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里有魔气 > 第18章 人生如戏

  叶晴川没想到这女人如此桀骜不驯,身中蛊毒,竟然还想逞凶耍狠。
  当下他心念一动,瞬移开去。
  夏洛蒂一剑刺空,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移形换影大法?”
  “叮!”
  一声脆响,在叶晴川消失的一瞬间,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她拿起一看,竟然是一枚扳指,“乾坤青光韘?”
  “那、那是我的!”身后的叶晴川急忙说。
  夏洛蒂猛地回过头,骇然地看着叶晴川,却不敢再轻举妄动。
  她行走江湖十余载,虽然没接触过浣月皇朝的高手,但对一些魔宫秘法也有所耳闻。
  魔宫秘法历来诡秘,其中‘移形换影大法’更是出神入化,只有四大圣使这样的魔头才能修习。
  而这枚扳指赫然正是兵器谱榜上有名的仙器,乃浣月皇朝四大圣使之首青龙的独门法宝。
  夏洛蒂有些糊涂了。
  还以为叶晴川是潜藏在自己身边的魔宫小贼,不成想此人大有来历。
  “前辈……可是浣月皇朝东方圣使,青龙?”
  叶晴川听得一愣,又见夏洛蒂脸上有畏惧逃离的神色,便知这青龙是个人物。
  “……不错,鄙人正是青龙!”叶晴川朗声应道,虽然心里很慌,但脸上一派从容。
  “啊?”夏洛蒂诚惶诚恐,忙躬身行礼,“晚辈方才造次,还望尊使恕罪!”
  叶晴川暗暗奇怪,十大门派和浣月皇朝历来有着极深的门户之见,门下修士绝不允许结交。
  而此刻夏洛蒂竟然对一个魔徒恭敬有加,可见这青龙确实是个大魔头。
  “罢了,我不怪你,平身吧!”叶晴川摆摆手道。
  夏洛蒂惊疑不定,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前辈,恕晚辈斗胆一问,传闻魔宫四使各个修为盖世,可比一劫神皇,但这四人都在神魔大战中战死了,而且,您既是如此厉害的人物,为何还要纡尊降贵,隐于世俗,还拿我这个草芥后辈消遣……”
  说到后面,她越来越困惑此人的身份,怎么都无法将叶晴川和魔头联系在一起。
  “嗯……”叶晴川沉吟片刻,忽然举头望月,竭力做出一副便秘的表情,“满堂花客三千醉,一剑霜寒十四洲,那一战我肉身虽毁,然神识未灭,借尸还魂侥幸苟活下来,但已然厌倦了江湖,不想再过刀光剑影的日子,故此隐姓埋名,亦不再过问世事!”
  这一番话说出来,听得夏洛蒂满心沧桑,不禁婉然轻叹,“前辈说的是,这样的江湖,确实不值得留恋,晚辈也是身不由己,时常为此苦恼!”
  夏洛蒂忽然又问,“可是,前辈既然已经超然物外,隐世这么多年,为何还要对晚辈种下这阴邪蛊毒?”
  “……”叶晴川眨眨眼睛,只得斟词酌句,继续往下编,“昨日我夜观星象,算出你或有一劫,看在吾妻雪瑶的面上,不忍你瘗玉埋香,令她伤心,这才动了恻隐之心,想救你渡过此劫,又恐你泄露我的身份,扰我清静安宁,故此种蛊,实属无奈,望你守口如瓶,将我之事,不足为外人道也!”
  “是,请前辈放心,晚辈绝不会泄露有关您前辈身份的半句话,如违此誓,天打雷劈!”夏洛蒂信誓旦旦,只觉得过去那个凡人叶晴川的形象,一下子变得高大起来。
  哈哈!
  没想到吧?
  你身边竟然隐藏着一位绝世高人,这不就是一条结实的大腿吗?
  有了这条大腿,自己就不必再受李剑晨的控制了。
  “很好,你是个聪明的小姑娘,我很欣赏你!”叶晴川走过去,拍拍这个比自己大八岁的女人的肩膀,又将祖佛舍利的事大概说了一下,让她早做准备。
  夏洛蒂感激之情溢于言表,断冰切雪般地说,“承蒙前辈高看,此恩无以为报,日后若有吩咐,晚辈虽力有不逮,定当万死不辞!”
  叶晴川点点头,淡淡地道,“小夏啊,今夜之事,就当没发生过,你我还像从前那般相处吧!”
  “是,晚辈明白!”
  叶晴川看着倒在地上的林雪瑶,正伸手要将她抱起来,不料夏洛蒂抢先道,“前辈,您去休息吧,我来就好!”
  叶晴川本来还抱着林雪瑶睡一晚上,被她这么主动抢了去,只好无奈作罢。
  回到房间,叶晴川不由得松了口气,发现手心沁满冷汗。
  这个逼装的,真心不容易啊!
  不过好歹是将夏洛蒂给唬住了,看来青龙这个身份也得用下去。
  可是以后怎么办呢?
  叶晴川一时也没有太多想法,只能先把般若舍利夺到后,走一步看一步吧。
  第二天吃饭的时候,林雪瑶早已将昨晚的事忘得一干二净,就发现夏洛蒂有点不对劲。
  按照三人在家里的地位,夏洛蒂应该算是老大,林雪瑶次之,最后才是叶晴川。
  但是今天就不一样了。
  她不但亲自盛饭,还将第一碗饭端给叶晴川,言谈话语中还透着一丝嘘寒问暖。
  这让林雪瑶不禁怀疑,这两人不会有了奸情吧?
  但这只是表面上的恭谨,私下里,夏洛蒂对叶晴川可谓是千依百顺,让干啥就干啥。
  白天她汲取来的幽冥魂雾,要分一半给叶晴川,只盼着把这位大魔头伺候舒服了,突然一高兴,给自己传点什么绝世功法或是仙器法宝,俨然是把他当成了自己的靠山。
  而叶晴川则是抓紧修炼,将幽冥魂雾转化为魂力,试图在最短的时间内打通任督二脉,奈何进度缓慢,连一个学位都没冲开。
  他也知道这事是急不来的,夏洛蒂打通一脉就用了十年,所以干着急也没用。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转眼已到了25日。
  这天,夏洛蒂果然接到了城主的密令,要她去清理门户,剿杀叛徒甲天工,并追回两颗般若舍利。
  两人商定计划,由夏洛蒂去抢夺舍利。
  为了防止惊邪剑派狗急跳墙,叶晴川便以旅游的名义,将林雪瑶送上了飞往普罗旺斯的飞机。
  闵江机场,叶晴川亲眼看着林雪瑶乘坐的飞机升上天空,这时腰间的传声玉忽然震动起来:前辈,舍利已到手,后面有抢人在追我。
  “莫慌,我这就去接应你!”叶晴川用神识传话过去,走到一处僻静角落,整个人凭空消失了。
  上演宿命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你,能否改变那悲剧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