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里有魔气 > 第6章 犹幻身

  叶晴川终于知道了,自己的拇指是怎么断的!
  电影中夏洛蒂和林雪瑶的经历,不正是他童年所经历过的吗?
  从得到那套《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玩偶的一刻起,便已经注定了悲剧的开始。
  待游戏结束后,时空会再次发生改变,他相信自己的拇指还会长出来,因为这个悲剧已经转移到可怜的夏洛蒂身上了。
  看着电影中林雪瑶哭得撕心裂肺,叶晴枫现在只关心一件事:如何把这一局游戏打出一个好的结局!
  小孩子晚上睡觉,被咬断了一个小脚趾,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足以惊动那些隐藏在人类中的神秘人。
  这场风波最终因为神秘人的介入,以林雪瑶断了一根脚趾,夏洛蒂精神分裂的代价收场了。
  转眼,一星期过去了。
  叶晴川不知道林雪瑶过得怎么样,但夏洛蒂他是知道的。
  这一个星期里,夏洛蒂一直在‘白山非正常人类研究康复中心’接受治疗。
  在一间很大的会议室里,讲台上一位中年男性正在对病人们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现在精神病在我国疾病排名已经超过心脑血管、呼吸系统及恶性肿瘤,城市发病率明显高于农村,闵江的重症精神病患者达20万,有心理障碍问题的超过50万,而且高层次青年患精神病的增长趋势明显,这是一个令人扼腕痛惜的事情,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全世界有6000万精神分裂患者,大家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精神失常吗?”
  叶晴川哼哼一声,“那还不是拜你们所赐,好好的人给吓疯了!”
  是的,他有理由相信,这些‘修士’既然要依靠‘幽冥魂雾’来修炼,那么人类无疑就是他们的供体。
  为了获取幽冥魂雾,撸点羊毛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这时讲师又说,“我想大家都不知道,这里以前是个乱葬岗,有一次我过来,遇到一个半边脸只剩骨头的人,他的样子十分恐怖,你们害怕吗?”
  在场病患没有人回答。
  讲师解释说,“其实我们的大脑除了思考和分析之外,还有一个接收咨询的功能,从出生开始,我们的大脑就通过不同途径接收信息,不但积累了知识和经验,还吸收了很多‘鬼怪’,但这世界上是没有鬼的,你们看到的鬼,都是透过家人、朋友、影视形象这些途径,渗透进我们的大脑里,资讯经过分析,在大脑中形成映像,令在座的大部分人都相信有鬼,并亲眼见到鬼,就像我说见到一个半边脸只剩骨头的人,你们的脑袋马上会把以往积存的资料化为映像,所以我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再说‘鬼’,不要再接触与鬼有关的信息,只要你不相信有鬼,鬼就不会存在,信则有,不信则无,国家天天反对宣扬封建迷信,就是为了让大家从思想上否定鬼的存在……”
  听着听着,叶晴川竟然觉得好有道理。
  不过他毕竟是局外人,站在上帝视角俯瞰整个事件,自然没那么容易被洗脑。
  散场时,病人们排着队,有序地离开会议室。
  夏洛蒂忽然被讲师叫住,她百无聊赖地走过去,低着头,拨弄衣角的线。
  讲师问她,“你现在还相信世界上有鬼吗?”
  1.【相信,且坚定不移】
  2.【信则有,不信则无】
  3.【保持沉默】
  这将是一个决定命运的时刻。
  叶晴川选择【相信,且坚定不移】。
  “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认为我疯了,但我知道我没疯,那些事都是真的!”夏洛蒂断冰切雪地说。
  “即今相逢两幻质,转眼变灭如飞烟!”讲师一副高人风范,负手而立,“你看到的生,未必是生,你看到的灭,未必是灭,这世上所有惊惧恐怖,全是源自于人心!”
  夏洛蒂蹙眉道,“我还是不明白,可我明明就是看到那个婴儿了,还有雪瑶妹妹……”
  讲师说,“人死之后,灰飞湮灭,不会形成任何精灵古怪,鬼魂之说,也只是传言罢了,至于阴曹地府十八层地狱,更是无稽之谈,但是现在你看到了鬼,不但你看到了鬼,你的邻家小妹也看到或感应到了鬼,还受到了鬼的伤害,你想知道真相吗?”
  夏洛蒂点头称是。
  讲师说,“首先,你必须对鬼有一个新的认识,与以往完全不同的认识,就像我说过的,信则有,不信则无!”
  夏洛蒂默默点头。
  讲师说,“一个将死之人,他能挺到见亲人最后一面才断气,你相信吗?”
  “我信!”
  讲师又说,“一个身患癌症的人,明明已经活不到一年了,但他却活到了寿终正寝的那一天,你相信吗?”
  “嗯!”
  讲师继续说,“如果有人见到观音显灵,你相信吗?”
  夏洛蒂摇头,“除非他疯了,否则我不会相信的!”
  讲师笑道,“你相信自己看见的鬼,却不相信观音显灵,殊不知,你这些天看到小鬼就是真实存在的,观音也是真实存在的,但它们不是你以为的鬼和观音,而是另外一种东西,在佛教中称其为‘犹幻身’。”
  夏洛蒂一震,这是她从来没有听过的说法。不由收起刚才的轻蔑之心。
  “‘犹幻身’的产生并非来自于死人,而是来自活人,你可以理解为这是人的意念,或者说是由意念转化来的物质就是‘犹幻身’,鬼是不存在的,但‘犹幻身’是存在的。”
  夏洛蒂若有所悟,“您的意思是,那只小鬼是我的意念产生的?”
  讲师没有回答,而是说,“我们以传说中的上帝举个例子,最初,上帝只是一个神话故事里的角色,随着故事的传播,有很多人开始信奉上帝,这些人的思想便是一种意念,但并不所有意念都能产生犹幻身,只有特别强烈意念才能做到,假如上帝的犹幻身适时出现了,那么所有信奉它的人的意念都会加到它的身上,它便具有强大的力量,并按照信奉它的人赋予它的意念行事,也就是给人以庇护,换句话说,如果有人曾见到观音显灵,那么他们所见的观音,其实也是由无数人的意念制造的犹幻身,就和你们见到的小鬼一样,不过那个犹幻身并不是因你而产生的,它很早以前就存在了,一直附着在那套玩具上,只不过你的意念强化了它,意念是一种强大的能量,可以影响与之有关的人的思维,你在睡梦中意志放松,自然更容易受影响了!”
  夏洛蒂恍然道,“我给雪瑶讲了熊噶婆的故事,这等于又给那个小鬼注入了吃人的意念,是我害了雪瑶妹妹啊,早知道当初就应该把这套玩具让给那对母子的……”
  “什么叫给我呀?”叶晴川听后很是不爽。
  夏洛蒂又问,“那些发疯的人,也是受了‘犹幻身’的影响吗?”
  “并不完全如此!”讲师回身看着她,“每个人在生活中都要经历事业不顺、身体不好、家庭不和、感情不顺等等业障。
  这些业障对普通人是很难消受的,大多情况下会逼人发疯,有时会逼人自杀,很多人也是因为这些种种的不如意事,从而走火入魔,陷入疯癫,从而滋生出‘犹幻身’,这就是魔考。
  不过对我们这些修真之士而言,犹幻身可称得上是珍贵的炼体之气,我们将它称之为‘幽冥魂雾’,或者说,这就是魔气!”
  夏洛蒂呆了呆,“原来你们是修真者?”
  讲师不置可否,淡淡笑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可以回到家里,像从前一样生活,只要我施展一点幻术,没有人会记得那些事情,如果你坚持相信我说的这些话,你最终还是会被送回来,这个社会无法包容一个思想异端的人,在傻子眼里,知道真相的人都是疯子!”
  1.【坚持】
  2.【妥协】
  这位讲师绝对是在试探,如果真想改变夏洛蒂的信念,你完全可以消除她的记忆,用得着在这泡蘑菇吗?
  叶晴川继续选择【坚持】。
  “我宁愿做一个清醒的疯子,也不要一个随波逐流的傻子!”夏洛蒂说,眼神一如既往的坚定。
  讲师忽然笑了,
  那是一种欣慰的笑,
  赞赏的笑。
  “我们江湖中人,不喜欢拐弯抹角,我很欣赏你的倔强,你之前的人生都不具有任何意义了,从现在开始,你人生的意义就是做我的信徒,怎么样,你愿意做我的信徒吗?”
  面对讲师抛来的橄榄枝,叶晴枫帮夏洛蒂决定了命运。
  1.【接受】
  2.【拒绝】
  他选择了【接受】
  刚才从两人的对话中,叶晴川所掌握了的信息,仅仅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真正的重头戏,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