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里有魔气 > 第16章 书剑江山阁

  秘法初成,叶晴川喜不自胜。
  其实在后世一些佛经中,也有关于‘中阴身’的记载,称其速度犹胜光速,可神通自在,随心所欲至向往之处,可穿墙走壁,纵山河大地亦不为所障。
  而在戾天诀的记载中,移形换影虽然玄妙,却终究只是一种遁入术,在天神眼中不值一提,但对于这些中下等的修真者来说,那绝对是一门玄而又玄的秘法。
  叶晴川觉得至少在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就算遇上高手,自保是不成问题的。
  冷静下来后,他又陷入苦恼。
  “为什么说世间本无物呢?
  天地都是假的,所有一切都在人心里变化,这究竟是在暗示什么?”
  这就像一道,他只是知道了答案,并通过这个答案修成中阴身,但实际上他不知道这个答案是怎么来的。
  最耐人寻味的是,林雪瑶一个普通凡人,她竟然随口说出了那十六字破境真言。
  究竟是谁告诉她的?
  然而这些问题都像是没有答案,叶晴川只能当个怪事记心里了。
  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疑惑,别人的魂脉都有固定回路,但为何唯独他的魂脉只有一团虚无?
  思来想去,叶晴川只能想当然地以为:你的魂脉是游戏给的,当然比较特殊了。
  当下他抛开万千杂念,迫不及待地想试一试,自己究竟能传送到什么地方。
  然后他心念一动,神识发散,瞬间消失。
  时间:18点30分
  地点:珠穆朗玛峰
  珠峰是喜马拉雅山脉的主峰,同时是世界海拔最高的山峰,山体呈巨型金字塔状,威武雄壮昂首天外,地形极端险峻,环境非常复杂。
  “阿嚏!”
  叶晴川打了个喷嚏,只觉得寒风刺骨,眼前只有一片皑皑白雪,一望无际。
  “……阿嚏,原来珠穆朗玛峰这么冷啊……溜了溜了……”
  他心念一动,再次消失了。
  时间:18点31分
  地点:非洲大草原
  非洲位于东半球的西南部,热带雨林密布,植物种类繁多并富特有种,动物种类亦很丰富,尤多树栖动物。
  叶晴川望着那一望无际的平原,只见一群群斑马奔驰而过,转眼又跑过去一群狮子。
  河流在阳光下泛着波光,水草鲜美,鸟语花香。
  不远处一头水牛看着他,那眼神仿佛在说:叫我一声大哥,我教你梳中分。
  “真美啊!”
  叶晴川不禁发出这样的感叹,小心翼翼地趟在草丛里。
  “汪汪!”
  突然,草丛里蹿出一只蜜獾,呲着牙就冲了过来,咬着叶晴川的鞋死活不撒口。
  叶晴川吓了一跳,咻地一下不见了,草丛里只剩下一脸懵逼的平头哥。
  时间:18点32分
  地点:蓝星
  叶晴川当然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地球觉得没意思了,神识忽然闪现出一个满是宝物的房子,他的中阴身便瞬移了过来。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座空中宝塔,四周皆是魔宫守卫,戒备森严。
  一块石碑上书八绝诗,竟有气吞山河之势——
  书生如梦还酹江月。
  剑荡四方踪若惊鸿。
  江潮汐浮淘尽英雄。
  山海无期千古功名。
  叶晴川将这首诗竖着念,竟然在第一行就看到四个字。
  他猜测自己来到了浣月皇朝的禁地,一座藏宝库。
  不远处有整齐的脚步声传来,正朝他所藏身的阴暗角落走来。
  叶晴川心念一动,直接移动到宝库的第一层,震惊溢满了他的脸庞。
  这座宝塔一共有七层,每层都有数十颗鸡蛋大小的夜明珠,将周围照得一片幽蓝。
  叶晴川小心翼翼,开始在宝库里探索起来。
  夜明珠那幽蓝般的光亮像一层漫过了时光隧道的薄雾,诉说着一个个年代久远的故事。
  第一层大厅里陈列着很多东西,小到玉器陶瓷,大到刀戟剑斧,所有东西的摆放错落有致。
  缓步其中,真可以很怡然的体会那种仙侠风尚的忧思。
  叶晴川对法宝兵器没有太多的研究,他只记住了十方神器和空间戒指。
  不过这里显然是没有神器的。
  毕竟那种级别的宝物一共才十件,早已被十大门派瓜分了。
  剩下某大门派只捞到一把惊邪剑的剑鞘,但为了装逼,竟然也好意思叫‘惊邪剑派’。
  开始的时候,叶晴川还只是目不暇接地走马观花,只见架子上一格一格地都放着标签,无不让人怦然心动,都是些“五岳神戟”、“捆仙索”、“山河扇”等名称。
  但越往里面走,他的眼睛就睁得越大。
  叶晴川完全被这些宝贝迷住了,那一件件古色古香的陈列,就像一支支尘封已久的鼓锤,纷纷舞动起来敲打着他的心。
  他越看越兴奋,而当他走到最里面的陈列柜,不由得更加激动了。
  叶晴川来到那面柜子前,上面摆着数十枚储物法宝,其中有三枚是仙器级别的。
  他一把抓起最大的那个青色扳指,激动不已,仔细查看,只见玉壁之上刻着小字:乾坤青光韘(she)。
  这字怎么念啊?
  管他呢,就叫乾坤请光碟吧!
  殊不知,这枚乾坤青光韘乃是浣月皇朝已故四大圣使之首青龙的法宝,若是青龙泉下有知,恐怕棺材板要压不住了。
  叶晴川爱惜地擦了擦,试着将魂脉中一缕魂力注入其中,那枚扳指便发出幽幽青光。
  玉虽是死物,但这种空间法宝都内衬阵法,十分玄妙。
  他用神识向内查探,看见里面有一座府邸,空间足有一座篮球场大小。
  这得装多少东西?
  叶晴川正愁没办法保护林雪瑶和夏洛蒂,当下就笑了笑。
  如果遇到危险,正好可以将两人摄入其中。
  然后自己再施展移形换影大法,谁还能追得上他呢?
  别说装下两个大活人了,这枚仙器完全可以将半座书剑江山阁装进去。
  当然,叶晴川没敢动这样的心思。
  正所谓好借好还,再借不难,今天取一样,明天取一样,用完再还回来。
  神不知,鬼不觉……
  他准备把这儿当成自家后院。
  临走前,叶晴川还看到两个玉坛。
  这里面装得东西不得了,可令浣月皇朝所有修士谈之变色,又求之不得。
  白玉坛内,装得是‘冥阴白骨符’,像一块块冰糖,足有数万枚。
  另一个红色的琉璃坛里则是解药,如同红色的冰糖,也有数万枚。
  两个坛子中冒出氤氲的迷雾,散发出阵阵寒气。
  叶晴川觉得这东西实在太过歹毒,有违君子之道,不够光明磊落。
  是的,太不人道了!
  幸而他也不是什么假仁假义的伪君子。
  毕竟江湖险恶,有备无患。
  叶晴川就随意抓了几百颗子母蛊符,没再拿其他东西,这才欣然离去。
  回到家里,林雪瑶和夏洛蒂还没回来。
  叶晴川心里很是纠结,要不要给夏洛蒂种一颗‘冥阴白骨符’呢?
  你得知道,这女人不但杀人不眨眼,她还特别无情。
  抛开黑户的事,叶晴川还清楚地记得,在上次推演中,自己命在旦夕,她竟然都无动于衷,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李剑晨一掌拍死。
  似乎在这个女人眼里,只有她的好闺蜜林雪瑶,而你叶晴川只是随时可以牺牲的凡人。
  你,甘心成为她的牺牲品吗?
  更何况,你要想平安度过这一劫,就少不了夏洛蒂的配合,但她愿意配合吗?
  即便你们拿到了祖佛舍利,但是她会跟你平分革命果实吗?
  这些可都是隐患,都是问题,似乎下蛊是唯一能让夏洛蒂言听计从的方法了。
  正犹豫不决时,楼下传来一声汽车鸣笛,叶晴川走到窗前,看见林雪瑶搀扶着夏洛蒂下了车。
  似乎这个女人喝了不少酒。
  这可不就是个机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