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在港岛当道士 > 第三十二章 许老道初战失利 4K

  对于王禹的退让,许老道有些意外,王禹刚才特意等他们走近后才开口辩解驳斥的套路,瞒得过小神婆陈家齐与林芝芝,可瞒不过实力更甚王禹一筹的他。
  追女孩子耍些手段,只要没有强迫、没有恶意,在许老道看来并不算什么。
  但见微知著,许老道还以为用出这般手段的是一个利益当先、城府极深的人呢!
  没想到王禹竟然能体谅到他的难处,让出这单生意,给他一个挣钱糊口安家的机会。
  “无量天尊,家齐侄女你与这位Madam谈好了吗?时间快要到子时了,再不组织行动的话,恐怕会有人遇害。”
  看看周边尽是白毛的毛月亮,许老道对还在嘀咕当中的小神婆着重提醒到:该救人了。
  从小神婆口中了解过基地闹鬼事件的前因后果的许老道,大致能猜到是什么样的鬼类在作乱。
  大屿山这处军警训练基地当初建造的时候应该受过高人指点,基地除了本身的功用外,很有可能还担负着化解地煞之气的责任。
  在整个华夏文化圈里,在乱葬岗之类的绝地,建造学校或军警办公场所镇压地煞之气,已经成了一种风俗。
  因为学生有文气与朝气,军警沾皇气有胆气,能在这两种场所里闹腾的鬼怪没几个。
  文气一冲,军阵煞气一骇,别说孤魂野鬼了,就是一些草头神都要魂飞魄散。
  要不是这几个女娃子不知道深浅,在晚上玩笔仙、碟仙之类的招魂游戏,自己主动请鬼上门。
  等闲的孤魂野鬼根本进不了这个训练基地的大门。
  但反过来说,一旦有孤魂野鬼被请进这个训练基地,那就不得了喽!
  被镇压的地煞之气碰不到可以托身的载体之前,自然只能乖乖的待在地底等着消散,可要是碰上了合适的载体,一处地煞绝地消散前的反扑绝对不容小觑!
  那个侥幸进入基地的孤魂野鬼身容地煞之气后,短短几天就已经脱胎换骨,有了害人性命的能耐。
  要是让它害完这一基地的人夺取到足够的生命精华,只怕又要多出一头将、帅级别的鬼物。
  换算成港岛这边评判标准的话就是多出一头B级鬼雄乃至A级的鬼类灾祸!
  “道长,小神婆答应你的条件我胡慧在这给你承诺,事后必然会全部兑现,还请道长发功,搭救一下基地里的其他同事。”
  知道灵幻界的规矩后,胡慧也爽快,直接点头应下了小神婆许给许老道的诸多条件。
  至于为什么不找同样站在一旁的王禹,抓鬼拿妖这种事,经验丰富的老道长总比王禹这种青瓜蛋子要靠谱吧。
  得到胡慧的承诺后,许老道当即动了起来。
  宽大的袖口一甩,一套有些另类的文房四宝立马稳稳当当的出现在地面。
  水湿砚台,调和笔墨。
  许老道步踏罡斗,笔走龙蛇的画了七张黄符。
  “女娃子们,来我这各人拿上一张护身符,这基地里的鬼物得了地利加持,有什么手段谁也说不准。
  这护身符可防厉鬼加害,可抵恶鬼十击,就算那头作乱的鬼物侥幸进化至猛鬼,凭此符,我可保你们今晚安然无恙。”
  听到面前这位邋遢的高人说这平安符可保她们今夜无恙,七支霸王花当即上前一人分了一张。
  拿了护身符确保了自身安全以后,阿芝这才想起来问问王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捏着护身符走到王禹身边,看着高大俊朗的王禹,阿芝的俏脸上有些疑惑:“阿禹哥,你今天怎么会来基地?”
  伸手理顺阿芝耳边有些散乱的头发,王禹道出的原因:“英叔今天为你卜算吉凶时,察觉到你这两天有可能会遭劫。
  他怕你遇到危险,于是联系了我让我代替他来大屿山看看你,要是卜算出错,那就万事大吉,要是你真遇上麻烦了,你阿禹哥还是有两把子力气的。”
  “原来是这样,谢谢阿禹哥。”
  甜甜的冲着王禹一笑,阿芝表达了自己的谢意。
  “谢什么谢,我保护你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对了,我要是没记错的话,风叔每年都会特制几张护身符给你的吧?符呢?”
  风叔看重家人注重亲情,每年都会花重金制做几张功效强横的护身符分发给侄女阿芝与女儿阿琳。
  阿芝身上要是带着风叔重金制作的护身符,没必要在从许老道手里拿符,许老道画符的本事或许不低,但他仓促间画的符肯定不抵风叔精心制作的护身符。
  听到王禹问起二叔每年给她的护身符,阿芝本来如白玉一样的俏脸顿时有些羞红:“阿禹哥,以前没见到这些东西的时候,我有些不信这个。
  那时候觉得,我作为警务人员身上成天带着几张护身符有些不太好,就瞒着爸爸偷偷把二叔给的护身符都放到家里的床头柜里了。”
  “不知者不怪,不过,阿芝,下回你可要注意点了。
  港岛不受老家龙气庇护,不得腐国国运笼罩,最容易滋生牛鬼蛇神。
  这次英叔恰巧卜算到你会遇到麻烦,派我来帮忙,下次可不一定还能有这么巧了。”
  面对已经记住教训的阿芝,王禹并未板着脸上一大通政治课,他也经历过年轻,知道总归要留些颜面给年轻人。
  “嗯……嗯。”
  点头应下王禹的叮嘱,嗅着身前这个男人衣服上沾染上的淡淡的檀香味,阿芝本来就比较娇润的俏脸变得更红了。
  作为一名成年人,自家老豆经常在她面前提起王禹的用意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只不过,对王禹固有的印象让她一直都把王禹当成了那个憨傻多年的大哥哥,直到刚才听到王禹那番上刀山下火海话,她这才如梦初醒。
  原来憨傻的大哥哥已经恢复正常了。
  原来,憨傻的大哥哥一直都未曾变过。
  原来,一直有个男人心中有我。
  王禹与阿芝的交流看起来很长其实花费的时间并不多,他们俩都是知道事情轻重缓急的人,怎么着也不至于在基地里那头鬼怪被抓住之前谈情说爱。
  心头美滋滋的阿芝并未忘记自己的身份,简短的和王禹交流后便说道:“阿禹哥,我先回队里了。
  Madam胡是那种刀子嘴豆腐心的人,你不要生她的气,好不好?”
  “不知者不怪,Madam胡不了解我们这个圈子,说什么我都不会放在心上的。
  归队去吧,你的队友们已经穿戴整齐等你了,今晚有我跟许道长在,你们就放心大胆的将这次闹鬼当成一次练胆之旅吧。”
  识情趣的王禹并没有强行将阿芝禁锢在自己身边,天眼未曾关闭的他虽然还未亲眼看到那头作乱的鬼物,但通过弥漫在基地内的阴煞之气浓度,他已经大致推测出了那头鬼物的实力。
  在霸王花训练基地里作乱的鬼物得地利加持后,也不过堪堪摸到了鬼物第四境猛鬼境的边。
  按老家标准,这种货色能不能被划分为六品下都还存疑。
  别说许老道这个不知深浅的天师后裔,就是同样处在六品的王禹都能一只手捏死它。
  再度甜甜的朝着王禹一笑,阿芝转身回归了霸王花小队。
  什么时候该以什么身份做什么事她还是分的清楚的,今晚,身穿训练服的她是霸王花,自然该和霸王花的队友们站在一起共同进退。
  见阿芝和那个令人讨厌的男人短暂交流后就立刻归队了,Madam胡的丹凤眼里流露出满意的神色。
  霸王花或许在职业能力上稍逊飞虎队一筹,但在纪律上、在队友情上,霸王花绝对不输任何人。
  “许道长,霸王花小队七人已经准备完毕,可以跟随你前往教官宿舍拯救各位教官了,还请道长尽心尽力,胡慧在此感激不尽。”
  接到雇主胡慧可以行动的指令后,许老道刚刚收好文房四宝的袖口再度一挥,一柄赤红色的桃木剑自袖口中落入他的手中。
  “承蒙各位女娃娃们信任,那老道就开始行动了。
  天圆地方,律令九章,吾今施法,万鬼伏藏,破。”
  伴随着一声‘破’字吼出,许老道手中的桃木剑绽放出耀眼的红光。
  执剑之手轻划,一道道波纹在桃木剑剑尖泛起,这一刻,许老道面前的空间好似被扭曲了一般!
  天眼未曾闭合片刻的王禹看的分明,那头已经发现了他们几人存在的鬼物借助基地地下阴煞之气营造的假鬼域,还未曾真正笼罩住他们呢就被许老道一剑破了个干净。
  “啊…啊啊……”尖锐的鬼啸声在许老道手中之剑斩下时应声响起。
  甫一出手,许老道就掌握了场面上的节奏,给那头鬼物来了一记狠手。
  基地教官宿舍中,正在一名高大汉子胯上起伏不断的精壮男鬼在鬼啸声响起的那一刻,本来有些凝实的鬼躯瞬间消散了不少。
  “是谁?是谁施法斩了我的鬼影分身?”男鬼看着自己透明薄弱了小半的鬼躯,瞬间恼怒起来。
  它好不容易碰上几个脑残的女人把它请进这片宝地,得了这处宝地中的造化。
  结果还没来得及将这处宝地里的食物全部吃掉,花费大代价凝聚出来的鬼影分身就被人灭掉了。
  简直血亏!
  嘴里虽然怒吼不断,但满脸铁青的精壮男鬼并未从高大汉子身上下来,这头食物的精华已经快要被他榨取出来了,怎么能半途而废。
  “呃……嗯…呃儿。”
  一声舒爽无边的浪叫后,被精壮男鬼压在身下的高大汉子血肉开始枯竭。
  短短数秒之间,他就从一个身材高大有六块腹肌的大肌霸,变成了一具皮包骨头的干尸。
  他的血精,他的魂魄,都在刚刚那一瞬间的舒爽中被吸的一干二净!
  看着得了滋补后又渐渐凝实起来的鬼躯,男鬼轻轻飘起从干尸身上漂浮到半空。
  瞥都没瞥一眼刚才还在和他欢好的干尸,男鬼面无表情的飘出了这间宿舍。
  他要去看看,那些蠢女人弄出了什么幺蛾子,居然能杀了他那来无影去无踪的鬼影分身。
  要不是男人的精华比之女人的生命力对他更有用,他前两天就想送那几个蠢女人永不超生以报答她们请他来此处宝地的恩情了。
  男鬼在无处不在的阴煞之气加持下快如疾风,没费多少功夫就看到了正朝着教官宿舍走来的众人。
  看着手持法剑走在众人身前的许老道,男鬼立刻收起了脸上的轻慢神情。
  “这几个蠢女人居然请了外援?该死,她们里不是有两个会些三脚猫功夫后的女术士吗?
  年轻人就不能热血沸腾一把自己来对付我吗?请外援,呸,真不要脸。”
  狠狠的唾弃一下霸王花小队里的小神婆与阿芝,男鬼当即一个闪身不见了踪影。
  他虽然成了鬼,但基本的思维能力并没有丢失。
  那个手持红色法剑邋遢道士怎么看怎么不简单,那柄红色法剑上缠绕着的炽热力量隔着老远都令他受不了,他鬼迷心窍了才会跳出去跟那个老道士硬碰硬。
  得了地利加持的他,在这处宝地中就如同身处主场的国足一般。
  打或许是打不过你,但各种阴暗手段,却能借助地利玩的层出不穷。
  老道士只有一个,活着的食物却有一大堆。
  他就不信那些蠢女人能时时刻刻躲在老道士身后,只要被他抓住机会一个个蚕食下去,他迟早会获得能与老道士一战高下的实力。
  届时,说不定他还能开个大荤完整的吞吃掉一个大修士的血肉精华!
  那滋味,想想都美!
  男鬼的目光,七朵霸王花或许没有察觉到,但王禹与许老道尽皆感应到了。
  目光微凝,手持赤红色桃木剑的许老道开始暗暗蓄势,只待男鬼露面便能斩出雷霆一击,搅散这作乱鬼物的神魂打的他魂飞魄散。
  可令人意外的事发生了,还没等许老道将中丹田的法力调动到位完成蓄势,那头躲在暗中窥视他们的目光忽然消失不见了。
  本来弥漫在天地间的阴煞之气也突然开始消散。
  “这头鬼的实力不过堪堪步入六品下,怎么会如此狡诈?”惊讶之下许老道甚至连心里话都说了出来。
  这无头无尾的话令不知内情的七朵霸王花一头雾水,但一直开着天眼的王禹却理解许老道此时的心情。
  “许道长,鬼物的灵智虽然会受阴煞戾气影响变得傻乎乎易冲动。
  但这并不是绝对的,我们今天碰到的这头鬼,有可能就是其中一个另类。”
  面对王禹的安慰,许老道先是冲着王禹点了点头释放了善意,随后又摇摇头否决了王禹的说法。
  “小王观主,你说的没错,但我觉得今天这件事恐怕没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