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里有魔气 > 第17章 冥阴白骨符

  夏洛蒂真的喝醉了。
  叶晴川帮着林雪瑶将她扶到沙发上。
  “你去给她倒杯水吧!”看她很难受的样子,林雪瑶对叶晴川说道,显然这已经不是夏洛蒂第一次喝醉了。
  叶晴川求之不得,将一枚‘冥阴白骨符’化开,这才给夏洛蒂端过去,心里无比紧张,生怕她的神识会察觉到什么。
  什么是神识呢?
  万物生灵皆有神识,一般生灵只具备六识:形、声、闻、味、触、意。
  或者说: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和意识。
  神识的强弱也有所不同,比如狗的嗅觉就比人类灵敏,但人类的意识又比狗更高。
  而修真者的神识则是在此基础上全面加强,尤其是意识,可以洞察到周身一切微小的变化。
  如果夏洛蒂发散神识,就一定会察觉到‘冥阴白骨符’中的蛊虫。
  正在叶晴川暗自心惊时,突然从旁边伸来一只白皙的手,将水杯接了过去。
  “小夏姐,你先喝点水,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林雪瑶连哄带劝,好歹是将一杯‘冥阴白骨符’给夏洛蒂喂了起来,看得叶晴川在旁边长大了嘴。
  也幸好是夏洛蒂喝多了,又对林雪瑶毫无防备,愣是喝下去大半杯。
  “我要喝红酒!”
  然而就在这时,夏洛蒂突然嚷嚷一声,一把掀翻水杯,洒了叶晴川一脸一嘴。
  完了,
  叶晴川暗叫一声糟,冲进洗手间狂漱口,但为时已晚,他自己也中招了。
  问题倒是不大,就是以后每年都得种一次子蛊。
  折腾一半天后,夏洛蒂总算安静下来,林雪瑶得了空,就先去浴室洗澡了。
  叶晴川赶忙先将地拖干净,又用滚烫的开水在地板上消了毒,生怕被洒在地上的蛊符染到林雪瑶。
  忙完这一切,他伸手拂了拂夏洛蒂的秀发,仔细端详面前这位已经30岁的女人。
  但是不管怎么看,夏洛蒂都像是一个20多岁的妙丽女青年。
  细长的娥眉,
  秀挺的鼻梁,
  丰润的粉唇,
  尖削的瓜子脸上透着红晕。
  这个沉醉之中的女人,竟有种摄人心魄的美感。
  “看够了没有?”夏洛蒂突然睁开眼睛。
  叶晴川吓了一跳,心说这女人果然对自己很是警惕,都这样了还用神识观察他。
  “你没睡?”叶晴川不动声色,忙转过身来正襟危坐。
  夏洛蒂把手放在额头上,轻轻拍了几下,醉醺醺地说,“脑子里晕晕的,眼睛也睁不开,你不用管我,睡觉去吧!”
  看她满不在乎的样子,似乎还没发现自己中了蛊符,叶晴川也没急着跟她摊牌,就回房间睡觉了。
  毕竟这是他和夏洛蒂之间的事,得背着点林雪瑶这个傻白甜。
  躺在床上,叶晴川辗转反侧。
  空虚,总在繁华孤寂的心中扎根,盘根交错,捆绑着还在挣扎的温良。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不必怀有愧疚,也许,内心阴暗的人更适合在这个世界生存!”
  他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午夜,窗外刮起了阵阵阴风。
  叶晴川徘徊在半梦半醒之间,感觉有一双手温柔的抵在他的胸膛上,无意识地抚摸抓挠。
  他毕竟血气方刚,回应那热切的吻,渐渐有些心猿意马,
  可那唇,
  那手,
  却分外的冰冷。
  他就像是在和一具冰冷的尸体热烈缠绵,双手被慢慢分开,固定在了床头两边。
  叶晴川猛地睁开眼睛,不由的呼吸一窒。
  压在他身上的人,竟然是夏洛蒂。
  那一瞬间,叶晴川像被五雷轰顶,一动也不敢动。
  他挣扎了一下,发现双手被钉子钉在床头的栏杆上,钻心的疼痛让他倒吸一口冷气。
  “你喜欢雪瑶,你爱屋及乌,也一定喜欢我吧。”
  她一边亲吻着叶晴川,一边不厌其烦地问,“喜欢我吗?”
  “喜欢吗……”
  叶晴川被吓得魂飞魄散,大叫道,“不是的,放开我,救命啊。”
  “那你为何给我下蛊!”夏洛蒂瞪着他,凄厉地问。
  借着窗外的月光,叶晴川看见她七孔流出了鲜血。
  “你害死我,我要挖你的心出来!”夏洛蒂噙着笑,双手突然举起了刀子。
  “啊!”
  蓦地,叶晴川从梦中醒来。
  他看到湿汗的身体溽热难当。
  他看看表,已经三点多了。
  叶晴川坐起来,感觉一点力气也没有,充斥着噩梦的睡眠使他更觉得疲惫。
  下了床,叶晴川摸着黑来到客厅,看向两个女人的卧室,房门紧闭着。
  他走进卫生间,打开灯,耳乱心麻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一种强烈的恐惧在叶晴川心里蔓延开来。
  他有种感觉,一定有种微妙的变化在自己体内发生,还有夏洛蒂的身体。
  天知道这种蛊毒会有什么副作用?
  他看着自己的双手,不觉间已经长出漆黑的指甲,黑气萦绕。
  就连他的眼眸里,也变成漆黑一片,带着极强的震慑力。
  叶晴川不自觉自舔了舔嘴唇,突然很馋。
  馋什么?
  他无法形容那种感觉,只能将其归为渴望,就像蚊子看到鲜血会激发出叮咬的本能。
  回想一下,自从觉醒了幽冥魂脉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汲取过魂雾了。
  “啊!”
  就在这时,他眼角余光赫然看见,旁边玻璃上印着一个女人的影子,长发披肩。
  下一刻,
  一直长有漆黑指甲的手,用力搬开了滑动门。
  叶晴川骇然地看着夏洛蒂。
  夏洛蒂也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她穿着一件质地柔滑的红色睡衣,胸前的事业线如同一座深不可测的金矿,漆黑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叶晴川。
  叶晴川都没来得及将手指藏起来,就被夏洛蒂一把掐住脖子,猛地从浴室甩飞出去,身体像饺子皮一样贴在墙上。
  不等他从墙壁跌落下来,夏洛蒂一个闪现投射过去,抬腿就是霸气的一脚,死死地卡着他的脖子。
  “啊,夏洛姐,你要干什么……”
  叶晴川双脚在半空乱登,后背抵着墙壁动弹不得,随着颈部那只脚加大力气,他就快不能呼吸了。
  “行了,别装了!”夏洛蒂一脚制住叶晴川后,冷冷道,“你究竟是什么人?天府的人?还是浣月皇朝的奸细?他们把你安插在我身边,究竟有什么目的?”
  “不是的,我不是奸细……”叶晴川艰难地说,“你先放开我……”
  “哼,还不老实,你真当我不敢杀你吗?”夏洛蒂噙着残忍的笑容,从左手戒指中拔出剑来,寸寸凝冰。
  “发生什么事了?”林雪瑶睡眼惺忪地走出来,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你、你们在干什么?”
  夏洛蒂也不解释,五指成抓,用力一收,便将林雪瑶吸了过来。
  “小夏姐……你……”一缕黑气自林雪瑶额头注入,她只觉得一阵昏沉,缓缓瘫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叶晴川知道她只是中了幻术,尽管这一刻已经在他脑海中推演过无数次,但他还是很想知道,夏洛蒂是否真的那般无情。
  “你……你杀了我,怎么想雪瑶交待?”
  “你想多了!”夏洛蒂反手握剑,剑芒对准叶晴川胸口,“我杀了你,她便不会记得有你这么一个人,所有认识你的人,都将忘记你的存在,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接近我到底有什么目的?我可以让你死的没那么痛苦!”
  真是个狠茬子!
  叶晴川暗自庆幸,亏得自己有先见之明,当下说,“你不能杀我,你已经中了冥阴白骨符,如果我死了,最多一年,你没有子蛊,便会化作一摊白骨!”
  夏洛蒂将信将疑,微微闭眼,用神识在体内探查了一下,顿时神色大变,“这么说,你是浣月皇朝的人?”
  叶晴川不吱声了,正在心里琢磨合适的说辞,将她忽悠过去。
  “你说不说!”
  夏洛蒂没了耐心,一剑推过去,打算先给他尝点苦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