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买个世界做游戏 > 028.又被喷了...

  “一顿饭钱而已,不好意思,先买为敬,素质一星,好走不送!”
  “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我挥一挥衣袖,只留下一颗星星~”
  “放毒的,出来开门,6块钱的游戏找你报仇来了!”
  “哈哈哈,垃圾制作人,感受一下来自恐龙们的怨念吧!”
  “挖新坑?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说!更不更新!?更不更新!?有本事继续太监啊?!”
  “我觉得咱们这么做有点过分,还是刷到一星就收手吧!”
  “楼上的,你倒是搞出个0星看看……”
  “……”
  【系统提示:当前评价-1】
  【评价-1】
  【评价-1】
  【……】
  什么是乐极生悲?
  路远:(T▽T)
  “这天杀的一星在系统的计算里可不就是0星嘛!”
  两个学生对公司的前一款大作也算是“略有耳闻”,却没亲身经历过路远与玩家的几度交锋……当然,是路远躲起来,玩家们单方面狂喷。
  没有了深入的了解,自然对现在的这副奇妙景象深感好奇!
  “路……路老师,你到底对他们做过什么啊?”
  “看情况这个评价是上不去了,这帮人脑子里都有坑吗?”
  “是啊,反正我是不会花36块钱就只为了骂人一句的……”
  “这得有多大的仇?”俩学生面面相觑,一时间悲从中来,只想大喊一声:“这个老大太菜了,实在带不动啊!”
  他们哪知道这帮玩家在侏罗纪世界里被虐的那叫一个酸爽,那叫一个欲罢不能,那叫一个歇斯底里……
  如果有一百块一把在线寄刀片的业务,这帮家伙估计也肯花!
  反正打赏催了也不更,还不如威胁一下来的爽。
  “没事儿,还有手机平台,那边都是新用户,路老师你的人缘应该不会像这边这么差的……吧?”吴峥安慰自家老大,只是这话说出来自己也没底。
  老实人补刀最为致命,路远听的脸都黑了。
  他也没想到这帮玩家能搞出这么一出!要是早知道这样,《模拟恐龙》什么的干脆不要了,重打锣鼓另开张,也不差那点宣传!
  不就是穿个马甲嘛,到时候这些怨念深重的老玩家还知道他是谁啊?
  做了“好事”就跑,多刺激~
  可是现在好了,这日子又没法过了!
  诶?为什么要说个又呢?
  路老师死气白咧的想了大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
  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路远也只能坦然接受,接下来就只能祈祷手机用户那庞大的基数能把这边的评价稍微拉平一些。
  而且这款游戏要贵的多,想必自己的零花钱应该还是会有剩的……吧?
  总之这次的梁子是结大了,路远现在也就是没钱,否则一定给自己那帮小弟再强化一波,让这些动不动就搞事的玩家感受一下“创世神”的愤怒!
  …………
  事实上,第一批来“捧场”的用户还真是大多都来自《模拟恐龙》。这些人过来晃了一圈、留下一堆一星之后,玩儿都没玩就又都回去继续对付他们的红眼恐龙……或者现在应该说是红眼恐龙人。
  真正的大批新玩家都是在此之后、《外婆家的杂货店》被一波推上热销榜的时候,才真正涌现出来的。
  “呵?一眼没照顾到就窜出来个新游戏,这是刷上来的吧?”
  “兄弟,谁家刷榜给自己打一星,这么有性格?”
  “不好说,我刚去隔壁看了,那边都说这家公司的制作人是神经病来着……”
  “神经病做的游戏,我突然好有兴趣,求神农~再不出现我就自己试了!”
  路远的dis党造成的影响不小,一群游戏没买、评分资格都没有的家伙,就这样把讨论区当成了公共聊天室,一言不合就水上了。
  “好吧,我招!我被这画风诱惑了……不过游戏是真的水,什么外婆家的杂货店,我还以为是模拟经营类游戏,结果玩了半个小时也没看出来这是个什么类型的游戏!”
  “不说是冒险解谜类的吗?农村真这么危险?看这画风不像啊?”
  “喂!这跟农不农村的没关系好吗?垃圾游戏真的没得玩,杂货店里都空了,老太太还笑眯眯的很开心的样子,也不进货、也不发任务。”
  “我倒是发现了新东西……”
  “什么什么?楼上说说。”
  “老太太年纪一大把身手不错,而且使得一手好拐杖。我小时候掉进缸里摔伤过,所以好奇趴酱油缸看看,就被老太太抽了两拐杖……”
  “这不会就是谜题吧?也太LOW了!”
  “我觉得关键还是游戏名,杂货铺嘛,任务肯定和这个有关系。”
  “不对啊?我整个人都跳进酱油缸了,被外婆捞出来之后也没挨打啊?那位不会是触发了什么隐藏剧情吧?”
  “我也没挨打!”
  “没挨打+1!”
  “刚刚那货不会是有什么欠揍的隐藏天赋吧?”
  “……”
  一群人稍作对照,就发现大家的遭遇各不相同,几乎可以断定这款容量不大的单机游戏肯定是有什么骚操作。
  这一发现彻底点燃了玩家们探索新大陆的热情,什么杂货铺也都不管了,反正等攻略还不如自己玩,说不定就比别人先一步找到触发主线的条件了呢?
  在莫名其妙产生的竞争意识下,玩家们热情高涨的投入了游戏之中,虽然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却乐此不疲的互相通报、比较着自己的新发现。
  而路远他们这边,dis党造成的一波销售小高峰变向的为游戏做了宣传,后续加入的玩家们也开始了关于“这是一款什么类型游戏”的讨论和探索。
  这可以说是个好的开始。
  看着稳步上升的销量,路远觉得这波不亏!
  不过……似乎还能再抢救一下啊?
  想到这,路远打开了卧室的房门,一边走出房间一边朝自家妹妹的卧室方向喊道:“遥遥,晚上有没有安排啊?”
  “肉麻死了,离我远点!”房门外传来女孩不满的喊声。
  留在房间里的秦同学和吴同学面面相觑,觉得自己这位老师好像……可能……似乎……大概……真的有那么点儿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