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里有魔气 > 第17章 追逐

  回到家里,林雪瑶和夏洛蒂还没回来。
  叶晴川心里很是纠结,要不要给夏洛蒂种一颗‘冥阴白骨符’呢?
  你得知道,这女人可是杀人不眨眼的。
  叶晴川清楚地记得,在上次推演中,自己命在旦夕,她竟然都无动于衷,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李剑晨一掌拍死。
  似乎在这个女人眼里,只有她的好闺蜜林雪瑶,而叶晴川只是随时可以牺牲的凡人。
  这世上的事可说不准啊,也许用不了多久,她就会把你牺牲掉。
  你,甘心被她害死吗?
  正犹豫不决时,楼下传来一声汽车鸣笛,叶晴川走到窗前,看见林雪瑶搀扶着夏洛蒂下了车。
  似乎这个女人喝了不少酒。
  这可不就是个机会吗?
  夏洛蒂真的喝醉了。
  叶晴川帮着林雪瑶将她扶到沙发上。
  “你去给她倒杯水吧!”看她很难受的样子,林雪瑶对叶晴川说道,显然这已经不是夏洛蒂第一次喝醉了。
  叶晴川求之不得,打算将一枚‘冥阴白骨符’化开,但生怕她的神识会察觉到什么。
  万物生灵皆有神识,一般生灵只具备六识:形、声、闻、味、触、意。
  或者说: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和意识。
  神识的强弱也有所不同,比如狗的嗅觉就比人类灵敏,但人类的意识又比狗更高。
  而修真者的神识则是在此基础上全面加强,尤其是意识,可以洞察到周身一切微小的变化。
  如果夏洛蒂发散神识,就一定会察觉到‘冥阴白骨符’中的蛊虫。
  最后,叶晴川放弃了这个念头,将一杯干净的水递给了林雪瑶。
  “夏洛姐,你先喝点水,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林雪瑶连哄带劝,折腾一半天后,夏洛蒂总算安静下来,林雪瑶得了空,就先去浴室洗澡了。
  叶晴川瞅着四下无人,这时看见夏洛蒂周身似有魂力萦绕,不自觉自舔了舔嘴唇,突然很馋。
  馋什么?
  他无法形容那种感觉,只能将其归为渴望,就像蚊子看到鲜血会激发出叮咬的本能。
  回想一下,自从觉醒了幽冥魂脉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汲取过魂雾了。
  叶晴川试探地伸手拂了拂她的秀发。
  夏洛蒂没反应。
  于是叶晴川开始仔细端详面前这位已经30岁的女人,发现她皮肤特别白皙,如同是一个20多岁的妙丽女青年。
  细长的娥眉,
  秀挺的鼻梁,
  丰润的粉唇,
  尖削的瓜子脸上透着红晕。
  这个沉醉之中的女人,竟有种摄人心魄的美感。
  他心想,这该不会是伐毛洗髓了?
  修真者果然不能用外表来衡量年轻。
  叶晴川黑色指甲慢慢生长出来,打算偷偷汲取一点魂雾。
  “看够了没有?”夏洛蒂突然睁开眼睛。
  叶晴川吓了一跳,忙转过身来正襟危坐,“你没睡?”
  夏洛蒂把手放在额头上,轻轻拍了几下,醉醺醺地说,“脑子里晕晕的,眼睛也睁不开,你不用管我,睡觉去吧!”
  叶晴川讪讪地回了房间,坐在床边,心说好险没被她发现。
  魂雾这种东西就像管制品一样,牢牢地被修真势力掌控着,偶尔漏掉一点,你也未必能遇得上。
  没有魂雾,便无法修炼。
  想到这些,叶晴川不禁烦躁起来,这种红名黑户的日子,何时才是个头啊!
  接下来几天里,他真切地感受到了和美女同居的滋味。
  在这个家里,夏洛蒂的地位最高,林雪瑶什么都听她的,叶晴川感觉自己就像个上门女婿,什么都得干。
  没办法,美女一般是不干活的,尤其是富家千金。
  叶晴川只能是千依百顺,让干啥就干啥。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转眼已到了25日。
  这天,夏洛蒂谎称要去看望一位老师,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打声招呼就走了。
  叶晴川看她神色凝重,便猜到她应该是接到了城主的密令,要她去清理门户,剿杀叛徒甲天工,并追回两颗般若舍利。
  接下来的事,叶晴川不用想也知道,夏洛蒂一定会叛逃宗门,剩下他和林雪瑶可就倒血霉了。
  上演宿命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你,能否改变那悲剧的结局?
  叶晴川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为防止惊邪剑派狗急跳墙,他便以提前度蜜月为由,和林雪瑶坐上了飞往普罗旺斯的飞机。
  但这只是权宜之计,这里是浣月皇朝管辖的地界,李剑晨虽然不敢到这里来抓人,可你躲得了一时,难道还能躲得过一世?
  叶晴川心里很清楚,只要李剑晨一天没抓到夏洛蒂,他和林雪瑶就一日不得安宁。
  下了飞机后,两人来到酒店,办理了入住手续。
  林雪瑶本来是打算开个双人间,不过叶晴川倒是正人君子了一回,坚持要开两个房间,将婚前不同房的约定贯彻到底。
  林雪瑶也没多想,她回到房间后就开始倒时差。
  叶晴川则是换上一套夜行衣,披上了黑色斗篷,心念一动,便不见了踪影。
  浣月依旧在黑黝黝的森林边缘徘徊,河水不时地向上泛着银光,没有一丝风息。
  然而树梢微微摆动,林荫道旁的树木和恍如幽灵的雕像在其间投下长长的捉摸不定的影子,喷泉吐水,沙沙声十分奇妙地穿过广阔寂静的夜。
  一道红色魅影正在林间疾速飞掠。
  夏洛蒂已经逃往了好几天,根本不知道哪里才是安全的。
  此刻她也开始后悔了,自己不该一时冲动,对祖佛舍利起了贪念,这会将自己置于万劫不复之地。
  而在这几天里,她也能够感觉到,自己被人盯上了。
  那个人始终在她不远的地方,每次都是凭空出现,又突然消失,行如幽灵鬼魅。
  夏洛蒂想不通的是,那人始终没有对她出手,似乎只是跟着她,监视着她。
  突然,
  夏洛蒂伸手抓住一颗树干,身形一转,风衣飘舞间便已卸去身体惯性,祭出剑来。
  “谁?”
  她抬起头,深深凝眸。
  在前方一颗参天古树,正伫立着一个幽幽魅影。
  “呵,妹妹这么急,是想去哪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