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里有魔气 > 第10章 解离性神游

  不知过去多久。
  虽然后脑勺的疼痛时隐时现,但叶晴川感觉自己确实伤得不重,他努力想坐起来,护士并没有阻止他,而是把枕头垫高帮他半躺着靠在上面。
  过了一会儿,母亲和林雪瑶走进了病房,在他的床前坐下。
  看着林雪瑶美丽的脸,叶晴川不自觉地激动了一下
  “多大的人了,怎么能摔成这样?你都快把我们吓死了!”林雪瑶拍着胸口,娇嗔道,“干嘛这样看我?是不是不敢相信,你还活着呀?”
  “我是不敢相信你还活着!”叶晴川脸上绽开笑容,暗自庆幸自己的选择是多么英明。
  她活下来了!
  夏洛蒂果然没让自己失望。
  林雪瑶却被他这句话给弄懵了,“晴川,你没事吧?‘
  这时,叶晴川看到了林雪瑶手上的戒指,顿时眼睛大放光彩。
  那个钻戒和自己手上的是同一款!
  哈哈!
  惊喜不惊喜?
  林雪瑶最终还是成了你的女人!
  这不是梦,也不是意淫,而是光天化日下的现实!
  叶晴川心情无比激动。
  真的,
  他太激动了,
  他要感谢那款游戏,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也改变了身边所有亲人的命运。
  他要感谢夏洛蒂,拯救了自己的女神,成全了自己的幸福。
  人间自有真情在,宜将寸心报春晖,这无疑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不过叶晴川并不打算把自己经历的事告诉她们,毕竟那些事太过骇人听闻了。
  而且那个神秘游戏是他保命的本钱,如果泄露出去,很可能给自己和家人招致灾祸。
  叶教授也察觉到儿子有些不对劲,温柔地责备说,“感觉怎么样,你这孩子,怎么这样不小心啊。”
  叶晴川想说点什么。
  但还是那个问题,他的记忆和现在的人生对不上号,总不能假装失忆吧?
  嗯?
  假装失忆?
  叶晴川灵机一动。
  是的,他完全可以借这次意外摔倒,假装自己失忆,然后光明正大地去找回自己的人生轨迹。
  当下他竭力做出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你们是谁呀?我的头是你们弄伤的吗?”
  叶教授愕然地看着林雪瑶。
  林雪瑶愕然地看着身后的医生。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应该没什么大碍!”医生沉吟道。
  叶晴川转头望向窗外,“现在是哪一年?美国总统是不是川脯?我从何而来,又将往何处而去……”
  “要不转院吧!”医生无奈耸耸肩。
  第四人民医院,这是闵江市最好的精神病医院。
  精神科医生和脑科医生会诊后,他们对叶晴川的失忆做出了医学结论,“他不记得自己是谁,这是一种局部丧失记忆的病症,对于个人身份上暂时性的失忆,医学上‘称解离性神游’,这种症状可能会持续几个小时,也可能几个月,也可能维持几年!”
  “那怎么办?”叶教授紧张地问。
  “不用过度担心,我们认为他的知识和生活自理能力都还在,只看他什么时候能恢复记忆了!”
  林雪瑶握住叶教授的手,轻声说,“妈,你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晴川的,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我都是你们叶家的儿媳妇,这点是不会变的!”
  叶教授心疼地看着自己未来的儿媳妇,“雪瑶,真难为你了,本来你们马上就要领证了,现在晴川失忆了,你可要多担待点啊!”
  医生办公室里传出一声叹息。
  病房里,叶晴川正坐在床上发呆。
  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使得他往昔的回忆浮上心头:
  【那是在他高一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汽车与他的人生发生了猛烈碰撞。
  肇事者逃逸了,他被好心人送进了医院,然而2万元的治疗费用几乎要了他的命。
  最后,老师们帮他发起校内筹款,很多同学都捐了钱。
  他只记住了林雪瑶!
  因为林雪瑶不但是捐款最多的人,同时也是无数男生可望而不可及的女神。
  出院后,他特意去感谢了这个女孩子。
  那天,他在林雪瑶的教室门口等了很久,手里面攥着100块钱定制的锦旗。
  看到林雪瑶走出来时,他真切地感到了紧张。
  你还记得林雪瑶的微笑吗?
  她两边的嘴角上翘出圆润的弧度,眼睛会不自觉地明亮起来,让人有一种舒服的感觉。
  你还记得她纤细的腰身和白皙的皮肤吗?
  尤其那天,她穿了一件白色纱料的吊肩长裙,裙摆的头纱里忽隐忽现出她柔和的膝盖。
  你还记得她双马尾垂在胸前的样子吗?
  那会让人联想到一个词叫“绰约”!
  “学、学姐!”他叫住了这个“绰约”的女生。
  “你找我有事儿?”
  “我、住院的时候,你给我捐了500块钱,我、给你做了面锦旗……”他结结巴巴的,总算把话说清楚了。
  “你就是李明?”林雪瑶这时才想起他是谁,“你就是那个出车祸的孤儿?”
  “对,就是我!”他很是局促,甚至卑微的不敢于这位学姐对视。
  “那点小事我都快忘了,锦旗你留着吧,多注意身体!”林雪瑶说,一转头就看见走过来的曹磊。
  “雪瑶,刚放学吧,我开车送你回家啊?”曹磊谄媚地说道,又看看攥着锦旗的少年,“这是谁?”
  林雪瑶解释了一下,说是同校的同学,出了车祸,自己捐了点钱。
  那不屑一顾的态度,就像你在路边遇到一条可怜的流浪狗,拿5毛钱买个包子喂给它。
  也许它还会对你摇摇尾巴,但你不会图它任何回报。
  曹磊拿过锦旗,展了开来,“呵呵,至善无尚,危难之际显真情?真尼玛文绉绉的!”
  曹磊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钱,还故意嚷嚷着说,“雪瑶,你要是喜欢做慈善,回头我让我爸给你开一家慈善公司,也就几千万吧,随便捐……”
  两人有说有笑的,就像没事人似的走开了。
  那时的叶晴川真的就像一条被女主人抛弃的狗,眼巴巴的看着她走远……】
  而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了,叶晴川从回忆中挣脱出来。
  他看着林雪瑶,想到她曾经高不可攀的模样,忍不住吃吃地傻笑,“嘿嘿,老婆?”
  “我不是你老婆!”林雪瑶蹙着眉头,心说这人失忆了,怎么变得跟个穷屌丝一样了?
  但她还是耐心地解释说,“我们只是订婚了,但没有结婚!”
  你嘴还挺硬?
  叶晴川拉住林雪瑶的手问,“那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啊?”
  “快了!”林雪瑶说,将手抽回来。
  “学姐,你真好看!”叶晴川抓住她另外一只手,使劲地揩油。
  “是、是吗……”
  慌乱中的林雪瑶更有一种超乎寻常的娇憨和美丽。
  尤其那光洁白皙的脸蛋,白里透着气血丰润的嫣红,就像诱人的蜜桃。
  你说美不美?
  想不想亲她一口?
  说实话?
  于是在一个突然的瞬间,叶晴川笑眯眯的问,“你真的是我未婚妻吗?”
  林雪瑶缓慢而坚定地点头。
  叶晴川当下就不客气了,突然一把抱住她,吓得林雪瑶尖叫起来,“晴川,你干嘛,你放开我…啊…”
  “亲一口,配合一下,配合一下。”
  “嗯……唔……哦……啊……”
  晚霞如流水一般泻在病房里,仿佛笼着轻纱的梦。
  这是叶晴川生平第一次和女孩子接勿,从来没有过这样美妙的感觉。
  是的,叶晴川有这样的激情,骨子里就有,但长久的贫困生活让他对爱情不敢有任何奢望。
  不过现在不同了。
  他内心充满了自信,
  他要化身为骁勇的骑士,并且保护身边的每一个珍视的人。
  “咳咳……”两人中勿得惊心动魄时,门外忽然有人咳嗽。
  林雪瑶奋力挣脱出来,狠狠锤了他一把,“讨厌啊,让人看见多丢人啊!”
  叶晴川早已经乐不思蜀,“看见就看见呗,你是我未婚妻,怕什么……”
  “不行!”林雪瑶推开他,走过去将病房的门关了起来,坐在床边摸着自己发烫的脸颊。
  叶晴川爱不释手地将她抱进怀里,嗅着她身上的香气,着实想不通:叶晴川啊,你是怎么击败了富二代,让这个曾经对你不屑一顾的女孩爱上你的呢?
  不用他试探,林雪瑶就主动讲起了俩人过去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