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里有魔气 > 第20章 青龙

  “咳咳……呕……”夏洛蒂干呕不止,肝肠寸断,呛出眼泪来。
  她简直不敢想象自己究竟吃了什么东西。
  正是因为无法想象,才觉得细思极恐,头皮发麻。
  叶晴川比她强一点,虽然没有吃那些士兵的食物,但也受到了不小的心理冲击。
  他从乾坤清光韘中取出一瓶水,递给夏洛蒂,帮她顺顺背,“差不多就行了,没把你毒死就不错了,你现在把胃吐出来也没用啊?”
  “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夏洛蒂用力瞪他,如同一朵含嗔带俏的玫瑰。
  “我知道什么了?”
  “你知道他们都不是人,可你为什么不提醒我?”
  叶晴川觉得冤枉,“不是……你内心怎么这么阴暗啊?你要是个男人也就算了,你这么漂亮一个姑娘,我让他们把你害了,我图什么呀?”
  夏洛蒂不依不饶,“但你是有神识的啊,怎么会察觉不到呢?”
  “不管你信不信,我确实没有察觉到哪里不对劲!”叶晴川坦然说道,他虽有些屌丝习气,但在这种关乎性命的事情上,却是不敢麻皮大意的。
  见他不像在开玩笑,夏洛蒂抿着唇,思忖起来。
  忽然她娇躯一震,骇然地看着叶晴川说,“我明白了,到过这里的人都会死,他们死之前释放出的幽冥魂物就会变成魔!”
  你得知道,夏洛蒂指的“魔”,不是浣月皇朝那群自称魔族的修真者,而是真正意义上的“魔”。
  就像民间聊斋故事中,什么东西年头久了,都是会化形成精的。
  而幽冥魂雾是来自于人心里的贪、嗔、妄、执等意念,可以隐匿,可以成长,并随着意念的不断加强,成为犹幻身,继而进化成“魔”。
  不过大多情况下,单纯由意念凝聚成魔的概率很小,早在犹幻身刚形成之际就被打散炼化了,毕竟有那么多修真者虎视眈眈。
  但是,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听她如此这般解释,叶晴川恍然大悟,“这座城本身就是不存在的,是一个很邪门的地方,真要滋生出魔来,也不算乖悖违戾,难怪我的神识察觉不出来……”
  “呵……”夏洛蒂冷冷一笑,不留情面地说,“你察觉不出来,是因为你的神识太弱了,还以为你是什么高人,原来不过是一个三教九流的小人物,你跟了我那么多天,只是因为你打不过我,若非仗着你手中厉害的法宝,正好又被这座城吞噬进来,恐怕你早就死在李剑晨的剑下了,你应该感谢是这座城救了你!”
  “姓夏的,看在我救过你的份上,我奉劝你一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我跟你讲!”叶晴川铮铮冷语。
  “随便你怎么说吧,反正我们都会死在这里的!”夏洛蒂说,她理了理耳边的发丝,神情沮丧。
  本来以为这个人心肠不坏,虽然有些放浪形骸,但毕竟能护自己周全。
  现在看来,他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又如何救得了她呢?
  叶晴川也不与她争辩。
  要不是害怕暴露自己修炼的功法,叶晴川早就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一招移形换影大法,亮瞎她的眼睛。
  “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闻言,叶晴川猛地向右边甩过头去,只见李剑晨、项央一行人正朝这里走来。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好妹妹,我们又见面了!”
  夏洛蒂心肝儿一颤,向左转过身去,看见嫣无双、雪诗诗率领火云堂门人,正从另一边走来。
  空寂的古城街道上,两人背靠着背站在一起,看着两方修真者们合围过来,心底一片冰凉。
  真是冤家路窄啊,这些人竟然也被这座城吞噬了。
  “交出祖佛舍利,可免一死!”项央祭出剑来,神色贪婪。
  “你说交就交,也不问问我们浣月皇朝答不答应!”另一边,雪诗诗和嫣无双走上前来,面露杀气。
  眼前的局势有些棘手啊!
  叶晴川想着如何才能带着夏洛蒂脱身。
  而就在这时,夏洛蒂突然闪到一边,拿手指着叶晴川说,“般若舍利被他抢走了,两颗都在他身上,不关我的事!”
  卧槽?
  叶晴川差点吐血!
  你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尊驾!我们浣月皇朝无意与你为敌,留下舍利子,你可带着这位姑娘离开这是非之地,我们为你断后!”
  雪诗诗似乎看出来了,这个黑衣人对夏洛蒂有维护之意,便提出了这个交换条件。
  “就凭你们吗?”李剑晨立刻不干了,“你们今天谁都别想走!”
  叶晴川心中冷笑:好像你走得了似的!
  “逆徒,拿命来!”
  说时迟,那时快,李剑晨突然暴起发难,凌空斩出一剑威势,“火凤投云诀!”
  一声凤鸣,凰舞九天。
  从他剑端之上斩出一道剑气,化形为凤凰,直劈夏洛蒂而去。
  如果放走了夏洛蒂这个叛徒,他以后还有何脸面去面对宗门?
  而这一剑威势,足以彰显他数亿年修行之小成。
  夏洛蒂脸色苍白,眼神中只剩下绝望。
  然就在这时,
  叶晴川头脑一热,一个瞬间移动,将她推到一旁,但自己却已然来不及躲闪那招剑诀。
  “这是……移形换影?”雪诗诗惊诧一声,于电光火石间祭出了仙器锋花谪仙伞。
  叶晴川只觉得一道清影从头顶掠过,就看见雪诗诗迎身而上,竟生生将那一道剑气挡了下来。
  反手便是一声清喝,“暴雨天罗!”
  刹那间,
  锋花谪仙伞中的阵法催持而动,无数暗器激射而出,逼得李剑晨赶忙祭出魂力护盾。
  “啊!”
  在如此密集的攻势下,李剑晨很快败下阵来,摔进了一扇窗户里。
  看得叶晴川目瞪口呆,两腿发抖。
  真的,
  在电影上看修真者斗法,和在现实中完全是两回事。
  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有勇气的人。
  现在他才发现,原来逃跑也是需要勇气的。
  因为他没有勇气,所以跑不了。
  这时,击退李剑晨的雪诗诗从半空中翩然飘落,
  那优雅的身姿宛如仙女,长裙下一双高跟鞋稳稳的踩在地上,正好落在叶晴川身旁,吓得他腿更抖了。
  眸光一转,雪诗诗看到了他拇指上的清光韘,连忙施礼道,“雪姬见过长尊使青龙大人!”
  “(⊙o⊙)啥?”叶晴川愕然。
  在场所有人都不禁呆住,也包括夏洛蒂。
  其实在叶晴川施展移形换影大法的时候,她的大脑已经下意识地朝一个方向运转起来:此人大有来历!
  为什么说大有来历呢?
  她行走江湖十余载,此前虽然没接触过浣月皇朝的高手,但对一些魔宫秘法也有所耳闻。
  魔宫秘法历来诡秘,其中‘移形换影大法’更是出神入化,只有四大圣使这样的魔头才能修习。
  只是她不能肯定,此人会是四圣中的哪一位。
  听雪诗诗喊出了青龙的名号,夏洛蒂差点跌倒。
  东方圣使青龙,位居四圣之首,曾与魔君有过刎颈之交,死在他手上的修真者更是不计其数。
  你说可怕不可怕?
  十大门派的高手们也在骇然地看着叶晴川,不敢再轻举妄动。
  “乾坤清光韘!”李剑晨眯起眼睛说道,他口吐鲜血,也认出了那枚扳指,“实锤了,此人当真是青龙啊!”
  有点眼力的人都看得出来,那枚扳指赫然正是兵器谱榜上有名的仙器,乃浣月皇朝四大圣使之首青龙的独门法宝。
  “可是,传闻魔宫四使各个修为盖世,可比一劫神皇,但这四人都在神魔大战中战死了……”
  “难道……”
  十大门派高手面面相觑,议论纷纷。
  “双儿,长尊使轮转之身莅临凡间,还不过来见过大人!”
  被雪诗诗这声提醒,嫣无双也赶紧施礼,“青姬……恭迎长尊使大人莅临人间!”
  “恭迎长尊使大人!”火云堂堂主咬火,携众门人齐声参拜。
  “我是青龙?”叶晴川恍恍惚惚,指指自己的鼻子,腿抖得更厉害了。
  这是什么情况啊?
  你们比我还清楚我是谁?
  雪青二女对视一眼,雪诗诗说,“大人,日前书剑江山阁遗失一枚仙器,娘娘便已料到我皇朝先辈轮转之身莅临凡间,只是您的传承记忆还未完全觉醒,如果您不是青龙大人,放眼那么多宝物,怎么会唯独挑走了乾坤青光韘呢?”
  我对天发誓,我挑走青光韘只是为了不被人发现,把书剑江山阁当成自家后院,并且时常光顾,想偷什么就偷什么。
  当然,这话叶晴川是不敢说出来的。
  当下他腿也不抖了,昂首挺胸,负手而立,“不错,我……本座虽然想不起太多事情,但觉得这枚青光韘似有感应,这才不告而取!”
  嫣无双心思缜密,仍有些惊疑不定,于是小心翼翼地旁敲侧击,“恕双儿斗胆一问,大人既然修得移形换影秘法,又寻得乾坤青光韘,为何不找娘娘问清前尘往事,反而纡尊降贵,隐于世俗?”
  这对叶晴川而言是个非常大的考验,关乎着他和夏洛蒂的性命。
  “嗯……”叶晴川沉吟片刻,忽然举头望月,竭力做出一副便秘的表情,“满堂花客三千醉,一剑霜寒十四州,我不在江湖,江湖仍有我的传说,但我已然厌倦了这血雨腥风,不想再过刀光剑影的日子,故此隐姓埋名,亦不再过问世事纷争,只是不忍看夏姑娘瘗玉埋香,这才动了恻隐之心,于暗中出手相助!”
  此话一出,嫣无双一时也找不出破绽。
  夏洛蒂心情复杂,感动得热泪盈眶,断冰切雪般地说,“承蒙前辈高看,此恩无以为报,日后若有吩咐,晚辈虽力有不逮,定当万死不辞!”
  “这个,不提了!”叶晴川摆摆手,虽然心里很慌,但脸上一派从容。
  夏洛蒂太激动了,有了这条结实的大腿,就是投靠了浣月皇朝也能吃得开。
  叶晴川却想:你给我先等着,一枚冥阴白骨符送给你!
  魔宗这边突然多了一位转世的大魔头,十大门派那边可就慌了。
  “慌什么!”
  这时一个脸皮白净的书生站了出来,“他是青龙又如何,前世再怎么厉害,如今已是轮转之躯,能有一层修为就不错了,我们人多势众,鹿死谁手还难说呢!”
  这人虽然不怎么出头,但身份地位要比项央高得多,乃是盟主金无极的天府幕僚,江湖人称‘书生剑’博白!
  在他的鼓舞下,十大门派这边撸胳膊挽袖子,似乎找回了自信。
  而魔宗这边也在摩拳擦掌,血战一触即发。
  叶晴川的神识也敏锐地察觉到,自己被好几道目光锁定住了。
  “大人,您带夏姑娘先走,这里有我们!”雪诗诗挡在前面,毕竟青龙尊使身上有两枚祖佛舍利,且不说能不能离开这座城,但无论如何不能让他有任何损伤。
  “你们多加小心!”
  叶晴川象征性地提醒道,然后就拉起夏洛蒂的手,玩命地狂奔起来。
  他们前脚刚走,身后便打得热火朝天,闪电霹雳。
  突然,天色昏暗下来。
  原本蓝色梦幻的浣月渐渐出现一片月冕,猩红如血,并且不断的扩大着。
  “这是什么情况啊?”
  叶晴川看着这风云巨变的骇人天象,心底生出了末日的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