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买个世界做游戏 > 024.又开始撒钱了

  那时候的小河里还有很多小鱼,路远和小伙伴们玩完泥巴洗澡的时候,借着洗衣服的空当就能捞到好多。
  二指宽的小鱼就已经很大了,捞上几只带回家,外婆亲手裹上面用油一炸、酥脆可口,是童年记忆中难得的美食。
  当然,这些记忆中也不全是美好的,至少路远的某个童年阴影也与这里有关。
  那是一个没招谁没惹谁的暑假,路远一边看电视一边写作业。
  那时的审核制度还没有后世那么不分青红皂白,电视上的尺度一向很大,地方台更是如此。
  当然,小小的路远在那是更喜欢看动画片,也有幸在电视上看完了一整套国产木偶动画的连播节目。
  唤醒孩子对人贩子恐惧的《怪老头儿》和他那无比虐心的结局;看完之后彻底对动物玩具失去兴趣的《鹿和牛》;恐怖程度堪比后世蹭“阿修罗”神话传说热度那部电影的《镜花缘》;把干将莫邪铸剑故事改成了彻头彻尾恐怖片的《眉间尺》……
  不得不说,那时的木偶动画都是妥妥的cult片,每一部都堪比画风和主角一样不正、内容能勾起各类心理病症的《魔方大厦》和又名十二种诡异死法,宣扬好人没有好报的《十二生肖》!
  身为一个不到十岁的小朋友,路远本着不该有的好奇心果断的全都看完了,而且记忆那叫一个深刻。
  以至于后来很长时间,路老师都对木偶这种东西有一种莫名的恐惧……
  好在现如今的路远已经长大了,自然没有问题,不去看不就完了?
  所以享受了一下童年美好记忆的路老师果断研究起自己的发财大计。最终,目光被经常趾高气扬占据孩子们游乐场的那只大白鹅吸引住了。
  不得不说,这家伙也算是天赋異稟,一区区一鹅的身份常年压制村长家老黄狗,坐拥头号村霸的头衔,成为所有小孩子的心中大敌。
  而坐拥全村所有母鹅的鹅生赢家也不惧孩子们的挑衅,双方的激烈大战常常以小恶霸们被父母提回家而失败收场。
  作为一只极佳的种鹅,路远决定送它一副好前程!
  计划定下来,不想花钱也得花了,路远果断以另一个虚构的海外关系大兴投资,带领村民走上了养鹅致富的道路。
  在贡献出足足近五十万资金和一滴鲜血以后,路远成功完成了任务,这才得以从小世界的任务中脱身,算是完成了一半的惩罚任务。
  而接下来,路老师就准备带着一群好青年开始烧钱,顺便完成另一半自己作出来的任务……
  …………
  “装……装修?”两个学生懵了。
  “没错,这样的办公环境,还指望能有效率吗?”路远话讲的理所当然。
  “是学校……?”吴峥似乎想到了什么,高兴的问路远。
  “不是,以后这里我说了算。”
  此话一出,两个学生更是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了,“路老师,这可是学校的地方,学校不管,难道咱们自己动手?”
  “哦,对了,谢谢你们的提醒,我还忘了件事。”
  路远说完,也不多解释,从兜里掏出手机,就开始翻通讯录。
  “哈,在这,果然没删!”
  电话拨通,另一边就传来了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
  “小路啊?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啊?”
  “校长,过年好~我这不是有工作要汇报嘛。”
  “你小子,没事儿的时候从来想不起你王伯伯,不会又惹了什么麻烦吧?我听说你勾搭人家女学生了?你说说你,学校这么多漂亮老师你不……”
  校长一离开学校就完全没了那副官僚派头,和那些逢年过节就关心别人终身大事的亲戚长辈一个毛病。路远一听就头大,连忙转移话题。
  “咳咳,不去麻烦您老还不是拜您这个姓氏所赐,我们这些晚辈要是和您来往过多,对您老的名声不利啊。”
  “臭小子,回头等你老子回来,让他打死你算了。”王校长和路父路母是老同学兼老朋友,相交莫逆,可也不擅长应付这种“绯闻”,打断了路远的插科打诨,直接盘问路远的来意。
  “说说吧,有什么重要的事,让你小子大过年的都不消停。”
  “唉~还不是老爷子……”路远把创业中心的事情简单的说了,王校长显然也是知道穆老爷子的想法,只是仔细的听,并没有发表意见。
  “这个非法营业的咖啡厅,连带整间屋子我准备以个人名义租下来作为办公场所。当然,实际用途还是原本的那些,权当我个人捐赠,不过咖啡厅就只供内部人员使用了……”
  “你小子又要乱搞什么?这个可是违反规定的。”王校长一听,语气里带上了一丝警惕。
  “合同和捐赠协议一起签嘛,学校不会拒绝老校友捐赠吧?”路远知道要是再不打消校长同志的疑虑,等待自己的就该是停职检查了,连忙解释。
  “你这家伙可是在校教师!”校长一听,虽然知道路远的做法还是多少有些问题,但不算错误。只要不拿去做小生意,别人也说不出什么。
  “算了,只要你不拿去做商业用途倒是问题不大。那等开学……”
  “别啊?您等一会,我马上过去一趟,我这还等着装修呢。”限制时间只有三个月,路远可没时间等到开学,反正校长家离得近,打印一份合同跑一趟也要不了多长时间。
  反正堂堂校长这种问题根本不用开会讨论,和几个专管负责人沟通一下就可以了,路远决定就这今天就把事一次性办了。
  “装修……你小子……算了,我这几天都在家,你自己看着办吧。”
  校长实在拿我行我素的路远没办法,只能答应了在大过年的时候接待这个不速之客。
  “那哪能啊,您就等我胜利的好消息吧!”
  “你就胡搞吧,小心搞出问题老校长收拾你。”
  “嘿嘿。”
  路远无话可说,反正这事确实强人所难,被骂两句也算是应该的吧。
  没办法,不这么搞,他还真找不到太合适的地方去大把花钱了……
  …………
  【扑街说·012:北京下雪了,晚上异常的冷。小扑街码字的时候耳边又多了一个声音,在重复的说着“太冷了,早点睡吧……”、“早点睡吧……”、“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