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里有魔气 > 第21章 神庙

  “当当当……”
  城内响起了一阵阵钟声,像是有人在为即将到来的浩劫预警。
  这异变来得太过突然。
  伴随着天空的暗淡,周围的街道建筑也开始腐朽衰败。
  墙壁脱落,地面塌陷,乌鸦漫天飞舞,成群结队,黑压压的看不见天日。
  “前辈,怎么会突然涌出这么多乌鸦?”
  夏洛蒂大惊失色,回头一看,只见刚才还在打架斗殴的两方人马转眼追了过来。
  不,他们是在逃命!
  在他们身后,漫天席地的雾霾疯涌而来,疯狂地吞噬着一切。
  诡异的是,
  那雾霾猩红如血,好似有了生命一般,或蜷曲,或张开……
  喝——老天!
  里面竟有无数双眼睛。
  叶晴川根本不用回头看,他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因为前方也有血雾在肆虐蔓延,天地都被无情笼罩。
  这浩劫来得如此突然,如此凶猛,根本不讲任何道理。
  不一会儿,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进来。
  这些人就像街头快闪一样,几乎是从四面八方的街道和建筑中涌出来的,有牧师、学生、司机、轿夫、捕快、修真者、炼金术师、和尚、县太爷……
  不同的时代,
  不同的装束,
  不同的肤色……
  但是大家都有一个相同的目的:逃命!
  这逃亡的队伍不但越来越长,还越来越粗。
  “大人,这雾霾来得诡异来得凶险,前面有座神庙,或许可以避开这一劫!”
  雪诗诗凌空飞来,向前方一指说道。
  叶晴川连说几个好字,他已经无暇去想,这些人究竟从哪冒出来的,不过看他们逃跑的路线,似乎目的地是城中心那座最高的神庙。
  “当当当当……”
  钟声越来越急促,情势也越来越紧急。
  叶晴川全力奔跑,眼前的景物在疯狂地颠簸着。
  近了,
  更近了……
  血雾近了……
  神庙更近了……
  台阶上伫立着一个红袍少女,身后八扇楼门四敞大开,似乎在迎接着这些逃亡者的到来。
  叶晴川等人随大流地冲进神庙,空旷的殿堂里一下变得拥挤起来,人人面露惊恐,盯着外面的血雾。
  血雾几乎是刹那间席卷而至,有几个没来得及进来的人,顿时被血雾吞噬,传出几声凄厉的惨叫。
  这时红袍少女提着灯笼,款步走上高台,亭亭而立,俯瞰下方的人群。
  叶晴川注意到她身后有座白玉雕像,雕刻的似乎就是这个少女。
  有人高声喊道,“是玲珑娘娘保护了我们,大家跟我一起参拜娘娘!”
  于是众人呼啦啦地跪下来,向那少女虔诚叩拜。
  “玲珑娘娘?”叶晴川皱起眉头,他知道观音娘娘、女娲娘娘、石矶娘娘、但就是没听过玲珑娘娘这号神仙。
  当然,没听过不代表不存在,毕竟地球只是一个镜像空间,那些神话中的民俗传说,也是从蓝星这些修真者中流传下来的。
  但是你不得不承认,那诡异的血雾确实被挡在了庙门之外。
  那么这些信徒呢?
  乍一看,好似封建时期,一群乌合之众在祈求所谓神灵的庇佑,画风让人不寒而栗。
  “前辈!”夏洛蒂拉拉他的衣袖,声音透着惊恐,“你、你看那边!”
  叶晴川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
  “嘶——”
  他看见,
  那是一队德国士兵!
  上尉回过头来,还冲他挥挥手,致以友好的问候。
  “完了!”
  叶晴川暗叫一声糟。
  “大人,这里没有一个活人,它们都是魔!”嫣无双凑过来,不动声色地提醒道。
  他们有着一劫天仙的修为,神识自然不是叶晴川这个冒牌‘大人’所能比的,一打眼便看出这里群魔乱舞。
  “你们是什么人?见到玲珑娘娘为何不跪?”很快就有人注意到他们这一群外来者。
  然后,所有人都向他们看过来,各个义愤填膺。
  还要人叫嚣着要将他们这些对神灵不敬之人赶出去。
  叶晴川嘴角一阵抽搐。
  此刻浣月皇朝众人都在等待他发号施令。
  他真希望自己是青龙转世,从此变成威震一方的赫赫魔头。
  但奈何他不是!
  魔宗众人之所人认定他是青龙转世,主要依据就是‘移形换影’秘法,但只有叶晴川自己清楚,戾天决中不仅记载了移形换影,目录中还有其他各派的剑诀法术,包括李剑晨那招‘火凤投云诀’。
  最要命的是,他根本没有青龙的传承记忆。
  现在怎么办?
  叶晴川这辈子都没经历过这么刺激凶险的事情,一边要扮演好青龙的角色,不能让人看出破绽,一边还得面对眼下波云诡谲的局势,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幸而就在这时,雪诗诗出言请示道,“大人,这少女能够震慑那可怕的血雾,属下也看不出她究竟何方神圣,但其修为一定不在我们之下,依属下之见,还是不易大动干戈为好,不若就让属下去探探虚实,再从长计议!”
  “如此也好!”叶晴川微微颌首,心说这位姐姐真是善解人意。
  十大门派那边也安奈不住了,书生剑博白这时走过来,被火云堂堂主拦下。
  他笑容暧昧,冲叶晴川拱拱手道,“青龙长尊使,诛仙剑派后学博白,有礼了!”
  叶晴川微微颌首,反正他黑布蒙面,没人能看见他的表情。
  博白简要地表明来意,意思是现在大家都被困在这凶险之地,虽然两派之间一直不对付,但当此之际应该摒弃前嫌,通力合作,共克时艰。
  这也算主动递来了橄榄枝。
  叶晴川微微额首,表示赞同。
  经过众人短暂地交流意见,便由雪诗诗和博白作为代表,走上前同那位娘娘交涉起来。
  大概意思是:我们都是厚道之人,不想误入此传闻中的大凶之地,寻不到出路,刚才幸得娘娘神威庇佑,心怀感念,并非有意冒犯。
  娘娘面容清冷,只说,“误入此城者,皆为外来之人,是信徒的信仰赐予了本城主无上法力,汝等若想在这里长久地生活下去,就必须对神灵心存敬畏,得心安,则步步生莲!”
  一听这话,大家脸色都白了。
  这意思就是说,只要你们来到这里,就没有再出去的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