红光……”
  他提出的方案完全就是照搬“Edith”,被吐槽也是罪有应得,不过安成业这个大叔显然也对这个想法垂涎三尺,否则也不会这么快就拿出解决方案。
  目前的显示技术和控制技术已经很成熟了,安成业这边也已经开始秘密研发,只是在设备微型化上遇到了难以突破的瓶颈。
  当然,纳米级实验室肯定是要搞一搞的,哪怕光是为了突破技术封锁,也必须要弄出来。
  而且随着圣城科研水平的水涨船高,路远这边想要跟上步调,必要的投入还是不能少的。
  “不过,十个亿啊……这怎么都不算小目标了吧?”
  刚刚定下的市场推广计划就是个烧钱买卖,黑星的首批盈利和系统补贴加起来六千万已经全部砸进去了,水花都还没打起来一个。
  没想到现在又来一个。
  拿到小世界以后,自己被钱困扰的时候似乎更多了。
  无论花不出去,还是不够花都一样!
  路远头疼。
  …………
  路远在感叹人这一辈子都要为钱发愁的时候,周睿却很爽。
  自从全员配备了黑星,原本很难交流的恐龙人手下们全都没了交流障碍,整个启明港如同上紧了发条的战争机器,备战效率每天都在以惊人的速度增涨。
  今晚,启明港第一舰队和第二舰队就要离港起航,目标“启明港——圣城航线”中心区域的一座孤岛。
  这里在三天之前被大量不明身份的海盗所占据。
  人数足有数万的海盗在这里迅速搭建了炮台和防御工事,五十多艘钢铁战舰和大小数百艘木制战船一字排开,彻底切断了创生之岛和大陆之间唯一的生命线。
  这种做派意味着什么,不言自明。
  敌人既然已经宣战,周睿是不介意打回去的。
  虽然兵力上占据劣势,但是他们有最先进的坚船利炮,还有两艘试验型航母已经可以投入实战检验。
  所以这一战,他们胜算极大。
  不过说是航母,其实也有点夸张,他们可没那种先进的舰载机技术,所以拿出来的也只是魔改版而已。
  舰载机什么的就不考虑了,周睿手下负责兵源训练的小组培养了一批足有千余只的翼龙,专门负责投弹。
  对此周睿表示可以接受,并在给全组发了红包以奖励创新精神以后,扣除了那个投机取巧的航母研发负责人半个月奖金。
  说实话,周睿对这一次大战是很期待的。
  随着战争形态的改变,现代人除了在电影里,很难再见到钢铁堡垒、巨炮嘶吼的海战场面了。
  就算是游戏里,这一战过后,启明港的研究重心也将向航母集群和航空科技转移。
  而现实里,据周睿所知,就更没什么机会。
  毕竟现在那些拿着淘汰几十年的AK、开着几艘小破船的海盗都怂的很,遇到大船都不敢靠近。
  平时用高压水枪对付他们都够了,更别提什么海战。
  所以周睿对他这人生第一次或许也是最后一次大海战十分期待。
  坐在船长室中巨大的座椅上,周睿双肘拄着办公桌、双手交叠遮住下巴,作出一副沉思状。
  说实话,带着条尾巴坐在椅子上实在不爽,不过他的思路早就不知道飘飞到哪里去了,现在这一副样子也只是下意识的cos某实力坑儿子的无良老父亲罢了。
  这种漫无边际的思考一直持续到一名手下跑进来报告的时候,才算是告一段落。
  “都准备好了吗?”
  “老大,用不用这么紧张啊?”
  来报信的手下满脸带笑的看着正襟危坐的周睿,看的舰队司令同志浑身不自在。
  “咳咳!”周睿不满的清了清嗓子。
  “报告,都准备好了!”那手下也假模假式的敬了个礼。
  “那好,出发!”
  周睿整了整头顶上特意为这个时刻准备的帽子,大手一挥,当先迈步走出船长室。
  不久之后,巨大的锅炉轰鸣声响起,一艘艘战舰开始缓缓调整方向,向着启明港海湾出口方向驶去。
  此时,月亮还高高的挂在天际。
  而当他们到达战场时,将是发动的最佳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