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里有魔气 > 第5章 红萝卜

  夏洛蒂被吓坏了,站在那里手足无措,
  看着花容失色的女主角,叶晴川的手心也攥了把冷汗,心说这游戏有毒吧,怎么全是恐怖剧情。
  这时,屏幕出现三个选项。
  1.【将玩具屋藏在床底下】
  2.【用布将玩具屋遮住】
  3.【将玩具屋丢掉】
  这可是闹鬼事件,它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将玩具屋藏起来显然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叶晴川第一时间排除了12选项,选择了【将玩具屋丢掉】。
  于是夏洛蒂用桌布将玩具屋包起来,穿着她的小皮鞋,蹬蹬蹬地跑到楼下,将玩具屋丢在了垃圾箱旁边。
  她还踢了一脚,“哼,看你再吓唬我。”
  走了两步,夏洛蒂又回头,“它不会回来找我吧?”
  她越想越害怕,赶紧跑回家了。
  晚上,夏洛蒂将所有的灯打开,又把床下检查了一遍,一切正常后,才长吁一口气。
  睡觉前,夏洛蒂走向浴室,给浴池放了水,
  一条白皙的玉腿迈进水池,镜头缓缓上移……
  叶晴川屏住呼吸,瞪圆了眼睛,目光也随着镜头向上移动……
  画面一转,夏洛蒂疲惫的躺到床上,渐渐进入了梦乡。
  叶晴川也是无力吐槽,一到重要的剧情就“画面一转”,这胡乱删减糟蹋好电影的臭毛病跟谁学的?爱奇艺吗?
  差评!
  观影体验太差了!
  梦中,
  夏洛特发现自己出现在了玩具屋里。
  大头儿子缩在墙角,一家人抱在一起瑟瑟发抖,惊恐地盯着厨房。
  夏洛蒂的心一阵抽搐,也紧盯着厨房,惊恐地等待。
  “咯吱——”
  突然,厨房的门打开一道缝隙,仿佛是灯光瞬间变暗。
  一股奇异的香气飘过来,夏洛蒂急促抽动着鼻子,能够分辨出是一股肉香味。
  可这肉仿佛没有煮熟,又生又腻。
  她打开窗子,试图找出肉香的来源,可窗外是她的房间。
  夏洛蒂惊讶地发现,自己被困在这个玩具屋里了。
  她还在玩具屋里看见了床上睡觉的自己。
  这时,气味越来越浓郁了。
  夏洛蒂战战兢兢地走进厨房,但里面什么都没有,气味显然不是来自这里。
  她呆呆地站在厨房里,脑海中闪过一个怪异的感觉:人幼,这是人幼的香气。
  虽然没有吃过人幼,可她心里却有这样一个念头:人幼一定就是这种味道。
  夏洛蒂回过头来,看见围裙妈妈正指着自己,脸上凝固着焦急的表情。
  与此同时她也发现,香气正是从她自己身上发出来的。
  夏洛蒂手脚发凉,惊恐万状,欲逃出这个房子,又不知该去哪里。
  那肉香,飘了一夜……
  蓦地,
  夏洛蒂从梦中惊醒,看到自己还躺在床上,而那个玩具屋子还摆在那里,她不由得松了口气。
  “啊?”
  玩具屋……
  玩具屋……
  我明明已经把它丢掉了,怎么可能……
  夏洛蒂猛地甩过头去,吓得她差点喊出声来。
  没错,
  那个玩具屋又回来了。
  夏洛蒂下了床,光着脚丫战战兢兢地来到柜之前,向玩具屋里看去。
  里面光线很暗,
  她紧张的厉害,感觉有东西正伏在黑暗处,要扑上来撕咬她。
  夏洛蒂深吸一口气,伸手推开小窗户,
  玩具屋里的景象让她目瞪口呆。
  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缩在墙角,围裙妈妈伸手指着厨房的方向,脸上凝固着焦急的表情。
  似乎,一切都和昨晚的噩梦一样,她确实进过那个屋子,闻到过奇怪的肉香。
  夏洛蒂浑身寒毛耸起,神情惊恐。
  1.【将玩具屋丢掉】
  2.【给大头儿子一家放个守护神】
  叶晴川首先排除了第一选项,这是一个阴魂不散的玩具屋,你根本不可能把它丢掉。
  于是他选择【给大头儿子一家放个守护神】。
  夏洛蒂房间里有很多手办,为了帮助大头儿子一家抓鬼,她伸手就拿起黑猫警长的玩偶放进屋子里。
  然后,
  她从睡衣里取出十字架项链,扣在掌心里默默祈祷,“黑猫警长,你是森林警察,你一定要保护我,保护大头儿子一家!”
  但黑猫警长真的能消灭那个可怕的鬼婴吗?
  夏洛蒂忐忑不安地回到床边,开始换起了衣服。
  等她穿好衣服,赶紧走过来查看结果,发现黑猫警长举着手枪,正带领大头儿子一家寻找鬼婴。
  夏洛蒂松了口气,看来这个守护神还是有点作用的。
  “宝贝,起床了吗?”房门外传来母亲的声音。
  夏洛蒂答应一声,就下楼吃饭去了。
  这顿饭吃得心不在焉,她匆匆丢下筷子,跑回房间,心里牵挂着大头儿子一家的安危。
  可是当她来到玩具屋前,却看见黑猫警长尸首异处,瘫倒在楼梯上。
  大头儿子一家人更是惊慌失措,围裙妈妈举着平底锅,小头爸爸拿着黑猫警长的手枪,拼命保护着他们的孩子。
  叶晴川叹了口气,为黑猫警长默哀了三秒钟。
  看这情形,恐怕得葫芦娃七兄弟合体,再加上奥特曼家族才能镇住这只鬼。
  夏洛蒂围着玩具屋转了一圈,满屋寻找着鬼婴的踪迹。
  玩具屋一共才那么大,她用手电筒照了一圈,连个鬼影子都没看到。
  然而就在这时,夏洛蒂发现大头儿子一家人全都站在窗口,一起指着她的身后。
  夏洛蒂心头一沉,眼睛下意识地往身后瞄。
  窗帘很厚重,房间里很暗,窗外的一缕灯光射进来,可以清晰看到床头的柜子。
  那柜子上竟然真的趴着一个婴儿,满脸血污,正在那一缕光路中静静地盯着她。
  夏洛蒂血向上涌。
  “啊!”
  一声惊叫,打破了宁静的清晨。
  夏洛蒂的母亲闻声赶来,安慰了被吓坏的女儿,她还特意去看了一下那个玩具屋,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夏洛蒂有苦说不出,她可以肯定自己经历的一切不是幻觉,却没有人愿意相信她。
  甚至,满屋子的动漫玩偶,都不能带给她一丝安全感。
  如果换做是你,你该怎么办呢?
  1.【找邻家小妹作伴】
  2.【将玩具屋送给邻家小妹】
  叶晴川犹豫了两秒,只用一秒的时间做出了选择。
  丢是丢不掉了,只能给它找个新的宿主。
  嗯,死道友不死贫道,叶晴川选择了将玩具屋送给邻家小妹。
  缺德不?
  没办法,谁让夏洛蒂是女主角呢?
  基本上在恐怖电影中,有光环的主角就是天煞孤星,身边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
  叶晴川想当然的以为,人类之所以会互相残杀,大概都以为对方是主角吧……主角不死,大家都得嗝屁!
  夏洛蒂在屋子里纠结地走来走去,似乎一时还下不了决心。
  我们一生中要做出无数选择,就是这大大小小的选择,构成了我们人生的基本框架。
  但这些选择是如何做出来的呢?
  俗话说,性格决定命运。
  不同性格的人在面对同一件事情时,做出的选择也不尽相同。
  而这款游戏最大的亮点,就在于屏幕上的选择不是随便编出来的。
  它们正是基于角色性格的特质,对世界的认识以及人生阅历,从而才形成了给玩家的各种选项。
  夏洛蒂的踌躇和纠结,似乎也再诠释这个女孩子心底的纯良。
  不过玩家已经做出决定,她最终还是打包了玩具屋,心事重重地敲开了隔壁邻居的门。
  “姐姐!”
  开门的是一个小女孩,梳着双马尾,怀里抱着一个洋娃娃。
  这女孩七八岁左右的模样,看起来特别可爱,“姐姐,你来找我玩吗?”
  “对、对啊!”夏洛蒂下意识将玩具屋藏在身后,慢吞吞地走进屋内,“雪瑶,你妈妈呢?”
  “妈妈出去买菜了!”女孩说,伸手指着她身后的玩具屋,“这是什么东西呀?是送给我的吗?”
  “哦,这个……嗯……”夏洛蒂支支吾吾,她将玩具屋放在地上,神色中充满了恐惧。
  在那深入灵魂的恐惧中,还有几许不忍。
  屏幕外面的叶晴川嘴一直张着。
  他竟然在这个游戏中看到了自己的梦中女神,那个已经死去的学姐——林雪瑶!
  而且还是七岁时的林雪瑶。
  喂,刚才是谁说死道友不死贫道的?
  叶晴川恨不能将这部手机给吃了。
  他真不明白老天为何如此钟情于开他的玩笑:想保住夏洛蒂就要牺牲林雪瑶,想保住林雪瑶就要牺牲夏洛蒂!
  然而他已经选择了前者,此刻肠子都悔青了。
  最坑的是,这款游戏没有回档的功能,这就意味着它不会给玩家重新选择的机会。
  是的,悲剧一旦铸成,是无法挽回的!
  剧情中,夏洛蒂将玩具屋放在一边,陪着林家小妹说起话来。
  叶晴川从她们的对话中得知,原来,夏洛蒂和林雪瑶是邻居,两家之间就隔着一面墙。
  夏洛蒂家里是做生意的,而林雪瑶的爷爷是退休高干,所以平日里两家来往得也比较近。
  不知不觉,已经傍晚了。
  夏洛蒂在林雪瑶家里吃了晚饭,虽然她还没有送出玩具屋,但心里是踌躇不定的。
  叶晴川也默默祈祷着,希望夏洛蒂别那么干,
  再给他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
  也给林雪瑶一次长大成人的机会……
  真的,上天对这个女孩子太不公平了。
  也许是叶晴川的祈祷感动了上天,
  又或是夏洛蒂良心未泯,在她临走前,屏幕出现了三个选项。
  1.【找邻家小妹作伴】
  2.【将玩具屋送给邻家小妹】
  3.【将玩具屋偷偷留在邻家门口】
  这一次,叶晴川果断选择了【找邻家小妹作伴】。
  夏洛蒂在林雪瑶面前蹲下身来,微微一笑,露出一对酒窝,“雪瑶,晚上来姐姐家睡啊,姐姐抱着你,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好呀,我最喜欢听姐姐讲故事了!”林雪瑶开心极了,跟妈妈打声招呼后,两姐妹就手拉着手离开了林家。
  到了晚上,两姐妹躺在一张床上.
  林雪瑶撒起娇来,非要夏洛蒂给她讲故事,不然睡不着。
  于是夏洛蒂就讲了一个故事,“从前有座山,山里有个庙,庙里有个缸,缸里有个盆,盆里有个碗,碗里有块肉,我吃了,你馋了,我的故事讲完了!”
  林雪瑶嘻嘻地笑了笑,央求着夏洛蒂再讲一个,要讲一个恐怖点的。
  叶晴川心里一沉,只怕这是在做大死啊!
  但这时他没有剧情的掌控权,只能继续看了下去。
  最后夏洛蒂拗不过小妹,就给她讲了一个‘熊嘎婆’的故事。
  这个故事发生在一个小村子里,
  村子外面森林茂密,古树繁多,野兽时时出没其中,有时晚上都能听到各种野兽的怪叫声,情景甚是怕人。
  这天母亲有事要出去一晚,临走时叮嘱两姐妹,“我走了你们要好好的看屋,今天我就不回来了,晚上姥姥会过来跟你们作伴的!”
  果然到了晚上,门外传来了姥姥的敲门声。
  姐姐给姥姥开了门,姥姥说自己正在生板疮,不能坐板凳,只能坐坛坛。
  姐妹俩就把里屋的一个空了的菜坛子搬来,让给外婆坐。
  屋里黑漆漆,只有炉子里的火发出一点微弱的亮光。
  姐姐不小心看见坛子里有条尾巴,忙问,“姥姥,坛子里有啥呀?”
  “可能是耗子在地洞里跑吧,它们也饿了啊!”
  姥姥叹了口气说,“哎,今天晚上你们两个哪个挨我睡哦,我可不喜欢让虱子咬,哪个身上的虱子少点就挨我睡吧。”
  姐姐觉得不对劲,就进里屋抓了一把酥麻放在衣兜里,把外衣脱下来,在火炉上抖了几抖,只听见哔哔啵啵的爆炸声。
  “哎哟,大闺女身上好多虱子喔,今晚你就别挨我睡了,小闺女挨着我睡吧!”。
  于是,妹妹与姥姥挨着睡炕头,姐姐睡在炕梢。
  半夜的时候,姐姐做了一个噩梦,梦见死了好几年的父亲回到家里,悄悄来到自己的床前,告诉她家里有熊嘎婆,让她赶快逃跑。
  姐姐一梦惊醒,就听见炕头有“嘎嘣咯嘣”的动静。
  姐姐问,“姥姥你吃什么呢?”
  “红萝卜,蜜蜜甜,咯嘣咯嘣咯嘣真好吃!”姥姥说。
  “姥姥,我也要吃!”姐姐说。
  姥姥递来一根胡萝卜,姐姐接过来一看,哪是什么胡萝卜啊,那分明是一截手指头。
  姐姐流着泪,知道妹妹是被熊嘎婆给吃了。
  她就床上爬起来,给院子里的灶台架上大锅,烧了一锅水。
  “姥姥,我给你烧了一锅肉,你出来吃吧!”姐姐冲屋里喊道。
  熊嘎嘣慢慢吞吞地走出来,姐姐趁它往锅里看时,一把将它推进了水锅里,为妹妹报了仇。
  这个故事在民间流传了很多版本,是大人专门吓唬小孩子的。
  林水瑶听后很害怕,于是夏洛蒂就抱着她,两姐妹很快睡了过去。
  睡梦里,夏洛蒂听到一个婴儿的哭声,声音真切凄惨,仿佛就在身边。
  夏洛蒂心里很害怕,意识却陷在无边的黑暗里,无论如何不能醒来。
  哭声渐渐停歇,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在她耳边说,“我肚子好饿啊。”
  “我肚子好饿啊”那个声音一遍又一遍的说。
  夏洛蒂绻起身躯,有东西从她腿边爬过去。
  床上响起了林雪瑶翻身的声音。
  那婴儿声音又从床上传过来,“你压我腿了。”
  林雪瑶又翻身,呼吸突然急促,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夏洛蒂全身紧张,想爬起来,却丝毫动弹不得。
  林雪瑶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在黑暗的夜里呓语道,“姐姐……姐姐……疼……我脚疼……呜呜……”
  继而,夏洛蒂听到了婴儿的笑声。
  “嘻嘻嘻……红萝卜,蜜蜜甜,咯嘣咯嘣咯嘣真好吃……”
  笑声飘渺恍惚,时断时续,持续了一夜。
  她听到林雪瑶在床上翻来覆去,嘴里一直喊着‘疼’……
  次日醒来,林雪瑶还在沉睡。
  夏洛蒂从床上坐起来,还在为昨晚的噩梦心有余悸。
  她轻轻掀开被子,看见床单上有一片血渍。
  随着她目光移动,瞳孔猛地一缩:林雪瑶的右脚血肉模糊,小脚趾竟然被咬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