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里有魔气 > 第23章 风云鸣泣之时 一

  月暗十分,天地一片肃杀。
  叶晴川等人找到一座远离神庙的客栈安顿下来,而十大门派的高手则在对面住了下来。
  面对这等上古凶悍的魔物,什么门派之见,宝物之争,那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了。
  通力合作,共克时艰,几乎是所有修真者心中的共识。
  雪诗诗和嫣无双毕竟是血雨腥风中一路走来的,当年也曾追随魔君与神界抗争,早已心如磐石,虽慌不乱。
  不用请示叶晴川什么,两人就布置好了驱魔大阵,做好了一切防范机制。
  然后,各方势力的代表博白来到魔宗落脚点,开始商议对付古魔的事情。
  叶晴川这个冒牌的长尊使虽然没什么用,但是碍于青龙往昔的身份地位,雪青二姬在许多大事情上是不敢越俎代庖的,哪怕做做样子,也得表现出该有的尊敬。
  叶晴川心里苦啊!
  他几乎每时每刻都如履薄冰,但事已至此,他只能强装下去。
  在这次碰头会议上,雪诗诗简要阐述了眼下的局势,“我们已经在客栈周围布置了驱魔阵,只要守住阵眼,便可保全性命,料想那魔物也不会拼着元气大伤的代价来对付我们,待得圣君轮转之身莅临凡间,他一定会来解救我们!”
  叶晴川听后差点晕倒。
  等魔君复活?
  你们是认真的吗?
  那得等到猴年马月去?
  叶晴川心里哀叹,本想夺了宝物就跑的,谁知道会遇上这种糟心事?
  不要说百八十年了,林雪瑶还在法国的酒店里,此刻不知道有多着急,他一分钟都不想在这待下去了。
  博白也苦着一张脸,哀叹道,“要诛杀这等凶悍魔物,非神皇出手,且辅以神兵,方能将其彻底消灭,恐怕就是金盟主在这里,也没有十成十的胜算,唉,也只能等魔君出世了!”
  “诸位,难道就没有别的法子了?”叶晴川不动声色道。
  嫣无双这时说道,“还有一个冒险的法子,传闻无垢神僧在世时,曾收服过许多妖魔,他所创立的天龙般若决威力绝伦,至刚至阳,有净化人心,消除戾气的作用,如今我们有三枚般若舍利,或许可以代替神器,与这魔物一战!”
  叶晴川心里一阵激动,矜持地说,“有希望就应该去尝试,总好过坐以待毙,本座以为,无双姑娘的提议可以一试,不知储位意下如何?”
  “既然青龙尊使有如此决心,我等自当全力配合!”博白话锋一转,踌躇地摸着下巴,“只是,我们也是奉盟主之令,来夺回般若舍利,如果空手回去,恐怕难有交待啊……”
  “如果想趁机分一颗舍利,我奉劝阁下,免开尊口!”嫣无双快人快语,一句话就把博白的如意算盘给怼乱了。
  博白本来也没抱多大希望,反正给不给是你的事,但该争取的我还是得争取。
  于是,他又厚着脸皮看向叶晴川,“长尊使,咱们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这祖佛舍利本就出自无忧城,是你们浣月皇朝抢夺宝物在先,才有了后来这些事情,于情于理,让出一颗不过分吧?何况我们神界十大宗门和贵宗化赤道为界,数千来年未曾有过纷争,这份得来不易的和平还要不要继续下去了?不如您让我们回去有个交代,也给金盟主一个面子,此事就此终了,如何?”
  叶晴川见他说得情真意切,不禁微微颌首,“平心而论,这事确实是浣月皇朝理亏!”
  “大人!”嫣无双急道,“道理可不是这样讲的,您可能不记得了,曾几何时,浣月皇朝威震天下,从南至北,至东至西,版图之大覆盖整座蓝星,圣君雨露均洒,泽被苍生,那时的蓝星何等繁荣昌盛,如今我们只能偏居赤道以西一隅之地,全是拜这些神界伪君子所赐,他们才是强盗侵略者!”
  “好了,我们今天不谈前尘旧事!”叶晴川将自己舍利拿出来,拍在桌子上,对博白说,“你拿着这枚舍利,为明日一战早做准备!”
  “还是青龙尊使明事理,在下就却之不恭了,告辞!”博白生怕他会反悔似的,拿了舍利就走。
  这不是叶晴川有多大方,如果能换回一线离开这里的希望,暂时舍弃一颗舍利又何妨?
  面对雪诗诗和嫣无双的不解,叶晴川只说,“明日是否能击败古魔还犹未可知,现在为了一枚舍利挣得面红耳赤,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待明日一战之后,若有机会,本座还会夺回来的,你们也早做准备吧,本座累了!”
  “是!”
  雪诗诗和嫣无双没再说什么,如果没有‘青龙’尊使,那两颗舍利也未必能落在浣月皇朝手里。
  两人告退后,叶晴川急忙取出手机,看见那款软件依旧沉寂,没有推演出新章节,心里就有些沮丧。
  这时他想起来还有一个‘遗失的章节’,犹豫着要不要先开启看看。
  毕竟这款游戏与自己的命运紧密相连,也许这个章节中隐藏着什么破局之法?
  忽然,他神识察觉到什么。
  叶晴川推开了房门,然后就看见了守在门外的夏洛蒂。
  她背靠墙壁坐在地上,抱着膝盖,神情憔悴,六神无主,像一朵霜打过的牡丹花一样耷拉着脑袋。
  叶晴川心说这女人可真是个人精,估计是在等自己给她赐印吧。
  “坐在那干什么?进来吧!”
  夏洛蒂立刻来了精神,起身走进屋里,扑通跪在地上,双手奉上自己那枚舍利,“前辈,之前我不知道您就是青龙长尊使轮转之身,多有冒犯,还请您大人有大量,不要与我这个小女子一般计较!”
  提起这事,叶晴川就来气,“我三番两次救你,你怎么能背叛我呢?”
  夏洛蒂抿了抿唇,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期期艾艾地解释说,“当时那种情况,我也迫不得已啊,想救人也得先保自己,可我已经被废了魂印,所以我才……”
  “好了!”看她可怜楚楚的模样,叶晴川也是于心不忍,“把眼泪擦干净再与我说话!”
  回头想想,这女人也真是可怜。
  毕竟是自己缔造了她的命运,如果当初没有选择接受李剑晨的赐印,也许今日的夏洛蒂还过着富家千金的日子,快乐无忧。
  夏洛蒂好不容易止住眼泪,低声道,“您都看到了,我已经被废了魂印,李剑晨还一心要置我于死地,如果您也对我弃之不顾,我就真的没有活路了,那么多血雨腥风,我都挺过来了,我不想死……”
  叶晴川取出一枚冥阴白骨符,递到她面前,“你可知这是何物?”
  夏洛蒂抬起眼眸,“冥阴白骨符?”
  叶晴川沉声道,“吃了它,江湖路远,本座为你后盾!”
  夏洛蒂毫不犹豫,接过那枚白色冰晶物便一口吞了,明眸含泪,“我愿誓死效忠大人,绝无二心!”
  “我暂时还不能给你赐印,你且先在门外为我护法,待此间事了,我再想办法安顿你!”叶晴川把她扶起来,一句话打发了。
  “属下明白!”
  夏洛蒂恭敬地退了出去,虽然服了一枚冥阴白骨符,但不知为何,心却前所未有的安定。
  此时房里只剩下叶晴川一个人,他这才迫不及待地取出手机,开始推演‘失落的章节’。
  【激活失落的章节……】
  【开始对事件进行推演……】
  【获得章节:风云鸣泣之时!】
  呵呵,
  一听这名字,叶晴川便觉得浑身热血沸腾,找回了曾经看《风云雄霸天下》的感觉。
  会发生什么呢?
  这章会上演什么内容呢?
  在叶晴川的期待中,游戏进入倒计时。
  【章节将会在十秒后开启……10、9、8……】
  倒计时结束,游戏开始进入CG剧情。
  一位身戎装的魔王站在城墙上,艳红的披风像一面旌旗,在他身后猎猎舞动……
  萧瑟的枫叶似火、似阳、似血,烧灼着深秋的天空。
  视角定格在这位魔王的脸上:那么哀伤的眼神!
  “啊?”
  叶晴川盯着那张清雅秀气的脸,不禁呆住。
  这难道就是那位魔君——繇?
  这一惊非同小可,叶晴川差点把手机给掉了。
  魔君啊!
  地球的创世者,这是何等厉害的人物啊!
  便是连金无极这样的三劫天神,在魔君面前那都是孙子小辈儿。
  能操控他的命运,这绝对是你有生以来的高光时刻!
  叶晴川激动得双手颤抖,紧张地四下看了看,周围静悄悄的。
  此时已经深夜,门外值班护士的脚步声也渐渐远去了。
  他这才放下心来,开始专注于剧情。
  “我经常做梦,梦见一切的起源,世界本来空无一物,混沌而死寂,
  然后,
  黑暗里开始坠落金色的火焰,
  仿佛有人手持火把,一点一点地为我照亮幽暗的森林,照亮这个世界,
  这个被魂雾主宰的残酷的世界,
  杀戮,
  战火,
  阴谋,
  鲜血和尸骸……
  很多年后,
  我依然会不停地从梦里惊醒,我总是看见那个时候的自己,我和师姐手拉着手的身影,正朝着前方奔去,
  满脸憧憬地奔向我们注定支离破碎的命运……”
  主角的内心独白和回忆的目光,仿佛也将叶晴川带入了那个为命运而抗争的黑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