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买个世界做游戏 > 054.老师,我只想好好画画

  宋翔一直以来就有一个梦想,就是像无数小说主角那样,获得一个会画画的老爷爷。
  现在他的梦想实现了。
  不过他的梦想可能有些扭曲,导致游戏系统都看不过去了。
  “徒弟啊?你看为师这幅《八十七神仙卷》气韵生动、笔法飘逸,颇有仙家气象,是不是?”
  “当年为师于殿上为先帝做山水图,嘉陵江三百里旖旎风光一日而成,靠的就是追寻画道之心。”
  “只有出尘,方能不落俗套,既要超凡脱俗,才可得其精髓、笔画万物,最终修成独属于我的道。”
  “画道、天道,一而二,二而一,殊途同归而已。”
  “乖徒弟,说了这么多,你到底要不要和为师一起追求天道啊?”
  “……”
  看着面前颇有点相声艺术家潜质的老头儿,宋翔默默无语。
  这声称自己是吴道子的老头对国画、尤其是工笔人物造诣绝对惊人,宋翔倒是没有中二到相信这真的是唐代的那位吴道子,只当这是一个AI强悍的教学npc。
  可即便这样,这位的水平也当得起他的老师了。
  “老师,我只想好好画画,求的什么道,修的什么仙啊……您这要不是还有不少头发,我都要以为咱们马上就要出发去西天取经了……”
  为了钻研手头这幅人像,宋翔已经一天一夜没合眼了,现在正是思路不通的时候,偏偏老头还在推销他的天道。
  宋翔甚至怀疑这是不是一种另类的防沉迷系统,而老头所谓的“修仙”是设计者对他的一种恶意嘲讽。
  当然,他也没处问去,只能继续默默地继续研究摊在面前的画纸。
  参加工作以来他已经很久没摸过画笔和颜料,每周996的工作时长,每天除了画板就是鼠标,已经把当初的东西都丢的差不多了,直到现在还没找回当初求学时的那种手感。
  有时候他就在想,如果这个游戏真能做到那种全息模拟的程度,自己就算倾家荡产也要买一个。
  现在,即便他的插画水平业内有口皆碑,甚至已经有了一群自己的粉丝,名气距离封神都不远,可宋翔还是不开心。
  没别的,当一种爱好变成了谋生手段,一个人天生的才华也就在这消磨中被慢慢地扼杀了。
  如果自身风格被磨没了,留下的就只有匠气,别说封神不可能,还能不能继续有所发展都成问题。
  所以说,一个画师走到最后,能不能形成自己的风格至关重要。
  就像伊藤润二随便画幅风景,都能让人感觉头皮发麻,而八神浩树就算去画热血向运动漫,笔下的女性角色还是让人有种丢开鼠标……
  呃,还是继续说宋翔这边。
  当初他从一大堆官方推荐游戏中,一眼就看中了画风独特的《外婆家的杂货店》,也未尝没有对这种肆意挥洒个性的欣赏。
  即便手法还很稚嫩,但宋翔看的出来,这个游戏的美术设计师是一个从内心深处热爱画画,并且很能坚持自己个性的年轻人。
  现在宋翔似乎从中找回了十年前彻夜窝在画室里的那股激情,只是这该死的老头,每天就教那么一丁点东西,其他时间就彻底化身老神棍,一点画技也不教。
  这憋屈的感觉,让宋翔也不自觉的对那个脑子不大好的制作人起了深深的怨念。
  而这股怨念直到他在论坛中无意间看到最新的置顶热帖后,才算是稍稍消减了一点。
  这篇帖子的标题是:《杂货店与老爷爷的养成》!
  在仔细阅读了帖子的内容之后,遇到瓶颈的宋翔双眼一亮,瞬间做下了一个决定!
  …………
  宋翔还在为自己的国画之路操心的时候,那个被他关注的小画师秦越仁此时正在埋头画画。
  这几个月可以说是他进入创业中心以来最快乐的一段日子。
  要知道,做他们这一行的,即便是最大牌的画师也没办法按照自己的意愿做事。项目经理、制作人、策划,有些时候甚至是程序,都像一个又一个婆婆一样不断的提需求、改需求
  程序工作量最大、策划收入最低、美术最没话语权,这在行业内几乎已经是一种共识。
  可以说,美术是一个项目组里唯一只负责生产的岗位,连参与项目会议的时候,都只有汇报工作进度这一件事可干。
  现在的创业中心则完全不一样!
  路远是个甩手掌柜,除了花钱,一般不出现。陈助理是个精明强干的人,项目外的日常工作处理的井井有条,完全不需要他们操心任何事。
  添加小游戏的工作有吴峥负责,那个偏执狂自然会把事情处理的井井有条。
  而秦越仁和他的小团队只有两件事要做,偶尔给吴峥的小组提供一些资源,剩下唯一的工作就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勾勒一个脑海中的世界。
  经过扩大的美术小团队已经达到了八人。与吴峥那边的极为正规的管理模式不同,秦越仁的美术团队是比较松散的。秦同学除了对美术资源的质量要求极为严格以外,基本不干涉其他人的工作状况。
  这与美术岗位的工作性质和路远提出的奇怪需求有直接关系!
  很少有一个项目的要求这么笼统,他们可以想到什么画什么,似乎每一份资源都能被加入游戏中,并且很好的利用起来。
  这种反人类的操作,秦越仁不知道每天“无所事事”的路老师是怎么做到的,他也不关心。
  在他心里,这样岁月静好的太平日子最好一直都不改变才是最好的!
  可惜事情往往事与愿违,美好的生活总是在最猝不及防的时候一去不复返。
  这天一早,久未露面的路老师就来到创业中心,给正在埋头画画的秦越仁带来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果不其然,路老师紧接着就宣布了一个让他感到十分“痛心”的消息。
  秦越仁心里不住流泪,发出了与千里之外素不相识的那位同行一模一样的呐喊!
  “老师,我只想好好画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