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买个世界做游戏 > 070.巨轮首航

  其实在路远的想法里,最好是干脆把整层4000平米全都租下来算了。
  只是考虑到租下来之后空在那搞不好会被罚,要填满资金又不足,所以还是果断放弃了。
  反正这么贵又不是核心地段的写字楼,估计短时间也租不出去,自己就先享受一下独占一层的感觉好了。
  接下来就是招聘工作,一如既往的以美术人员为主,这方面路远相信陈初静看人的眼光,而且有秦越仁在技术上帮忙把关,应该没问题。
  至于公司布置,则还是按照创业中心的标准,简单的很。
  剩下的时间路远准备把精力更多的放在升龙电子那边,最好是能在第三款游戏上线前先拿出试用产品。
  这样一来,路老师就可以在游戏上线前积累一波口碑,然后在第三款游戏上市时狠狠的捞上一笔。
  想到有钱花的日子马上就要来了,路老师就不禁的感觉十分幸福。
  …………
  当夜,启明港的客运码头上,路小遥和梁玉潇正混杂在人群中准备登船。
  随着制造工业的愈发完善,启明港造船厂已经拿出了可以远洋航行的客运轮船,不仅巩固了他们在航运上的霸主地位,还将“启明港——圣城”航线的航行时间缩短到了两个小时左右。
  路小遥和梁玉潇这一次来这里,就是为了参加“烈阳号”客运轮船的第一次下水试航,同时也是在做周末的例行连麦直播。
  没错,第一次见面就剑拔弩张的两个小丫头不知道为什么就混到了一起,经常一起出没在创业中心不说,还把连麦直播当成了日常工作。
  对此,路远只有一个词来形容:“表面闺蜜”!
  当然,路老师只是在恶意乱猜而已,事实上只相差一岁的两个女孩的关系现在确实很亲密。
  路小遥这丫头本身人气就很高,南海一行又和吴峥、秦越仁以及创业中心的一众学生都混的很熟,这段时间经常出没在创业中心,混些零食吃的同时,抽空向同学们抱怨老哥偏心。
  至于梁玉潇,在上一次从路远口中挖到第一手情报后,就三不五时的在创业中心出没,两人一来二去就混熟了,然后就开始共同出没,甚至在“工作”上也开始了合作。
  而且现在的创业中心也不像之前那样冷清了,很多之前只是挂名在创业中心,但实际都在寝室做事同学,也都相继搬回了这个环境、设备、福利都让人垂涎三尺的地方。
  一群人聚到一起,新点子多了许多不说,相互之间也可以做到资源共享,很大程度的发挥出了创业中心应有的意义。
  对此结果,路远感到很欣慰,不过倒是对自己妹妹这个“外人”有事儿没事儿就往创业中心跑,还败坏自己的名声,感到十分的不满。
  路小遥才不管这些,现在她就正和梁玉潇在创业中心的休息室里做直播,搞的好多同学都在外间装作忙忙碌碌、一副加班很忙的样子。
  …………
  “还有十分钟就要开始登船了。”
  路小遥看了一眼港口巨大的钟楼,目光恰好落在路边的一个小摊子上。
  蹦蹦跳跳的跑了过去,在弹出的界面上选好要买的东西,又在一个小箱子里丢下两枚铜币,然后抱着两个西瓜大小的果子跑了回来。
  这种类似椰子一样的果子,就是现在岛上玩家们最喜欢的“饮料”,用来补充水分效果极好,也便于携带,所以随处可见这种摆在路边的小摊。
  摊位没有人费心看守,也不存在什么系统强制约束,但玩家们都很自觉的遵守规则,很少出现故意捣乱的人。
  当然,也不是说这样的人就一个没有,不过路远设计的“投胎”系统可不是吃素的,自然会好好教育他们做人的道理。
  久而久之,调皮捣蛋的人也开始自觉的约束自己的行为了。
  路小遥跑回队伍里,把一个“椰子”塞到梁玉潇手里,然后就抱着自己那个流口水,也不知道她是怎么通过“看”就看出这东西好喝的……
  十分钟过的很快,人数足有上千的人群开始慢慢移动,整个登船过程就花了近半个小时。
  期间梁玉潇一直在和直播间里的网友互动聊天,倒也不显得寂寞,反倒是路小遥闷的要死,和身边一个“穿着”十分朴素的人聊了起来。
  “您是准备去新大陆探险的吗?”
  路小遥好奇的看着身边的那个人,那人也被声音吸引过来,一边慢慢随着队伍移动,一边说道:“我是去做研究的。”
  游戏里看不出实际年龄,但声音苍老,显然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
  “做研究?”路小遥的好奇心又被勾起来了,他是那种能和陌生人聊上一整天、被绑匪绑架都得拉拉家常的性格,这一下直接凑到了老人身边一副准备采访一下的样子。
  老人也听出了声音是个小女孩,笑了笑道:
  “这倒没什么不能说的,我是个退了休的语言学家,孙子说在游戏里遇到了一种奇怪的语言,还肯定的说不是人造语言,我就感兴趣了,所以过来看看。”
  “什么是人造语言啊?语言不都是人造的吗?”路小遥一头雾水。
  “人造语言就是某些人和组织在现有语言上增减、删补出来的语言,与地域、文化演化出来的自然语言有很大的不同。”
  老爷子耐心的用简单的语言给路小遥解释了一下两者的区别,继续道:“如果真的不是人造语言,那对语言学研究来说可是一件大事。之前我还有所怀疑,不过看到这个游戏的AI模拟程度,倒是真让我有点相信,这里是不是真的能演化出媲美自然语言的新语种了。”
  老爷子说起专业理论就滔滔不绝,路小遥听的一头雾水,却也鸡同鸭讲的和老爷子聊得十分投机的样子。
  一大一小聊的兴起,不知不觉时间流逝,船离港口驶进了大洋深处。
  也不知过了多久,船上的人群突然一阵骚乱。
  “有海盗!”
  不知是谁一声大喊。
  直播间正在为老大爷“默哀”的围观党顿时乱成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