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买个世界做游戏 > 018.老校长都惊动了?

  路远仔细想了想,最终发现这样的逻辑,在最终目的上是很清晰的。就是要通过逐渐加重的惩罚,来避免宿主因为金钱的诱惑而在欲望深渊中越滑越远。
  人都是有贪欲的,如果没有限制,很容易迷失自我。
  认为自己做错就要受罚,颇有一种“自错自罚”和“慎独”的意味,可以有效的压制自我膨胀,扶正前行的道路。
  毕竟,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他们都是不完美的。而不设限的强大可以轻易放大这种不完美,从而毁掉一个人。
  毁掉一个人,怎么看都不是系统寻找宿主的目的。
  “一边大把撒钱败家,一边还要做个好人?每次花钱都要花的问心无愧?”
  “我太难了……”
  路远一头扎在床上,脑袋整个闷在枕头里,开始思考起人生。
  思考着思考着……
  他就睡着了。
  …………
  “呀!老哥,你怎么没换衣服就睡了?”
  一大早,路远就在睡梦中被妹妹的叫声吵醒了。而且经过对方的提醒,他还发现自己浑身酸痛,除了不爽还是不爽。
  有过不小心穿戴整齐睡着的经历的人应该都能体会路远此时的心情。
  那种一觉睡醒“不仅没解乏,反而还赔了”的感觉简直哔了狗。
  不过没办法,起床还是要的,路小遥这个小丫头才不会放任自己继续睡下去。
  这不,路远才“嗯”了一声,还没调整好姿势,小丫头就已经一个飞扑跳上了床,跳来跳去摇的大床乱晃。
  路远连忙一个骨碌坐起来。要是再没反应,搞不好自家妹妹就要给他来一次踩踏式按摩了。
  偷袭失败,路小遥皱着小鼻子不满的道:“快点洗漱换衣服,今天不是说好了要去给穆爷爷拜年吗?”
  “哦,对啊!”路远一拍脑门,连忙跳起来跑进洗手间洗漱去了。
  穆爷爷名叫穆清元,是传媒大学的前任校长,路父路母的授业恩师。
  路远两兄妹的祖父辈去世的比较早,年纪最大的外婆也在路远母亲还年幼的时候就心伤外公的去世回到了乡下老家,并且在十多年前故去了。
  穆清元与同样身为老一辈文艺工作者的他们相交莫逆,两家的老人都把路父路母托付给穆清元照看,拜在他的门下,所以说老爷子是亲手带大的路父路母也不为过。
  不过自己养大的“一双儿女”最后却成了夫妻,这种乌龙事儿倒是让老爷子每次一见到路父路母就心里有气。
  可路父路母是一回事儿,路远和路小遥就是另一回事儿了。二老对两个孙子辈疼爱有加,尤其是路小遥这个丫头,更是宠得不行。
  而在两个小辈的眼里,老爷子与从未谋面的亲爷爷自然也没什么分别,过春节这种重要的日子一定是要去提前拜访一下的。
  老爷子退休多年,声望不减反增,拜年的人一定不会少。年后的时候走动的客人变多,再去就是添麻烦。所以两兄妹已经提前打好了招呼,要是迟到就太失礼了。
  路远洗漱完毕,和妹妹简单吃了点面包牛奶作为早餐,便出了小楼,驱车前往位于帝都郊外的疗养山庄。
  …………
  老校长一生无儿无女,与老妻一起生活了几十年,全部心血都用在教书育人、培养后辈上,可以说是桃李满天下。
  这些亲厚子弟在帝都办事又或者逢年过节的时候都会登门拜访,所以老人家虽说没有后辈儿孙,但实际上家里要比那些儿孙满堂的家庭热闹的多。
  所以近水楼台的路家兄妹就不趁那个热闹,而是提早上门过个早年,把时间更多的留给那些远道而来的长辈们。
  二老住在疗养山庄别墅区边缘,一座面积不算太大的二层小楼里。车刚停稳,路小遥就跳下了车,欢快地跑向正等在门口一位满头引发的老奶奶。而路远只得自己将车停好,这才快步追过去。
  “奶奶,遥遥想你了,今天中午吃什么好吃的啊?”路小遥像个孩子一样挂在穆奶奶的脖子上蹭来蹭去,惹的老太太一阵轻笑。
  “小远来了啊?听说你欺负我们家遥遥了?”老太太看见走过来的路远,一脸慈爱的摸着路小遥的头发兴师问罪。
  路远:Σσ(°Д°;)σ
  小丫头见路远一脸莫名其妙,给了哥哥一个漂亮的白眼仁儿,拉着奶奶进屋去了。
  路远知道妹妹演技精湛,哄起二老来更是驾轻就熟、手到擒来。于是只能跟着,也不能说,也不敢问,反正一会儿就知道结果了。
  果然,老爷子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见路小遥进来还点头打了个招呼,说了声“来啦?”
  然后目光就从路远身上略过去,重新翻看起手上的报纸来。
  眼见路小遥拉着奶奶去厨房聊天,把自己丢在客厅面对爷爷的冷脸,路远就似乎想明白了什么。
  可惜路远那脸皮多厚啊,完全无视了老爷子的“无视”就往上凑,没多一会儿就把穆老爷子惹烦了。
  “我这是又犯了什么错误?死也得死个明白吧,爷爷?”见老爷子终于搭理自己了,路远暗松一口气问道。
  “你还有脸说!”穆老爷子报纸也看不下去了,往茶几上一拍道:“听说你在学校乱搞男女关系啦?”
  路远:Σ(°△°|||)
  这么点破事儿连老校长都惊动了?他自己还是今天早上才知道,居然有人把自己兄妹和梁玉潇表演的情景剧当花边新闻给报道了。没想到老爷子人老心不老,没事还上学校论坛逛逛?
  又想了想……不对!一定是路小遥那个丫头搞的鬼,自己装乖巧,卖老哥卖的那叫一个顺手。
  路老师想说现在这个年代已经没有这号罪名了,可是看老爷子的样子不太像是为了这事兴师问罪的,只得偷偷试探。
  “您这话说的,最近是不是有什么麻烦事儿?说说,我给您解决。”
  穆老爷子一听这话,知道已经被看破了,一直绷着的脸色也缓了缓道:“听说学校的创业中心遇到麻烦了?”
  路远一听,好嘛,在这等着呢!
  如果放在之前,这事儿可能很棘手,可是放到现在……
  路老师还巴不得背上这个包袱呢!
  …………
  【扑街说·009:新书期每天中午12点、晚上6点各一更,有推荐的话咱们再适当加更。新书期小扑街要多攒点稿子保狗命,万一就上架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