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买个世界做游戏 > 085.神奇杂货店

  “只要试过的人都知道,感觉十分明显,不存在所谓的错觉。”
  “现在游戏中的反馈效果不可调,不过绝对是经过测试后很舒服的程度。我不知道官方会不会更新自主调节功能,反正现在这样我很满意。”
  “接下来要说的是《模拟恐龙》,这款游戏不是我的菜,所以我也只是简单体验了一下。不过这个游戏虚拟现实程度可以说是非常的可怕,在游戏中,你甚至能有种自己就是另一个人的错觉。”
  “问题来了,在这里我极度不建议新用户直接用黑星登录游戏,即便要尝试也至少先把出生流程走完再说。”
  “负责任的告诉你,从蛋里浑身黏液的钻出来,并不是什么好的体验……”
  “而我真正要吹爆的,其实是我的本命游戏!没错,就是神奇的《外婆家的杂货店》!”
  “在我画了拿到黑星后的第一幅画之后,就已经认定了一件事,那就是感知反馈最能发挥能量的地方其实并不是模拟恐龙。”
  “困扰了我好久、用鼠标和画板怎么都完不成的出师任务,在拿到黑星后的第一时间就搞定了,而且我发现这居然是一个很简单的任务……”
  “事实证明,没有什么比身临其境更能发挥一个人潜力。”
  “那真实的触感……”
  “当然,这还没完,当我完成了出师任务以后,才发现这个游戏刚刚开始。”
  “其实最开始我和大家一样认为这是一个主打收集的休闲游戏,结果后来发现它是个教育游戏,不过现在我还是要说一下,它确实是个收集游戏没错,而且是个极度硬核的收集游戏,一点儿都不休闲!”
  “这一切,要从我的师父,唐……哦,不对,是吴道子说起。”
  “之前我还以为这只是个有些话痨的老爷子而已,其实我错了。在能够通过黑星和老爷子对话以后,我发现,他还是个商人。”
  “在他神神秘秘的排出好几本脏兮兮的小册子以后,我就知道自己的钱包保不住了。”
  “别瞎说,什么如来神掌!”
  “都是一些画册、棋谱、字帖、乐典,还有很低的几率附赠另一个老爷爷。”
  “反正买之前你绝对不知道入手的是什么,每本小册子售价6块,童叟无欺。”
  “怎么样,是不是很眼熟?这分明就是混进了无数礼装的垃圾卡池,几率坑爹不说,还他喵的限量供应!”
  “反正我是直接买空了10本存货,幸运入手了一个写诗的小姐姐。虽然本人对诗词没什么兴趣,不过多了个人和吴老头下棋,也能清净不少。”
  “这是我第一次碰到这么物美价廉的氪金商店,当然,也是体验最差的一次!!”
  “下一次十连……还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刷新……”
  “我想氪金……”
  …………
  玩家们怎么都想不到,黑星的上市居然会给两款已经上线一年的游戏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有人期待围观、有人疯狂求购、有人联名血书表示想玩,催促盘古科技尽快投入量产。
  当然,也有一部分人表示,这就是一个惊天大骗局,盘古科技请了专业演员,一切都是为了那个连一点消息都没有的第三款游戏造势而已。
  神经病制作人搞出这种手段,显然是已经江郎才尽,要通过搞事情来做宣传了!
  然而,时间还没过去多久,他们就被光速打脸了。
  当天晚些时候,一直以积极向上为指导思想的某团官方微博发表一篇长文,彻底击垮了所有怀疑的声音。
  文章高度赞扬了《外婆家的杂货店》在弘扬民族文化、助力国术传承上所做出的贡献。并对盘古科技致力于发展高新科技,打造有创新精神和时代意识的民族品牌,表示了支持和肯定。
  所谓骗局说,在这样的舆论导向之下,自然烟消云散。
  在此后,一切杂音戛然而止,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下一批黑星的上市日程上!
  万众期待的路远却很头疼,他是真的不擅长处理这些东西。
  会议室、酒桌、会议室、酒桌……这些天折腾下来,路老师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瘦了半圈,如果不是自家助理给力,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风口浪尖上的黑星,现在就是整个电子市场最热门的焦点。
  嗅觉敏锐的供应商和代工厂自然不会放过这种大好时机,纷纷围了上来,把丝毫不懂得商务运营的路远搞的焦头烂额。
  而研发出黑星的升龙电子,也水涨船高的引起了多方注意。
  一时间,各种委托研发新产品的订单如同流水般汹涌而来,可惜无一不被路远和安成业给婉言谢绝了。
  作为盘古科技的子公司,他们现在连母公司的订单都做不完,主要的研发焦点自然还是放在黑星的量产型号开发上。
  至于其他方面的订单,估计就要排到很久之后了。
  与此相反,作为内容提供者和黑星出品方的盘古科技,反倒在这次的风波中表现的异常安稳。
  人们的注意力全被跨时代的新产品所吸引,似乎连之前提到的第三款游戏都忘到了脑后。
  没办法,以路远一贯的德性,想从他这里挖出点消息,那就是痴心妄想。这货除了有事,连学校都不出,逮到他比堵一些小明星还难!
  没看梁玉潇和路小遥两个,就凭一些从创业中心搞到的小道消息,地位就已经隐隐的向一线自媒体和主播靠拢了?
  至于其他人……创业中心现在的安保等级可不是吃素的……
  …………
  “路总,有电话邀请您今晚赴宴。”
  “推掉、推掉,再喝下去我就要挂了!”
  路远揉着眉心,暗恨这帮逐利的奸商,有一点风吹草动就围上来,赶都赶不走。
  “路总,这次是个熟人,您要不要接电话?”
  “哦?”路远好奇了,能称作他的熟人的可不多,果断从陈初静的手里接过电话。
  另一边的声音实在太有特点,即便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路远还是能轻易分辨出对方的身份。
  孔思成!
  与这货只有一面之缘,路远对他的印象不好不坏,后来再没了交集,也就渐渐忘了之前和极迅的那点小交集。
  现在这家伙又找上门来……
  无事献殷勤,非那啥即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