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买个世界做游戏 > 067.移动硬盘?!

  路远走进这座实验室的时候,眼中心中剩下的都只有惊讶而已。
  从外面看,这里就是一座稍大一些的小院落,可走进其貌不扬的主建筑以后,才真正发现这里的奥秘。
  简洁到一丝不苟的装修、各种各样填满了整间屋子的不知名仪器、无数各规格型号的样品就不说了,光是那一座单独开辟出来的全透明无尘实验室,就让路远大开眼界。
  反正在进来之前,路远绝对想不到这座建在荒地之中的院子会是个内部别有洞天的高级实验室。
  光说搞电子产品研发烧钱,之前他还想不通钱都花在哪。可是现在路远来看,光是维护这么一座设备精良的实验室,所需的花销就绝对不低。
  别人怎么想不知道,反正路远高兴的嘴角都要咧到耳根了。
  安成业看着面前这个只会傻乐的年轻人,眼神有些古怪。上一次在南海匆匆见过一面,他记得这年轻人做事有礼有节,说话也滴水不漏,也没发现这孩子有这毛病啊?
  难道这也是个对电子设备痴迷的“极客”?
  看路远那一副口水都要流下来的表情,安成业越发的确认了自己的猜测。
  看了一小会儿,路远这才想起正事,连忙把手上提着的两箱果汁递给安成业。
  “没理由空着手过来,简单带了点东西,安总不要拒绝。”
  “出门在外都是举手之劳,路老师就不要这么客气了。”
  安成业笑着接过箱子,把路远让进里面的会客间,泡上一壶茶后两人才坐在沙发上聊了起来。
  两个人已经简单的交换过情况,安成业知道路远现在是传媒大学的老师,算是自己的半个同行,所以聊天的时候也没有多么生疏,反而因为都有过相同的工作经历而显得很自来熟。
  两人简单的客套了几句,路远直接切入正题。
  “安总这里的设备这么精良,每月的运营成本不低吧?”
  “唉……”安成业闻言,放下茶杯一声叹息道:“不瞒路老师说,你要是再晚上个把月打电话,我们说不定就要在其他地方见面了。”
  “哦?有什么麻烦安总不妨说来听听,我虽然不一定帮得上忙,但保证是个好听众。”
  路远一听就来了兴趣,安成业也没必要藏着掖着,直接和路远这个两面之缘的“忘年交”倒起了苦水。
  “我这大半辈子都在和精密电子这一行打交道,智能手机出现之后,我就有了研发便携只能设备的想法。”
  “不瞒你说,我这个人运气不错,祖辈在帝都留下了几间小院,后来运气好,赶上房地产大热,也算是有些家底。”
  “我自己从小就喜欢鼓捣电器,后来也拿了个电子信息工程专业的博士,还留校做了教授。”
  “问题是我这个人不太安分,总想着别人在个车库里就能创业,我又有什么不敢搞的?”
  “……”
  “现在除了这座小院和附近这一小块地,城里的房子和拆迁款基本都被我用来换了这些设备,说这个实验室花了我半辈子心血一点都不过分。”
  “你知道,做硬件研发的消耗根本不是坐吃山空的投入能支撑的,前些年我们也找了投资,在项目热门的时候也出了不少成果。”
  “现在市场冷了,资方想要剥离不良资产。我倒是没什么,光是这些设备变现也够我下半辈子生活无忧了,只是……唉……”
  “不过我还是相信穿戴式智能设备早晚有打出翻身仗的一天,只不过我这个老家伙可能见不到了。”
  安成业显然是憋得久了,这一打开话匣子就从年轻时激情创业一路说到现在的行业寒冬,茶水都喝掉了一整壶,这才算讲完了自己的经历。
  路远被这个不修边幅的大叔说的一愣一愣的,感情这家伙还是个有自主创业精神的拆二代。
  别的不说,这股败家的劲头倒是正对自己胃口。
  “那您和投资商的合同……”路远试探的询问。
  “这个月到期之后就没有了,房子和设备都是我自己的,之前的一些成果和专利大多作为投资回报转给了他们。”
  安成业说完,又猛灌了一口茶水,这才有些无奈的道:
  “这结果也算是好聚好散、和平解约吧。”
  “这就好!”路远一拍大腿,心里话脱口而出。
  气氛一度十分尴尬,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这话茬应该怎么接下去。
  “那个……我这有块硬盘,您帮我看看?”
  想到对方也算是个手工达人,这个一直没找到好方法处理的东西应该难不倒他,路远果断把自己上一次的最大收获掏了出来。
  “呵!这可是个老古董啊!”
  安成业一见到稀罕东西就忘了刚刚的话题,直接从路远手上接了过去,翻来覆去的看着。
  “你这里面就算装了什么重要资料,放了二十多年估计也没什么用了吧?而且这种出货量几十万块的量产型硬盘也没什么收藏价值……除非你在里面存了比特币,否则就没必要费劲救活它了吧?”
  简单看了一下硬盘的型号和接口,安成业直接下了死亡判决书。
  “那个……我其实还要拿来用……你看看这东西能不能加个转接盒什么的,改成移动硬盘?”说这话的时候路远都有些尴尬,没办法,这事儿办的实在太奇葩了。
  “还要用?当移动硬盘?!”
  安成业越发确信这孩子脑子里有根神经不太正常、偶尔就会搭错!
  这都什么年代了?270MB的移动硬盘?一个app的缓存空间都不止这些,就连小电影都早就没这种清晰度的,还能拿来干嘛?
  不过人家既然提出来了,安成业也有点手痒,抱着向年轻人展示一下老人家技术的想法,果断带着路远来到了自己的工作间。
  翻找了十几分钟,安成业从一个柜子里找出了一堆老式接口、电子板和导线,然后就完全把路远抛在了脑后,专注的开始了工作。
  一时间,实验室里再没人说话,只剩下操作台上传来有节奏的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