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买个世界做游戏 > 041.新手体验不友善?呵呵!

  说到交流的问题,其实这一直都在困扰着广大的《模拟恐龙》玩家。
  最开始的时候,大家还没熟悉这个任嘛没有的垃圾游戏,只能勉强靠企鹅群沟通,一大帮人在群里大喊大叫着找人,沟通全靠吼,场面那叫一个混乱不堪。
  直到后来有技术大神开始针对这一情况研究解决办法,事情才算有了转机。
  一款名叫“恐龙盒子”的第三方插件就在此时应运而生了!
  这款插件可以通过玩家上传数据来自动绘制游戏地图,并且通过玩家当前的实时位置来连接范围内玩家的语音频道,沟通效率瞬间大幅提升。
  于是,这样一款开源插件彻底释放了玩家的热情。
  新手体验不友善?呵呵!
  在这一方面上,路远不得不承认自己低估了华夏玩家的想象力。为了把游戏玩的更方便,这些家伙能做出很多奇怪的事情。
  路远还依稀记得在没有外挂和键盘脚本的远古时代,为了解放双手,就有人发明了“物理挂机法”。
  透明胶带、方便筷子、一元硬币、没用过的纸巾……
  只要手边有的,都能拿来挂机!
  当然,有系统在,路老师不需要考虑安全问题。所以当初随手做的东西留下了太多可以随意使用的数据接口,玩家们能在上面作出不少发散。
  开源工具恐龙盒子的功能,就在众人的齐心合力下越来越多,越来越丰富,从单纯的地图和语音聊天工具,摇身一变成了所有“龙粉”必备的游戏辅助工具。
  可是随着研究的深入,一群技术大神就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看似漏洞百出的游戏,居然在如此松散的表象下把内核隐藏的滴水不漏,连一丁点蛛丝马迹都找不到。
  这分明就是大孔筛子里罩着的艾德曼合金保险柜,可耻的是,保险柜还没装门!
  无数技术大神为此掉光了头发,内部的破解悬赏也一路水涨船高,眼看就要以一款游戏的身份逼近各大银行安全系统的悬赏额……
  当然,游戏内的玩家们也有自己解决问题的办法。
  周睿面前这帮家伙身上五颜六色的涂鸦就是其中一个。
  他并不是什么乡村非主流复兴,也不是杀马特风格的精神延续,更不是高中那会儿为了追求个性在运动服上涂鸦。
  他的主要作用是为了区分身份……
  其实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就像华夏人眼中好多黑人和白人都长的差不多一样,顶着一个恐龙脑袋的玩家连对方是公是母都看不出来,更别提轻易分辨出对面这只恐龙的身份了。
  原生种之间可以轻易分辨出两只恐龙人之间的不同,可玩家没那能力啊!
  所以开始的时候,玩家们约定俗成的用企鹅号来区分身份,给恐龙蛋编号也是因此而来,这也是路小遥曾经干过一段时间的工作。
  后来人们发现这样也很麻烦,又不美观,搞的大家都住在奥斯维辛似的。所以才有一些搞人体彩绘的家伙想出了主意,在游戏里干起了他们的老本行。
  结果这一试效果意外的还不错,很是有些被当做地下艺术工作者的人体彩绘师,还因此火了一波……
  …………
  这一边周睿赶走了一群一看就不像好人的小弟,带着自家老爹继续参观海港。
  “这里是船坞,里面正在试制两艘海船。”
  “别看是木质结构,其实这里的木头要比我们那边坚固的多。”
  “钢铁?现在钢产量还太低,只能优先用来制造工具,等有了电力和机床,发展速度就能再上一个台阶了。”
  “对了,我们去一趟高炉那边,给你看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
  周睿一边操作着游戏角色,一边滔滔不绝的解说,周承宗则脸带微笑的看着儿子。
  父子俩一个月说的话,可能都没有今天这一天多,老爷子很欣慰。
  自己家里在世界各地有十几座船厂、数座大型码头,从没见这个儿子去看上一眼,现在反而因为一个游戏里的原始港口与自己说个没完……
  周船王不但没有为儿子的玩物丧志而难过,反倒为自己的后继有人而感到有那么点高兴。
  而且这一路看过来,老周了解的虽然不算深入,但也大致知道了这不是一款看上去那么普通的游戏……
  没走多远,远远的就看到一股淡淡的烟柱飘上天空,再走几步,一座老式高炉就出现在父子两的视野之中。
  周承宗认识这东西,土制高炉,优缺点同样明显的冶炼手段。
  曾经的华夏就靠着这个东西支撑整个国家建设所需的钢铁产量,可是随着技术的发展和进步,近十年来,普通的高炉冶炼已经渐渐的退出了历史舞台,只留下一些大吨位的炉子还在生产。
  技术的进步和淘汰几乎是一种必然趋势,即便是曾经的功臣,也没有什么可惋惜的。
  可即便是落后设备,也不是什么简简单单就能搞出来的东西!
  周家搞船舶起家,对材料也有些了解,周承宗也不外行,自然知道在这么一个蛮荒之地搞出这样的设备要投入多大的精力。
  “现在的年轻人,工作的时候有钱拿还叫苦叫累,在游戏里倒贴钱去搞这些反倒劲头十足……”
  周承宗觉得以自己的老脑筋实在理解不了现在年轻人的想法,反正已经来了,今晚也没什么事,就看看自己这儿子要搞些什么东西。
  由于时间是晚上,正是玩家们活跃的时间段,此时炉子烧的正旺。两父子来到高炉前的空地时,正赶上一炉红彤彤的铁水缓缓流出来,然后被分割之后迅速凝固变黑,成为一块块等待进一步加工的生铁锭。
  整个流程异常顺利,显然这里的玩家已经不知道干过多少次了。周承宗将整个过程看在眼里,却觉得似乎哪里有些说不出的不对。
  这疑惑,直到第二炉铁水流出来,才算被落实。
  因为平时要数小时才能完成的出炉过程,居然短短两分多钟就完成了。
  如果这里的一切真像儿子说的那么真实……
  要知道,现实世界泡碗面还需要3分钟呢!
  老周拍拍儿子的肩膀,起身离开时只丢下一句话。
  “你那个报告,抓紧时间落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