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超宠契婚:老公,约法三章 > 第483章 嗟来之食

  瞧着小女人那一脸说教的小模样,男人弯唇开口:“你倒是挺有意思,怪不得会让男人“爱不释手”却让女人们“恨之入骨”!”
  齐梓烟:“……”
  “爱不释手?恨之入骨?这个男人,怎么这么愿意使用成语?”
  思索间,男人已经有了下一步的动作:“你看看这个,都是你爱吃的菜,你确定一口也不吃吗?”
  食盒一打开,糖醋里脊的香味第一时间飘进了齐家小妞的鼻中……
  其实,食盒没有打开之前,小丫头便闻到了那淡淡的香味,可现在,美食就在自己的眼前,梓烟同学表示,能忍到现在,她真是太难了!
  肚子的“抗议”声就在耳边,可小梓烟却是“强势”开口……
  “我劝你还是不要浪费工夫了,我宁愿饿死,也不会吃“嗟来之食”!特别是,下了毒的嗟来之食!”
  于涛:“……”
  小丫头还挺拧,怪不得慕大少爷会托他带话,恐怕,他已经预料到这丫头不会吃自己送来的食物了吧?
  思索间,于涛低低开口:“有人托我给你带个话,他说,让你先凑合两顿,别苦了自己和孩子,待你回家,他会亲手做你喜欢的糖醋鱼!”
  闻言,齐梓烟的桃花眼一瞬不瞬的盯着眼前的男人,在看到男人眸中的坚定时,梓烟同学伸手接下了于涛递过来的食盒。
  和着眼泪,小丫头一口一口的将饭吞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被抓的时候她没哭,如现在这般不知身在何处时小梓烟也没哭,可听到自家老公的话语后,齐梓烟再也忍不住的落下泪来!
  于涛:“……”
  原来,爱人之间真的会心有灵犀,就像眼前的小女人与慕天浩,即使相隔千里,可只是一句话而已,却让刚刚还坚强如铁的小丫头泪崩!
  看到齐梓烟那一对儿一双的泪珠,男人叹息一声:“虽然罗栗娜现在还不敢动你,但你也要保护好自己!”
  又瞧了一眼莫小豆,男人递上了一旁的矿泉水:“你也快吃吧,他们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回来了!还有,你的伤得忍忍!”
  闻言,小豆同学低低一笑:“没关系,不用管我!”
  点点头,男人起身离开了两人的房间。
  见男人离开,齐梓烟转头看向了一旁的小豆同学,并且,把食盒塞进了女人的手中:“傻丫头,快吃啊!”
  接下食盒,莫小豆低头吃了起来,这么长时间,说不饿都是假的,此时此刻,有了“干净”的饭菜,她怎么可能亏待了自己的肚子?
  一顿饭结束,有了精神的两个小丫头开始打量起自己身在何处?
  “这是什么地方?”
  “烟儿,我怀疑,我们已经不在京都。”
  齐梓烟:“……”
  “你想一想,我们昨晚在高速上跑了近五个小时,就算一百公里一小时的话,我们也已经跑出去了五百公里!”
  顿了顿,莫小豆接着开口分析道:“这里比京都要冷一些,你有没有发现?”
  点点头,齐梓烟开口说道:“我闻到了海腥味!所以我们现在,应该离海边不远!”
  “既来之,则安之!”
  转过头,小豆同学满眼坚定:“烟儿,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我一定会将你保护好!”
  瞧着说话女人那一脸即将“就义”的表情,齐家小妞摇头叹息:“说什么丧气话呢?我们一定不会有事的!”
  莫小豆:“……说得好像你能掐会算一样!”
  自信一笑,齐梓烟看向了自己的肚子:“傻丫头,我这里可是有“尚方宝剑”的,若是危险很大,那个被我姐称为“小凌子”的男人就要倒霉了!”
  闻言,小豆同学却是不得不赞同着齐家小妞的说法。
  “你说,那个朱以翔和罗栗娜怎么会如此“安静”?哪怕是我们离开京都时,都没有看到他们两人的身影?”
  “应该是在等着和浩叔提条件吧!不过我觉得,也许他们的条件还在酝酿之中,就会被我那如老狐狸一般的姐夫端了老窝!”
  齐梓烟不会想到,她的美好“愿望”,自家的姐夫已经在帮她实现着!
  漫长的等待中,时钟已经走到了下午三点……
  当罗栗娜与朱以翔再次出现在她们面前的时候,坏人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退路!
  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也是在这时,两个小丫头第一时间看到来势汹汹的一对男女!
  瞧着男人那贼眉鼠眼的模样,齐家小妞无语望天,这样的朱公子,还真是让人喜欢不起来!
  看到坐在椅子上的齐梓烟,朱以翔开口说道:“哟,醒了?怪不得那个小子会痴迷这个女人,原来睁开眼的她更加漂亮!”
  听到男人的声音,罗秘书那画了精致妆容的脸上已经出现了皲裂……
  “你们男人,眼睛都是瞎的吗?她怎么就好看了?”
  闻言,被问的男人猥琐一笑:“当然,脸蛋漂不漂亮还是次要的,主要的,是在床上的时候够浪!”
  这时,罗栗娜一脸嫌弃:和方圣薄相比,朱以翔就是个棒槌!
  可现在,她除了利用这个男人,已经别无他法。
  瞪了一眼齐梓烟,罗秘书开口说道:“你那么想玩儿,等我出了气以后,这个女人随你玩儿就是了!”
  听着两人的对话,齐梓烟一阵无语,他们在那里自说自话,试问,有问过自己的意见吗?
  见女人不语,朱以翔却是大步上前,伸手勾住了齐梓烟的下颚,朱大少爷满嘴的污言秽语……
  “小妞儿,在我的面前,你不用扮贞洁烈女状,我和慕天浩的喜好不同,我喜欢够“味儿”的女人!”
  听着朱以翔那带有暗示性的话语,齐梓烟恨不得将男人踹到外太空去。
  “你是谁?”对上男人那如X光一样猥琐的视线,齐家小妞故作不知的问道。
  只见,男人扬了扬自己的脑袋,而后开口说道:“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朱以翔!”
  齐梓烟:“……”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他老人家以为自己是条好汉吗?
  思索间,罗栗娜的声音已经传进了齐家小妞的耳中……
  “齐梓烟,难道你不知道,方圣薄只是朱家的私生子吗?他再强大,也只是朱正在外面的女人所生!这一辈子,即使有再多的钱财,他永远是上不了台面的那一个!”
  齐梓烟:“……”
  呃,眼前的女人还真是振振有词,不过,她似乎刻意忽略了,从前的她是怎样巴结方圣薄的吧?
  思索间,朱以翔开口说道:“小妞,我劝你识相一点,跟了我,总比跟了方圣薄那个小子好吧?”
  闻言,齐家小妞仿佛听到了天方夜谭一般,瞪了一眼说话的男人,小梓烟幽幽开口:“朱先生应该知道,我是有老公的女人!”
  “有老公,那又怎样?我不介意啊!只要你跟了我,我可以让你吃香的喝辣的,保证你比现在过得“舒坦”!”
  齐梓烟:“……”
  听着男人那咬得极重的污言秽语,齐家小妞的火气顿生,可转念一想,还是算了,与这样的男人,她还真是没有什么好说的。
  扭过头,小女人不打算再多说一句。
  瞧见齐梓烟那一脸高傲的模样,罗栗娜的怒气更是已经冲到了女人的头顶!
  快步上前,抓起了齐梓烟的衣领咬牙切齿道:“齐梓烟,你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永远如一只高傲的天鹅一般?”
  低头看了一眼紧抓自己的右手,齐梓烟勾了勾唇:“罗栗娜,这才是你的真实面目吧?在浩叔面前装柔弱,还真是难为你了!”
  瞧着女人那越来越黑的脸,齐梓烟接着开口:“让我猜一猜……
  你们消失的这段时间,是和浩叔谈条件去了,却不想,我老公不仅没有答应,反而是被慕三少爷端了自己的老窝,我说得对吗?”
  罗栗娜:“……”
  女人并没有回答,可她抓着齐梓烟衣领的右手已经青筋暴起!
  良久,罗栗娜才将自己的“邪火”压下!
  “齐梓烟,别太将自己当回事儿了!你真的以为慕天浩将你放在了第一位吗?
  呵呵,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在他的心里,金钱,地位,永远都是第一位的,而你,只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齐梓烟:“……”
  这妞儿的结论又是她臆想出来的吗?
  思索间,罗栗娜接着开口:“他吞掉了方圣薄的公司,现在,我只是需要他拿出一部分来交换你的性命,他都是百般拒绝,你自己想想,那个男人是真的爱你吗?”
  齐梓烟:“……”
  小丫头没有开口辩驳,她与慕天浩的爱,不需要对眼前这个女人表白!
  “你知道吗?在慕天浩的意识中,永远只有他的小雪,你算是什么呢?为他生了两个孩子,却永远也抵不上一个死人!”
  说这话时,罗栗娜那化了精致妆容的脸已经开始变得扭曲。
  原本,齐梓烟是不想刺激眼前这个已经进入疯癫状态的女人……
  可是,看到抓着自己衣领且青筋突起的手时,小梓烟却是有了不吐不快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