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里有魔气 > 第22章 异悚

  不知过去多久,外面的血雾终于散去。
  似乎,一切都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大家走出神庙,只觉得天很高很高,云很白很白,浣月依旧那么柔和明亮。
  每个人脸上都流露出了劫后余生的喜悦。
  除了叶晴川这些外来的修真者!
  透过这些人脸上的喜悦,他们仿佛看到了悲哀。
  “前辈!”夏洛蒂扯扯叶晴川的衣袖,脸上表情古怪,心有余悸地盯着他的身后。
  叶晴川转过头来,
  他看见德军上尉向这边走来,嘴里叼着厌倦,身后跟随着他的九位士兵。
  叶晴川还算坦然自若。
  夏洛蒂的心理阴影面积是呈N次方增加的。
  他伸手握住夏洛蒂的肩膀,在她耳边轻声交待几句,“你问问这些人有什么打算,但是记住,千万不要提起我们看到过他们的尸骸,不要让他们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夏洛蒂点点头,心说大人真是英明,这种时候确实不应该节外生枝,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当下她走上前去,强忍着作呕欲吐的冲动,同上尉聊了几句。
  上尉脸上始终挂着热情的笑容,边向神庙外面走去,边和叶晴川挥手示意。
  每一位士兵都是如此。
  叶晴川看着他们,直到他们的身影渐渐变得透明,再也看不见了。
  夏洛蒂在他身旁说,“前辈,他们说刚才仓促之际,只顾着逃命,把坦克给丢了,所以他们要去找回坦克,尽快找到出路,好赶回斯大林格勒战场!”
  叶晴川听了,心里不知作何感想。
  雪诗诗婉然轻叹,幽幽说道,“有些人还在执著地寻找离开这里的出路,有些人已经忘记了过去的人生,与这座城融为一体,但是在下一次血雾蔓延过来时,神庙的钟声会不期而遇地响起,他们还是会不约而同地逃到这里……重复注定轮回的宿命!”
  叶晴川从这话中听出一丝伤感。
  “雪姑娘所言不错,我等和他们没有什么不同,都不过是韭菜罢了!”博白苦笑一声,话语中暗藏玄机。
  叶晴川一下子就明白过来。
  他头皮发麻,
  细思极恐!
  这座城不断地吞噬活人,
  活人终究是会死去的。
  但是……
  他们在死前分裂出来的犹幻身是不会消失的。
  有了这个假设,你会推导出一个骇人听闻的真相:有人不断制造恐怖的灾难,并以神明自居,而每当灾难来临时,这些散落各处的魔物和犹幻身便会响应钟声号召,跑来神庙避难,向那位神灵虔诚跪拜。
  这些信仰的意念源源不断,那位神灵就会变得更加强大。
  或者说,这就是一种极端的修行方式。
  叶晴川能想到这一点,其他修真者自然是早已了然于胸。
  众人几乎是不约而同地转过身去,凝视着那高台之上的红袍少女。
  少女也注视着他们。
  她只是提着灯笼,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些修真者,微微地笑。
  那笑容有些冷!
  嫣无双瞳孔一缩,骇然道,“你们看到她手上的灯笼了吗?那是用人皮做的!”
  闻言,叶晴川发散神识。
  他不知道这灯笼是不是用人皮做的,但他看到泛黄的灯笼上画满了诡异的图腾。
  “不错,双儿姑娘真可谓是心细如针!”博白手收回神识,一语道破天机,“那灯笼是她自己的皮!”
  叶晴川吃了一惊,立刻将神识集中在少女身上,透过那薄如蝉翼的层层锦绣,隐约看到这少女背上有着和灯笼一样的图腾。
  这可不就是用她自己的皮,缝制出来的灯笼吗?
  天呐!
  他越来越糊涂了,完全跟不上这些高手的节奏。
  叶晴川还在纠结这少女为何用自己的皮做灯笼,却听身旁的夏洛蒂惊呼道,“这么说,她早就死了,她也是犹幻身!”
  “不!”雪诗诗脸色凝重,断声说道,“是魔,古魔!”
  一听说这少女是古魔,众人神色骇然,就像此前听到‘青龙’转世时一样惊骇。
  古魔是什么?
  叶晴川想当然地以为,古魔即是远古时期就已然成魔,一直修炼至今……
  然后,
  他就不敢再想下去了。
  “青龙尊使,不若我们联手,拼死一搏,也许还有一线生机!”项央祭出剑来,他可不想变得和那些魔物一样,被这女魔头所控制,生不如死。
  “项兄,不可轻举妄动!”博白疾声喝止。
  这也提醒了叶晴川,当下对青雪二姬说道,“这魔头深不可测,尔等不可轻送人头,我们先离开此地,再从长计议!”
  “大人英明!”雪诗诗应道,赶忙与嫣无双交换眼色,护着叶晴川撤出神庙。
  事实上,除了项央那个莽夫,没有人想和古魔硬刚火拼。
  “司命大人,别看了,快走!”重伤的李剑晨拉了他一把,项央这才不甘地放下长剑,率领惊邪剑派的人手撤出神庙。
  刚走出门口,项央只觉得眼皮一凉,那手一摸竟然是血。
  ‘咯吱吱——’
  一阵冷风吹来,神庙的帷幔被吹得哗哗作响。
  但在那响声中,分明夹杂着另一个声音,一下一下地刺激着项央的神经。
  ‘咯吱吱——’
  然后,
  项央抬起头,
  ‘嘶——’
  在头顶的屋檐上悬挂着一个身体,
  眼球向外凸,
  脸色苍白,
  舌头还伸出了一截,硬硬地夹在双唇之间,像是一声无法收回的叹息!
  这不正是他自己吗?
  项央如同一尊雕塑般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哗啦!’
  尸体突然喷出一股子血来,淋了项央一脸。
  就在那一刻,项央神识中被塞满了恐怖的颜色,他缓缓地抬起手中的剑,双眼猩红,死死地盯着前方的人影。
  ……
  李剑晨此前受了雪诗诗重创,正被两个门人搀扶着,眼睛却一直盯着夏洛蒂。
  看到夏洛蒂跟在‘青龙’身边寸步不离,就像找到了新主子,他便觉得郁恨难平,心想必须得除掉这个叛徒,否则难解心头之恨……
  “啊!”
  正想着,李剑晨突然一声惨叫。
  你敢相信吗?
  你走路走得好好的,竟然莫名其妙被人从背后砍了一剑。
  “项司命……你、你伤我作甚?”李剑晨指着形如恶魔的项央,背上鲜血淋漓,疼得他龇牙咧嘴。
  众人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瞠目结舌,瞠目结舌。
  “他已经不是项央了,杀了他吧!”博白眼角抽搐,一声喝令,周围高手纷纷动手,向项央围攻过去。
  街道对面的叶晴川等人心惊不已,眼看着疯狂的项央狂笑不止,最后倒在众人的围攻之下。
  一个三劫散仙,就此殒命!
  雪诗诗提醒道,“大家务必要守住灵台清明,别被不干净的东西趁虚而入!”
  “是!”魔宗众人齐声应道,但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深深的恐惧。
  有了项央的前车之鉴,谁也不知道自己信赖的伙伴,会在什么时候从背后捅自己一刀。
  修真者尚且如此,凡人就更不必说了。
  叶晴川的心瞬间被莫名的恐惧所填满,转身之际,不经意间地一瞥。
  他骇然睁大了眼睛。
  在神庙的尖顶之上,林雪瑶正伫立在那里,眼神哀怨,七窍流出血来。
  叶晴川用力甩了甩头,凝聚神识,再看时,哪里有什么林雪瑶?
  在那昏黄的庙顶上,只有一个红袍女子,手掌灯笼。
  她目光幽幽,正看着他们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