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里有魔气 > 第8章 终极抉择

  李剑晨和夏洛蒂穿过一扇扇石拱门,眼前一处换一景,假山突兀嶙峋,雕石玲珑诗意。
  满园都是花繁草茂的华丽,出水芙蓉的韵美。
  夏洛蒂不禁暗叹,真是一处世外桃源,远离了都市的喧嚣,竟别有一番超脱世俗的意境。
  “在十大门派中,有四个御剑大派,门下修士皆是乘风御剑,其中悯生剑派、碧水剑派、诛仙剑派都有各自的镇派之宝绝世神兵,唯独我惊邪剑派徒有其名,你知道这是为何吗?”
  “您之前不是说,惊邪神兵一直下落不明吗?”夏洛蒂不加思索道。
  李剑晨脚步微微停顿,“没错,你记住,找到惊邪神兵,便是我惊邪剑派所有门徒毕生的使命!”
  “是,徒儿明白!”夏洛蒂小心应道。
  “你现在还不是我的信徒!”李剑晨莞尔道,“你可知,何为信徒?”
  “信仰某一主义、学派、主张或某个人的人?”夏洛蒂迟疑地问。
  李剑晨好整以暇地说,“我们修真之士,要将‘幽冥魂脉’传承下去,并不是依靠血缘和宗亲,当修罗找到信徒之后,会将其带回蓝星,赐予信徒与自己相同的魂脉回路和魂印,这个仪式就叫做赐印!
  赐印之后,你跟我之间将会建立一种精神的连接!”
  他转过身来,拈起夏洛蒂发丝上一片花瓣,专注地看着她,“我们不是血缘家族,但从此以后我们是精神家族,拥有相同的魂脉回路,你要誓死效忠于我,哪怕有一天,你的修为超过了我,我也能够随时收回魂印,废了你的修为,明白吗?”
  “明白!”夏洛蒂小声道,“这是不是意味着,信徒永远要受制于给他赐印的人?”
  李剑晨轻叹一声,继续前行,“这个规则不是我定的,上至神界神尊,下至普通修士,皆是如此,谁也无法打破这个规则,除了传说中的那个人!”
  “谁呀?”
  “原始神尊的第十位信徒:繇!
  也就是那位传说中的魔君!”李剑晨随口说道。
  “那我成为修士之后,是不是也可以给人类赐印?”夏洛蒂问。
  李剑晨的解释是,这种‘赐印’是由上而下的,但是为了控制修士的数量和品质,各派规定只有三劫修罗才有资格向人类赐印。
  如果有三阶以下的修罗私自向人类赐印,那么赐印者与信徒都将成为‘红名’,人人得而诛之。
  看到这,叶晴川心里一惊。
  他的‘魂印’是游戏给的,自己岂不是成了黑户?
  他紧张地看了下去。
  夏洛蒂将这个告诫记在心里,想着等自己成为了三阶修罗,再给林雪瑶赐印,这样一来两人都可以永生不死了。
  但李剑晨一句话就让她如坠冰窟,“我当初从修士修成三劫修罗,足足用了八千年的时间!”
  夏洛蒂笑容僵着。
  呵呵,
  八千年……
  不用这么久,恐怕林雪瑶连八十年都活不到,根本不可能等到自己修成三劫修罗的那一天。
  李剑晨又问,“你可知,修真者炼体,境界几何?”
  “不知道,请主上赐教!”
  “我们修真者的境界可为三期,即空冥期、太虚期和恒寂期。
  每一期为三等九劫,
  最低等一劫修士,二劫修士、三劫修士,
  然后便是一劫修罗、二劫修罗、三劫修罗,修到三劫阿修罗王方可飞升仙界,进入太虚期的修炼,从一劫到三劫散仙,从一劫天仙修炼至三劫玄仙,那时便可进入恒寂期,从天神修至神皇,直至成为神尊,那将需要亿万年的时光和造化!”
  说到后面,李剑晨感叹道,“悟道修禅明本性,人生几何也匆匆,修真这条路,切勿急于求成,我等吸收魔气炼体,一步踏错,便会走火入魔,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人世间的七情六欲,最好不要再沾半点!”
  “是,谨遵主上教诲!”
  ……
  接下来就是‘赐印’和‘择堂’了。
  在叶晴川的一次次选择下,夏洛蒂完成了所有仪式,正式成为惊邪剑派的一名修士,一劫阿修罗王李剑晨的第七位信徒。
  ‘择堂’就是选择一个堂口,相当于你加入公司后要选择一个部门。
  一个门派主要分为‘外务司’和‘内务司’,在李剑晨这个城主上面,还有两位司命,司命上面才是掌门。
  而外务司的修士往往要行走在第一线,直接面对江湖上的刀光剑影,比如《执刑堂》和《枢密堂》。
  内务司下辖许多‘职能’部门,修士们从事相对安全的工作,如《宗人堂》和《护法堂》。
  叶晴川帮夏洛蒂选择了外务司的《执刑堂》,这一堂的修士主要负责缉杀门派中的‘叛徒’和‘红名’。
  当然,他这样选择也是做了充分考量的。
  万一你哪天暴露了,
  你成了被惊邪剑派追杀的‘红名者’,
  落在夏洛蒂手里,你总好过落在旁人手里吧?
  毕竟夏洛蒂的命运可是叶晴川一手缔造的,这层关系里就透着亲切。
  这一年,夏洛蒂十四岁!
  画面逐渐变黑,屏幕上出现提示:十年之后!
  一晃十年过去了。
  叶晴川心里有些期待。
  都说女大十八变,你猜夏洛蒂会变成什么样子?
  黑暗,从树林深处呼啸着三对男女的身影。
  他们拼命地狂奔着,周围的景物在疯狂地颠簸着。
  叶晴川死死地盯着屏幕,努力分辩着哪一个才是夏洛蒂。
  也就在这时,一个红色魅影腾空飞来,从那六个人头顶掠过。
  “受死!”
  一声清喝,红色魅影落在六人面前,一双红色高跟鞋稳稳地踩在地上,回身就是一道剑气纵横,几颗‘圆子’血喷落地。
  “这位姑娘,我们已经被废了魂印,何以赶尽杀绝?”一男子哀求道。
  “你们私自赐印,本就该死,今日我放过你们,我便无法向主上交待,受死吧!”
  说话这女子面容冷艳无暇,身穿一袭红色风衣,修身毛衣衬着一双黑丝美腿,手中明晃晃的长剑滴着血。
  她究竟是何人?
  “她是执刑堂的人,二劫修士,我们快跑啊!”
  幸存者调头往回跑,反被女人追上来杀得好不凄惨,惨叫声不绝于耳。
  就在这刀光剑影中,屏幕上被溅出一道道血痕。
  叶晴川看得瞠目结舌,叹为观止。
  片刻功夫,女人脚下已然尸枕狼藉,画面美得令人不敢直视。
  “唰唰唰……”
  树林中又飞来五个黑衣魅影,她们齐声称道,“香主大人,属下来迟!”
  “把这里处理干净,不要留下任何痕迹!”
  言罢,女人将手中长剑收入空间戒指,化作一缕红色魅影,眨眼间已投入树林深处。
  叶晴川总算看出来了,这女子赫然正是夏洛蒂,如今已是惊邪剑派二劫修士,外务司下辖‘执刑堂’一名香主。
  回想她狠辣冷酷的模样,恐怕就算李莫愁再世,也不过如此吧?
  你说,这条黑丝大腿还能抱得住吗?
  随着剧情的推动,电影开始展现这个女人在都市生活中的一面。
  她就像那部电影《东方三侠》中的女飞侠一样,即使摘下面具后,也难以掩饰个性独立的人格底色,霸道中又有几分小女儿家的娇媚柔情。
  总结下来,长大后的夏洛蒂就是一个典型的‘御姐’。
  但是毕竟在血雨腥风的江湖中历练了十年,其实她并没有表明那么坚强,内心反而是孤独的。
  这一点从她对属下的冷淡和傲慢,就能借一斑而窥全豹。
  在生活中,似乎除了林雪瑶之外,夏洛蒂也没有其他可以亲近的人了。
  她是有多寂寞?
  而这一年,林雪瑶十七岁,已经上高三了。
  这天夜里,窗外刮起了寒风。
  两个女人躺在一场床上,尽管窗外寒风呼啸,叶晴川却能清楚地听见她们的呼吸。
  在这静谧中,仿佛还有一种无声悸动。
  “我还是回自己的房间吧!”林雪瑶枕着自己纤细的手臂说,“如果这样能让你感觉自在一些!”
  “我们都一起睡十几年了,真要不自在的话,也不差这一天!”夏洛蒂背对身旁的少女,紧紧攥着床单。
  “你干嘛要背对着我呀!”林雪瑶推了她一把,娇嗔道,“陪我说说话不好吗?”
  “你说吧!”夏洛蒂依然侧着身。
  她不敢面对林雪瑶,只是害怕自己身上的血腥气,玷污了这纯洁的灵魂。
  “姐姐,你有没有特别喜欢的男孩子?”
  “没有!”
  “难道你一辈子都不嫁人了吗?”
  “我怕我嫁人了,晚上就没人抱着你睡了,你会做噩梦的,小傻瓜!”
  林雪瑶吃吃地笑笑,“那可不一定,想抱着我睡的人多着呢,我前天带你见的那个男生……你觉得怎么样?”
  “哪个男生?”
  “就是叶晴川啊,你还说他看着挺干净的!”
  叶晴川眼睛一亮,我去,竟然还有我的戏份?
  他在心里合计了一下,这个时候的自己应该上高二了,难道自己会和林雪瑶碰撞出什么火花?
  这并不是异想天开。
  他已经不是那个孤儿‘李明’了,这个人生无疑是辉煌的,是充满无限可能的,未必会输给那个渣男富二代曹磊。
  “姐姐,你知道吗?”见夏洛蒂没反应,林雪瑶特神秘地说,“叶晴川今天跟我表白了!”
  “哦,是么!”夏洛蒂转过身看她,“你喜欢他吗?”
  林雪瑶点点头,把玩着自己的一缕秀发,娓娓地说,“跟他在一起会让我感觉很惬意。
  但是我爸妈更喜欢曹磊,你说,我应该怎么选呀?”
  1.【撮合叶晴川】
  2.【撮合曹磊】
  看到这两个选项时,叶晴川激动得差点跳起来。
  原来自己林雪瑶中意我?
  但,你还记得林雪瑶是怎么死的吗?
  他眼眸中似有奇异的光。
  既恐怖,
  又愤恨。
  叶晴川昨天刚参加过林雪瑶的丧礼,他不会忘记这个女孩子,是被曹磊那个渣男未婚夫给杀害的,还将尸体藏在冰柜里。
  如果这个选择可以改变你们的命运,
  那么,
  你要如何才能拯救这个女孩子?
  在倒计时的最后一秒,叶晴川做出了他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