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里有魔气 > 第14章 争斗

  “这位姑娘,我无意伤你,留下般若舍利,你可自去!”雪诗诗低眉看她,身后涌出十几名浣月皇朝的《火云堂》子弟。
  夏洛蒂这时也回想起来,日前偷袭她的人正是雪诗诗。
  如果对方真要取她性命,恐怕自己绝难逃脱。
  “日前多谢前辈手下留情,方才是晚辈造次了!”夏洛蒂拱手礼道,她所指的前后辈,是以‘亿年’为时间单位计算的。
  叫声前辈确实不过分。
  夏洛蒂话锋一转,“可是,我若交出般若舍利,不要说惊邪剑派,便是连天府也不会放过我的!”
  嫣无双好言哄道,“你尽管交出舍利,回头姐姐向圣后娘娘禀明此事,娘娘念你有功,定会赐印于你,何况你资质不差,又何必为神界那些伪君子卖命呢?”
  雪诗诗也说,“不瞒你说,圣君在世时,曾另辟蹊径,创出一套易魂改脉的功法,只要你诚心归顺浣月皇朝,不但可以摆脱惊邪剑派的控制,就凭你立下如此奇功,封你一个堂主又何妨?”
  1.【交出舍利,投靠魔宗】
  2.【移花接木,拼死一搏】
  叶晴川觉得这事可以商量,按理说,李剑晨是夏洛蒂的赐印者,他可以随时废掉信徒的魂印,但魂印废了又能怎样?
  只要夏洛蒂得到浣月圣后的赐印,大不了重新来过,最多浪费十几年修炼的时间罢了。
  十几年对修真者而言,不过是弹指一瞬罢了。
  叶晴川选择了交出舍利,投靠浣月皇朝。
  不料夏洛蒂刚从空间戒指中取出舍利,便听天空中传来一阵笑声,“哈哈哈……魔道余孽,蛊惑人心!”
  话音落下,场中转眼又出现二三十人。
  “想不到,堂堂浣月皇朝雪青圣姬,竟纡尊降贵,诓骗本座门下一个二劫修士!”
  说话的正是李剑晨,他更指出浣月圣后强令教徒种下‘冥阴白骨符’,药中有三种蛊虫,种蛊后一无异状,但每隔一年,若不及时服用克制母蛊的子蛊解药,母蛊便会脱伏而出,令种蛊者血肉化尽,连大罗神尊都难救,且每年以解药相要挟,以使徒众死心塌地听从驱使。
  听完叶晴川的脸都白了。
  这都是什么人啊?
  东方不败的‘三尸脑神丹’和‘天神童姥’的生死符都弱爆了好吗?
  “你们是魔鬼吗?”叶晴川叹了口气,“亏你们还是几十亿年的修真者呢,这哪里是人心不古?
  这是古心不仁啊!”
  反观浣月皇朝一方虽然人少,却是不输气势。
  雪诗诗看着李剑晨冷冷道,“我们愿誓死为皇朝尽忠,‘冥阴白骨符’只是为防宵小之辈反复无常,就算再歹毒,也毒不过你们这些自诩天神灵尊的伪君子!”
  “乱说几句,就想颠倒是非黑白吗?”
  说话这人穿夹克便装,剃着平头,乃是惊邪剑派内务司司命项央。
  太虚前期,三劫散仙。
  他挺起胸膛,义正言辞道,“天地初开,正道生,魔道衍,神尊为万民所请,行天子事,创立浣月皇朝,本意是维护凡间秩序,不想你们竟勾结魔头犯上作乱,天下苍生死在你们浣月皇朝之手,不计其数,如果不是我们神界举兵讨伐,天地乾坤早已落到你们浣月皇朝手中,今日有我项央在此,绝对不会让祖佛舍利落在你们手中!”
  “胡说八道,当年圣君和娘娘为何反抗神界,你们心里没点逼数吗?”嫣无双冷笑不止。
  其他各方势力的修真者也加入辩论中,相互揭起老底来,各种黑历史满天飞。
  看他们打嘴炮,叶晴川也是醉了。
  最后总结下来:两边都不是啥好鸟!
  这时,李剑晨看向夏洛蒂,“念你这十多年来守正辟邪,只要你交出般若舍利,过去之事,本座既往不咎!”
  1.【交出舍利,投靠魔宗】
  2.【交出舍利,回归宗门】
  3.【移花接木,拼死一搏】
  4.【暂不表态,静观其变】
  还既往不咎?
  我信你个鬼。
  叶晴川选择静观其变,夏洛蒂便没有理会李剑晨。
  “执迷不悟!”李剑晨冷哼一声,手指白光闪过,从空间戒指中放出两个人来。
  “这、这什么地方?你们想做什么?”叶晴川傻眼了,他愣愣地看着这些修真者,将自己的未婚妻紧紧抱在怀里。
  屏幕外面的叶晴川也傻眼了。
  自己竟然真的被李剑晨给抓住了?
  林雪瑶瑟瑟发抖,看着夏洛蒂颤声说,“姐姐,他们为什么要把我和晴川绑到这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洛蒂紧蹙眉头,神情动容,直勾勾地盯着李剑晨,“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何必牵连无辜?”
  “是啊,我是无辜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各位英雄好汉,放了我们吧!”叶晴川跪地作揖。
  ……
  什么情况?
  叶晴川看着电影中的自己那怂样,整个人都不好了。
  曾经有人问过他,你认为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叶晴川总会拍着自己胸脯说:我是个大丈夫!
  并且他脑海中顿时会浮现出一幕情景:在一个天地肃杀的时刻,
  他于少室山下凌空飞来,大声喊道:谁说降龙十八掌不如星宿邪功!
  然后,
  一掌救下阿紫,
  于天下英雄面前傲然挺立:慕容复、丁老怪、游坦之,你们三个一起上吧,我叶晴川何惧……
  可是再看电影中自己那副怂瓜软蛋的模样,叶晴川嘴唇哆嗦一半天,似乎对‘大丈夫’这个词有了更深的领悟。
  “……大丈夫能屈能伸,好样的!”
  电影中的叶晴川可没有这么淡定,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你凭什么跟人家硬刚呢?
  该低头的时候就得低头,保得住性命,你才有机会一雪前耻啊!
  他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眼巴巴的看着李剑晨,苦苦地哀求,“你先把我未婚妻放了,让我干什么都行……”
  然而下一刻,李剑晨就一掌拍在他天灵盖上,把他给拍死了。
  “畜生啊!”
  屏幕外面的叶晴川脸色瞬间涨红。
  他看着剧情里死不瞑目的自己,双拳握得紧紧的,心里不知已经把李剑晨杀了不知多少遍。
  林雪瑶扑倒爱人身旁,哭天喊地,泣不成声,一遍一遍地诘问夏洛蒂。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杀他……”
  李剑晨的手按在了林雪瑶头上,用目光威逼夏洛蒂,“交出舍利,可免她一死!”
  1.【移花接木,救下林雪瑶】
  2.【交出舍利,回归宗门】
  这一次,屏幕上只有两个选项。
  看着自己惨死,那感觉不是一句‘妈迈批’能够形容的。
  但是要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人惨死,叶晴川觉得自己可能承受不了那样的痛苦。
  于是他索性豁出去了,咬牙切齿地等了三秒,让游戏自己默认了第一选项。
  大家都在注视着夏洛蒂。
  这个穷途末路的女人被凌乱的发丝遮住眼角,没有人能看见她的表情。
  一个人,
  一把剑,
  仿佛面对了整个世界!
  而林雪瑶已经闭上眼睛,不再挣扎,亦不再恐惧。
  只有勇敢的人才能坦然面对死亡,雪瑶从来不是一个怯弱的女人。
  “且慢!”夏洛蒂忽然喊道,“你们不是想要舍利吗?拿去!”
  她将手指上的戒指摘下来,用力抛向夜空。
  刹那间,所有人都盯着那枚小小的银环。
  李剑晨说,“舍利是我们惊邪剑派的,谁都别抢!”
  嫣无双说,“做梦!”
  项央说,“先下手为强!”
  雪诗诗说,“暴雨天罗!”
  李剑晨说,“流光飞剑!”
  雷光道人说,“御雷万里!”
  折扇书生说,“金枪狼毫笔!”
  ……
  于是两方高手大打出手,要争那枚空间戒指。
  这一片乱战之中,这边嫣无双凭借《青妖妙相》斡旋于天府五大猛男之间,游刃有余。
  那边不归门、缘起书院、悯生剑派突破雪诗诗的防守,包抄“火云堂”的后路……
  双方高手相拼功力,只把这座山震得摇摇欲崩。
  斗得正酣时,叶晴川愕然的发现,夏洛蒂已经救走了林雪瑶,眨眼间便不见了两人的身影。
  可惜啊,你却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