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里有魔气 > 第19章 编号017

  眼看这一队二战时期的士兵缓缓逼近,夏洛蒂心里紧张极了,死死地揪着叶晴川的衣袖。
  “你会保护我的,对吧?”
  叶晴川没想到能从她嘴里听见这种话,忍俊不禁道,“怎么,娘子害怕了?”
  想到她曾经那么不可一世,此时调戏调戏,竟有一番别样的爽感。
  夏洛蒂不吱声了,她虽然杀人如麻,但自恃修为在身,再加上死在她剑下的,都是被废掉魂印的修真者,对人性中的恐惧早已麻木不仁。
  可是今时不同往日,她从一个刽子手变成了柔弱女子,那份与生俱来的怯懦再度填满了她的心。
  她现在唯一能依仗的靠山,就只有身边这个神秘的黑衣人了。
  而且,夏洛蒂总能在这个人身上找到一丝熟悉的感觉,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叶晴川也没比她强到哪里去,一旦移形换影大法遭到克制,他也只是个凡人罢了。
  不过在没有弄清楚事情之前,他觉得跑是没有意义的,“你会说德育吗?”
  “嗯!”夏洛蒂点点头,她在德国留过学,对日耳曼语族还算精通。
  叶晴川心里就有底了,当下迎了上去,对方士兵十分警惕,立刻举枪。
  夏洛蒂毕竟是女性,叽里咕噜地喊了几句,很快便有一名军官走上来前,两人开始交涉起来。
  叶晴川虽然拿了不少奖状,但奈何终究是书读得少,只能在旁边察言观色,就看见这两人像是在讨论什么不可思议的事,脸上的表情十分丰富。
  未了,夏洛蒂向他解释起来,“他们是第九卫队装甲师的增援小队,一共十个人,1943年1月2奉命增援斯大林战场,昨天与师属部队失去联系,来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已经转了一整天!”
  叶晴川的下巴差点掉在地上,“这不是1943年,现在已经二十一世纪了!”
  夏洛蒂蹙着眉头,觉得这事实在太过不同寻常。
  天色渐渐亮了,上尉军官一声令下,部队原地修整。
  他们是作战部队,军纪严明,也无意为难叶晴川和夏洛蒂,还很热情地把罐头和午餐肉分给他们。
  叶晴川是修真者,可以自主调节新陈代谢,只要幽冥魂雾充足,他不吃不喝也没关系。
  倒是夏洛蒂一直在旁边劝他,“大家这么尽兴,你多少给个面子,别让人家觉得你太失礼了!”
  “你不过就是想看看我的庐山真面目,恐怕让你失望了!”叶晴川偏不上当。
  夏洛蒂自觉无趣,便和大家坐在篝火旁,啃起了八十多年前的罐头。
  当然,这罐头是新鲜的,并没有过期。
  叶晴川还将自己的大中华香烟分给士兵们,进行了友好的互动。
  上尉盯着香烟上的过滤嘴啧啧称奇,冲着叶晴川直竖大拇指,大口吞云吐雾。
  叶晴川倒也大方,跟变戏法似的,直接从青光韘中取了一条香烟出来,“拿去抽,别客气!”
  上尉把玩着他的防风打火机,啪啪啪地打个不停,笑得跟个傻子似的,怪好玩的。
  看得叶晴川都可怜他了,将打火机也送给他了。
  上尉可能也觉得拿人这么多东西,挺不好意思的,便从枪套中抽出驳壳枪,交到叶晴川手里,也算礼尚往来了。
  叶晴川没觉得有多稀罕,夏洛蒂更是一脸嫌弃,对于修真者而言,魂力护盾一开,这种动能武器就和弹弓差不多。
  上尉和他的士兵们有军令在身,吃饱喝足后还得继续寻找出路,略带修整,便和叶晴川两人握手告别。
  分开之前,夏洛蒂还教会一名士兵使用手机,给大家拍了一张合照。
  虎式坦克轰鸣着马达,重新发动了。
  叶晴川目送这只小队走远,上尉还边走边回头向他们挥手,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跨越时空的热情。
  “我们怎么办?”夏洛蒂凑过来问。
  叶晴川摇摇头,只能继续往前走,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
  “啊!”
  两人又走了一会儿,叶晴枫身后突然响起一声尖叫。
  他猛地回头,“怎么了?”
  夏洛蒂神色惶恐,指着手机哆哆嗦嗦地说,“见鬼了,这不可能!”
  叶晴川走过去,从她手里接过手机,只见相册里有张照片:他和上尉勾肩搭背,夏洛蒂站在旁边,三人身后是一辆虎式坦克,车身喷着‘017’的编号。
  两边分别站着九个士兵。
  “什么见鬼了?”叶晴川奇怪道,他真没发现照片有什么异常。
  “照片上多了一个人,你难道看不出来吗?”夏洛蒂煞有其事道。
  “多了一个人?”叶晴川仔细数了数,“1、2、3、4、5、6、7……12,没错啊,十个士兵,加上我们两个,不正好十二个人吗?”
  “那拍照的又是谁?”
  叶晴川呆住了。
  是的,十二个人都在照片里了,多出来的那个人,可不就是见鬼了吗?
  这时再回想起来,两人竟然不记得拍照那人的模样。
  “见怪不怪,其怪自败!”叶晴川说,他安慰了夏洛蒂,其实心里慌得厉害,也不敢再胡思乱想,免得制造出什么可怕的犹幻身,那两人就没路可活了。
  夏洛蒂心神不宁,期期艾艾地说,“其实我14岁的时候,曾经经历过一次可怕的事情,那个犹幻身非常强大……”
  “大头儿子小头爸爸,一对好朋友,快乐父子俩……”
  叶晴川忽然哼唱起来,这首歌直接触动了夏洛蒂最恐怖的心理阴影。
  “你、你怎么会知道?你到底是谁?”她慌张地向后退去,那件事她从没对任何人说起过,但这个神秘人似乎什么都知道。
  这难道不可怕吗?
  有那么一瞬间,她都怀疑这个人也是自己幻想出来的犹幻身。
  叶晴川本来想逗一逗她,缓解她的紧张情绪,不料竟将夏洛蒂吓成这个样子,只好嬉皮笑脸地说,“娘子,莫要惊慌,无碍的,我若要害你,岂会等到现在?”
  夏洛蒂想了想,此人深不可测,哪怕自己还有二劫修士的实力,也未必打得过他,若对方真有歹意,确实不用等到现在。
  更不用说和她平分舍利了,一个人独吞不香吗?
  想着,夏洛蒂的心情又平静了几分,一本正经地说,“你究竟是谁?敢不敢把面罩摘下来,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
  叶晴川淡淡说道,“我长得丑,怕吓着你,不是已经告诉你了,我叫相公!”
  夏洛蒂轻啐一声,抿着唇笑了笑,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又走了一段路之后,他们停了下来。
  两人瞪大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前方那辆虎式坦克。
  这辆虎式坦克已经报废了,车身锈迹斑斑,长满了潮湿的苔藓,像是一具沉寂已经的尸骸。
  叶晴川深吸一口气,撞着胆子走过去,伸手撕掉一块苔藓,回头看见了夏洛蒂奇异的眼神。
  他仿佛猜到了什么,转身一看,
  那辆报废的虎式坦克的车身编号,赫然正是‘017’。
  他低下头向四周看去,拨开一缕荒草,露出了下面的一具具骸骨。
  “1、2、3、4、5、6、7……10!”
  叶晴川数了数,不多不少,正好是十具士兵的骸骨。
  既然那些人早就死了……
  这时叶晴川再掏出军官送的手枪……
  哪里是什么手枪?
  那就是一节人的手骨!
  “呕!”
  夏洛蒂忽然一声干呕,蹲在地上呕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