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05章 女知青

  英语老师走上讲台时王喆吓了一跳,原来英语的代课老师是屯子里知青点的女知青王艳梅!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来自京城,据说母亲早逝,父亲是个大学教授,目前还在西北的某农场改造。过年的时候王喆还见过王艳梅,她没能回京过年,可能家里也没啥人,回去不回去也没什么两样,还要花钱买车票。
  “这学期由我教大家英语,我叫王艳梅。英语是新开的课程,目前还没有教材,所以大家要做好笔记......”
  从ABC开始,学生们倒是都比较感兴趣,不知是对英语感兴趣还是对英语老师感兴趣,反正大家都学的很认真。王艳梅的发音很准,在王喆看来比他上一世的大学英语老师强得太多了,当然肯定不是啥“伦敦音”。
  放学了,王艳梅竟然和王喆赵丽华朱井荃一起回家,路上王喆问王艳梅咋到学校代英语课了?王艳梅告诉众人:英语课新开,没有英语老师,全公社就她一个知青会说英语,所以就让他来教了,不算工作安排,只是不用跟着生产队出工下地干农活了,能算全公分,一个月还能补助2块钱!这个时候的2块钱就算大钱了,帽儿山供销社的猪肉才卖三毛四一斤,当然你要有肉票才能买,否则只能看着眼馋。
  第二天,王喆说啥也不去上学了,最后答应师父参加考试,如果成绩不好甘愿受罚。张震老人无奈,只能作罢。就这样,每天早上练功结束吃过早饭,赵丽华跟朱井荃一起去上学,王喆留在家里跟着老人,有人到家里求诊王喆就在一旁看着,帮着抓药,等病人走了王喆要么就刚才病人的症状问老人一些问题,要么就开始看医书背医书。老人如果出诊王喆就跟着,帮着老人背着医箱,走街串户,对周围几十里范围倒是越来越熟悉。
  日复一日,天气逐渐变暖,雪开始融化,街上到处可见玩和泥筑垻的小孩,小手冻的通红甚至身上脸上满是泥巴仍乐此不疲。
  王喆赵丽华每天早上已经不在院子里练拳脚了,而是要到帽儿山上,帽儿山山顶有好大一块平台,每天王赵两人时跑时走的登上帽儿山,先拆解一会擒拿手,再各自找一块地方坐好练气,太清功的坐功主要是练内气的循走。现在王喆赵丽华都还没有气感,坐功只是按照经脉路径冥想。
  期末考试王喆参加了,各科成绩都很优秀,张震满意,默许王喆不到校听课的校长也很满意,王喆内心得意,这样至少初中剩余的两年不用天天去上学。
  放暑假了,赵丽华也不用上学了,张震老人让二人白天都绑上绑腿沙袋,晚上睡觉才解下。沙袋每个大约半斤重,细密厚实的劳动布缝制,里面装的粗砂。老人说这是开始的重量,以后会慢慢加重。王喆开始不以为然,早上上山时就明白了,艰难的登上山顶感觉双腿都不是自己的了,但仍咬牙坚持,赵丽华也是一样,草草的拆解几个擒拿动作便坐下练气。
  这天中午,天太热,王喆感觉快喘不过气来了,便走出家门,来到帽儿山下的小水库,解开绑腿沙袋,脱去上衣、裤子,只留个裤衩,一头扎进水库中,顿时感到全身每个毛孔都舒泰。畅快的游了一会,感觉不是那么热了,也有点累了,想回到岸上,突然看到不远处有个女子跳进了水库,王喆还以为是跟自己一样是来游泳的呢,可看了半天没见冒出头来。
  不好!可能是寻短见的!王喆赶紧快速游了过去,一把抓住那女人的辫子,拖着那人游向岸边,费劲的将女人拖上堤坝,发现这个跳水库的女人是自己的英语老师来自京城的知青王艳梅!
  王艳梅已经没了呼吸和心跳,王喆慌忙把她平放,正好旁边有块不大不小的石块,王喆把石块垫在王艳梅的颈下,掰开她的嘴,发现没有泥沙,立刻深吸一口气,捏住她的鼻子,嘴对着嘴吹气,放开鼻子,发现没反应,马上再捏鼻子吹气,还是没反应,王喆双手叠放在王艳梅胸口,使劲连续按压,王艳梅吐了几口水,一声咳嗽后睁开了眼睛。王喆马上把她扶起,自己一腿跪地,另一腿屈膝,将王艳梅俯卧于屈膝的大腿上,轻拍她的后背,王艳梅咳嗽几声,又吐出不少水,王喆才把她放下,坐在地上,用自己的腿倚着她,感觉不稳,又连忙坐下,让王艳梅躺在自己的腿上。
  “王老师,你咋掉水里了?”
  王艳梅不说话,看着王喆呜呜的哭了起来。
  “哭吧,哭出来就好了”王喆心里明白,王艳梅一定是受了极大的委屈或是遇到了自认为过不去的坎才会投水轻生,被自己救起,一定要哭一哭才能心里好受些。
  王艳梅哭了一会,“我爸死了,我也不想活了!”说了一句,哭的更响了。
  王喆用力搂住王艳梅的肩膀说“什么时候的事?你怎么知道的?”
  “以前我给爸爸写信总是能很快收到回信,可这次年前给爸爸的信一直没有回信,今天我收到一个包裹,是爸爸所在那个农场跟爸爸一起改造的张叔叔寄来的,说爸爸年前就心脏病发作,没救过来,呜呜”王艳梅一边哭着一边说,“包裹里有爸爸的几件衣裳,还有我们一家的照片合影,还有家里的钥匙,张叔叔还说,爸爸的骨灰埋在了农场,呜呜......”王艳梅絮叨着,“爸爸死了,我一个亲人也没有了,你救我干啥,让我死了算了...”
  “千万别这么想,老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你爸爸死了,可你爸爸肯定希望你好好活着的,对不对?你跳水寻死,你爸爸地下有知肯定生气的,是吧,好好活着,坚强起来!”“我怎么活呀?公社的郭大头逼我嫁给他那个傻儿子,说是如果我不嫁那傻子就不让我在学校代课了,他是公社革委会副主任,肯定能做到,我还要回生产队干活,这广阔天地啥时候是个头啊!我爸爸又死了,我还有什么盼头?”
  “怎么会没有盼头,你可以回京上大学,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好的。”
  “上大学?怎么可能轮到我,我得罪了郭大头,怎么可能推荐我?”
  “马上就要恢复高考了,到时候你就能考京城的大学,上了大学,放假了你还可以去看看你爸爸的坟。”
  “恢复高考?你听谁说的?”王艳梅的爸爸曾经是大学教授,知道以前是通过高考上大学的,可是早就取消了,现在是所谓十六字方针‘自愿报名、基层推荐、领导批准、学校复审’。
  “你说的有道理,可是,”
  “别可是了,你能走不?赶紧回去换衣服吧,湿衣服裹在身上时间长了会生病的,哎呦”王喆松开王艳梅赶紧跑去穿衣服了,他还只穿着个裤衩呢!
  王喆穿上了裤子,提着鞋把短袖白色的上衣搭在肩上走了过来“把这衬衣穿上吧,你看你的衣服都湿了。”
  王艳梅看向自己的身体,衣服沾了水贴在身上,清晰的看到身上的皮肤,她脸红了。王喆把自己的衣服披在王艳梅身上,王艳梅穿好,王喆又把自己的鞋递给她“穿我的吧,我光脚没事,你的鞋可能掉在水库里了,你能走吧,不行我背你?”
  “不用。”王艳梅也不推辞,穿上王喆的凉鞋,有些大,王喆上前扶着王艳梅,王艳梅也没拒绝。
  “走吧王老师。”
  “王喆,别叫我老师了,你也没上过几天课,你救了我的命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亲人,是我弟弟!”
  “好的姐姐!你弟弟我力大无穷身怀绝技,谁要欺负姐姐,我一巴掌把他屁股打成八瓣!”
  王艳梅噗嗤一声笑了“贫嘴!”
  “姐姐你笑了!”
  王艳梅看着这个新认的比自己都高的弟弟,伸开膀臂,紧紧的抱住,好像深怕王喆也离自己而去似的,眼泪不由地流了下来。
  “走吧姐姐,我都快被你憋死了”
  王艳梅收起心情,挥手轻轻地打了王喆一下,“又贫嘴!”
  回到知青点,知青们都下地干活了,知青点一个人也没有,王艳梅进了自己住的屋去换衣服,王喆坐在一棵白杨树下,树下有几个板凳和两个石板砌的台子,知青们干活回来坐着吃饭下棋聊天的地方。元宝屯的知青点算是比较大的,这里有二十几个知青,有四个京城来的,五个沪市来的,剩下都是省城来的。
  光着膀子,赤着脚,盯着这一片知青点王喆心理琢磨:已经1977年了,知青们也快回城了,可回城又能如何?没有工作,生活都是问题,大量知青返城,会带来新的社会问题,我能做点什么呢?重生八个多月来,王喆经常想:自己带着上一世的记忆,应该做点什么吧?可是他发现他啥问题也解决不了!一个人在整个社会面前实在是太渺小了。
  他不敢跟王艳梅肯定的说今年10月份就会正式发出通知,高考在12月份举行,说出来怎么解释?重生是自己最大的秘密,不能告诉任何人!看着贫苦的人们,王喆无能为力,一是王喆现在只有十三岁人微言轻,一是现实就这样的条件,他即使有想法也没办法实施。一切要等到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吧,甚至要到八零年以后吧,可眼前呢?也许能为这帮知青做点什么吧。
  王艳梅出来了,施施然坐到王喆对面,把王喆的上衣递给王喆,还有凉鞋。她头发已经解开,还没有完全干,散落的垂到肩膀下方,面色有点苍白,显得格外柔弱。
  “跟我回家,让我爷爷给你开点中药喝,别落下病根。”
  “不用了吧?”
  “听我的,我是你弟弟嘛!”
  回到家,老人和赵丽华都不在,王艳梅暗喜,她不想让第三人知道她跳水库自杀的事。“你爷爷不在,算了吧,也别跟你爷爷说,怪丢人的。”
  “好,不跟他说,我给你熬个姜汤喝吧,去去湿寒。”
  说着,王喆到夏棚的药柜里抓了一把干姜,放到药壶里,在院子里的小炉子上坐好,生火熬药,王艳梅就拿个板凳坐在树荫里等着。东北农村屋里是火炕,夏天做饭自然不能用连着火炕的大灶,一般人家都在院子里搭个棚子,有个小灶。张震老人家棚子里还有一个小炉子,有人来看病有时需要在这里熬药。一会,姜汤熬好,王喆回屋拿了两个碗,把姜汤从药壶里虑出,又用两个碗倒来倒去,待凉了点就让王艳梅趁热喝下去。
  “回知青点躺下睡一觉,盖上被子,发发汗有好处。”
  “好的小喆,我回去了,千万别跟别人说我的事!”
  “知道了,快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