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里有魔气 > 第15章 悟了

  “糟了,上当了!”抢到戒指的项央大叫一声,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
  众人一时震骇,都纷纷停手。
  叶晴川正疑惑时,电影回溯了一幕细节:原来早在之前,夏洛蒂就将戒指掉包了,她丢出去的其实是甲天工的戒指。
  “啧啧,这就是移花接木,元歌都没你秀啊!”看到众高手气急败坏的样子,叶晴川为夏洛蒂暗暗点赞。
  众人得知上当后,立刻又追赶上来。
  李剑晨冲在最前面,已然看到夏洛蒂不可能回头了,但此人身上却怀有祖佛舍利,若被她投了浣月皇朝,自己的脸面可就丢大了。
  当下他心念一动,双手结印,将夏洛蒂的幽冥魂脉给废了。
  夏洛蒂已经带着林雪瑶飞出老远,突然魂力尽失,娇呼一声,两人便从天空栽落下去。
  “记得本座曾告诫你,你的魂印是本座赐予的,你怎敢背叛本座?”李剑晨杀气腾腾,两道剑气激射而至,“孽徒,受死!”
  半空中,两个女子犹如风中残蝶一般坠落。
  夏洛蒂口中狂喷鲜血,胸骨已尽数碎裂,在意识完全消失前,她看见了狂风中林雪瑶苍白的容颜。
  “一切都将烟消云散了,雪瑶,对不起,是我连累你……只是就这样死了……到底……心有不甘呐!”
  她在身体不断下坠之际,这般幽幽地念着……
  画面一黑,在叶晴川那失望的眼眸里,倒映出‘章节完成’四个字。
  「获得积分:100分」
  「本次推演过程及结果已经上传至未来时空,生成时间为:3600秒」
  「开始生成,章节已经归入历史库」
  叶晴川放下手机,纠结地攥着头发,始终想不明白究竟在哪个环节选错了,结果推演出这么个狗屎结局。
  幸而他在现实中还有机会改变结局,虽然只有一次机会。
  可是,你手无缚鸡之力,格了好几天,连根毛都没格出来,拿什么去改变未来?
  叶晴川郁闷了一会儿,只能将希望压在这次抽奖上,看能不能抽到什么逆天的法术,一学就会那种。
  赌盘上,红灯很快转了起来。
  “开火车,小三元,大三元,大四喜,满天星……”
  叶晴川挥舞拳头,用力吆喝,然后一张反转的卡牌回应了他的期待。
  没有开火车,
  没有大三元,
  也没有大四喜,
  只有一张最低级的修炼卡:【初入门墙】
  卡牌上指明了修炼魂雾的大概方向,首先要引魂雾入体,将魂雾淬炼成魂力,然后冲击全身36道穴位,等于是打通了任督二脉,这时就可以进入下一阶段修炼,包括修炼‘法决’、‘剑决’、‘法术’等等。
  随着修真者的境界不断提高,幽冥魂脉会锻造成黄金魂脉和星辰魂脉,而修炼的最高境界就是外道镜像,能够创造一个宇宙。
  厉不厉害?
  你有没有对修真之路充满向往?
  叶晴川遥望夜空,满怀憧憬和激情。
  然而向往归向往,却根本解决不了眼下的问题。
  现在十二点已过。
  距离你注定悲剧的命运,只剩下九天了。
  你该怎么办?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在一声叹息中,叶晴川以一种遗体告别式的姿态躺在床上,双手捧在胸口,安详地闭着眼睛,就像睡着了一样。
  第二天下午,林雪瑶为他办理了出院手续,理由是:融入生活有助于他恢复记忆!
  叶晴川就这样顶着满头的纱布出院了。
  黄昏近晚霞,一辆红色的路虎汽车行驶在静谧的林荫道上,两旁的梧桐树从车窗外依次移去。
  “伤口还疼吗?”林雪瑶潇洒地握着方向盘,转头看着今天刚拆线的未婚夫。
  叶晴川摇摇头,心不在焉地望着窗外,却不知道拿什么来拯救自己的爱人。
  “你想不想出国旅游?”叶晴川问,他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在事发之前,先把林雪瑶送到国外去。
  赤道以南是浣月皇朝的地盘,料想李剑晨的手也够不到那么远。
  林雪瑶却只是笑笑,说两人之前约好了,等再过两个月结婚后,就一起去法国的普罗旺斯度蜜月。
  “两个月?”叶晴川心想,两个月以后,只能把两人的骨灰撒到普罗旺斯了。
  没过一会,林雪瑶将车开到了海蓝之谜别墅区,在一桩维多利亚风格的二层别墅门前停了下来。
  远处海平面在夕阳下泛着波光,隐约能听见游轮的汽笛声。
  林雪瑶扬起精巧的面容,静静地看着这座优雅的白色建筑,冲叶晴川嫣然一笑说,“亲爱的,我们到家了!”
  一连叫了好几声,叶晴川才回过神来,狠狠掐了自己一下。
  他做梦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能住上这么漂亮的房子。
  当真是别墅靠海,春暖花开!
  走进客厅,他眼前立刻明亮起来。
  整个房子做了智能化设计,房屋周围都有摄像头,所有电器、温度、湿度、灯光、背景音乐都是可以控制的。
  两个字:奢华!
  林雪瑶将高跟鞋脱下来,随意地换了双拖鞋,就拉着叶晴川走上了精美的旋转楼梯。
  “这、这房子多少钱啊?”
  “六千万,夏姐姐付的全款!”林雪瑶随口说道。
  叶晴川暗暗咂舌,这娘们真有钱。
  不过对于修真者而言,金钱仅仅只是一串数字,也只有他才会如此在意。
  林雪瑶带他来到一间卧室,墙壁上挂满了奖状和荣誉证书。
  叶晴川呆呆地站在门口,往昔的回忆泛上心头:月考测试结果出来了,咱班二本及格率还不到一半,还有一位大仙连三本都没过,李明,你是怎么考的,你能跟人家赵凯比吗?你知道赵凯他爸是多大的官吗?你还想跟谁比?跟张小露比吗?她爸公司市值多少个亿你知道吗?你说你一个孤儿,靠谁都靠不上,再考不上一个好大学,你以后怎么办呐,老是给咱班拖后腿,我都懒得说你……
  “晴川?”
  叶晴川回过神来,看着墙上的奖状说,“这都是我的?”
  林雪瑶点点头,“你学习一向很好的,一直都是学校里的学霸?”
  “我这么厉害的吗?”叶晴川从一个战五渣的学渣,一下子变成了学霸,顿时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便在心里,把从小学到高中所有鄙视过他的老师都鄙视了一遍。
  林雪瑶又带他来到一间大卧室,“这是我和夏姐姐的房间,以后你有什么事呀,一定要记得敲门!”
  叶晴川就想不通了,“咱俩都快结婚了,你晚上不跟我睡啊?”
  林雪瑶矜持了一下,说道,“在新婚之夜把完整的自己交给对方,这样才有仪式感!”
  “什么年代了都,咱们从实际角度出发不好吗?”叶晴川眼巴巴地说。
  “这是你定下来的约定,我也没办法!”
  “啊?我的约定?”叶晴川指指自己的鼻子。
  林雪瑶点点头,她在黄昏的阳光里亭亭玉立,恬静又从容,“你是一个浪漫主义者,在你看来,女孩子就像葡萄酒,找女朋友就像挑选葡萄酒。
  从挑选牌子、产地、年份、葡萄品种、开封、醒酒、观色、香气等一系列令人期待的环节过后,美美地品上一口,从此便是一辈子的味道,这才是完整而美好的爱情,所以在结婚之前,我们不能同房!”
  “可、可是……”
  林雪瑶说,“晴川,我们这么多年都坚持下来了,两个月后我们就结婚了,你等不了吗?”
  “……”叶晴川无语,只能在心里吐槽自己:文艺青年真矫情。
  回到房间里,他心事重重地躺在床上,头枕着胳膊。
  短时间内是不可能修成盖世神功了,现在除了顿悟那不知所谓的‘移形换影’大法,你也没有别的希望了。
  而且在25号之前,你还得防备夏洛蒂,不能让她察觉到你黑户红名的身份。
  唉!
  好难啊!
  没过一会儿,林雪瑶进来喊他吃饭,叶晴川也不理,只说,“我在参悟圣人之道,你自己去吃吧!”
  林雪瑶悠悠笑道,“心无外物,物以心生,此心不动,随机而动!”
  叶晴川忽然心有所感,忙问,“这句话你从哪听来的?”
  林雪瑶一下被问住了,莞尔道,“我也不知道,就是突然想起来,好像以前有人这样对我说过……你要不去的话,我和夏姐姐帮你打包一份,你想吃什么?”
  “随便吧!”
  林雪瑶走了出去,房间变得安静下来。
  叶晴川陷入了极度的焦虑与狂躁,在这个死一般宁静的傍晚,外表平静的他,内心正在地狱的烈火中煎熬。
  ‘中无依,太虚隐,成诸术,必忘形,天地假,一炁真,成变化……’
  他嘴里神神叨叨,走来走去。
  “心无外物,物以心生,此心不动,随机而动!”
  答案就在眼前!
  只差一步!
  只差一步而已!
  当下叶晴川坐在床边,闭上眼睛,暗暗催动仅有的一缕幽冥魂雾。
  就这点幽冥魂雾,还是他遇到持刀疯子偶然所得的,不过已经够了。
  他将这一缕魂雾引入魂脉回路中,这时才发现自己的魂脉竟然没有回路,只是一团虚无。
  叶晴川没有用眼睛,而是用心来格物,格自己心中的那团虚无。
  于是,虚无中渗出了涓涓细流,这细流冲刷着魂脉,微小的裂隙渐渐扩大,细流也在变得湍急。
  叶晴川感到了恐惧,他努力弥合魂脉上的裂隙,但做不到,崩溃是不可避免的。
  此时,叶晴川感到自己站在万仞悬崖之巅,深渊上覆盖着洁白的云海,但阳光从所有的方向撒下来,云海变成了绚丽的彩色,无边无际地涌动着。
  叶晴川感到自己向下滑去,很慢很慢,但凭自己的力量不可制止。
  他慌乱地移动着四肢,想找到一个可以抓踏的地方,但身下只是光滑的冰面。
  下滑在加速,最后在一阵狂乱的眩晕中,他开始了向深渊的下坠,坠落在瞬间达到了极限。
  在他内心的世界里,房间的墙壁在变形,像消融的冰。
  别墅崩塌了,
  砖石在下坠的途中化为红亮的岩浆,这岩浆穿过他的身体,竟像清泉般清凉。
  他随着废墟下坠,穿过熔化的陆地,向地心坠去,穿过地心时,地球在周围爆发开来,变成宇宙间绚烂的焰火。
  焰火熄灭,空间在瞬间如水晶般透明,星辰用晶莹的光芒织成银色的巨毯。
  群星振动着,奏出华美的音乐。
  星海在变密,像涌起的海潮。
  宇宙向他聚集坍缩……
  像一个巨掌将叶晴川攥在其中,深人骨髓的寒冷使他眼中的现实世界变成一片乳白色。
  他感到整个宇宙就是一块大冰,自己是这块冰中唯一的生命体。
  然后,置身于其中的冰块渐渐变得透明了,
  就在这时,一道紫色的霞光穿透进来,将他透明的躯体包裹起来,凝聚成一颗色彩斑斓的心脏。
  那颗心开始跳动。
  血从心中渗出来,化成血脉,如网四下伸去,攀上骨骼,包裹着它们,长出新的血肉。
  皮肤开始在他身上形成,最后是头发……
  蓦地,
  睁开眼睛,叶晴川仍旧坐在房间里,周围的一切还是那样。
  但他知道,自己有两具身体,一个在客观世界中,而另一个源自于虚无,也就是中阴身!
  当下他心念一动,将自己切换到中阴身,整个人便从房间中凭空消失了。
  下一刻,他又出现了,中阴身再次转换血肉之躯。
  如此尝试几次,叶晴川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哈……人生与万物,也终于万物,万物生于太虚,也必将亡与太虚,万物本无相,六法原皆空,境由心生,人也由心生……现在我终于明白,原来答案一直就在我的身边,如此明了,如此简单,它只是静静地等待着我,等待着我的醒悟。”
  是的,
  他悟了,
  他竟然真的炼成了那诡秘的‘移形换影’大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