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49章 电子表 4

  第二天一大早,王喆就跑向后海北沿,出门这些日子王喆基本上每天坚持打坐,但太极拳很少有机会练,推手更是找不到陪练,所以他迫不及待地找冯志强去搭手。王喆已经好久没见到冯志强了,去香港之前冯志强去了陈家沟,现在也不知道回来没有。
  来到后海,还好,老远就看到冯志强在那练着拳架,王喆悄悄地走近,大喊一声看拳,就向冯志强打去,冯志强一侧身,一只手向外一隔,另一只手就跟上来要抓王喆的胳膊,两人很快就双手缠在一起,各施技巧想摔出对方。几分钟后,两人哈哈大笑着离开了些距离。
  “你小子去哪了,我从陈家沟回来快一星期了,也没看到你来。”
  “我去了一趟南方,出去了十来天,你看我给你带的礼物。”说着,王喆从裤兜里掏出来一块电子表递给冯志强。
  “好家伙,还给我带了礼物,我看看,这表太贵重了,我不能要。”冯志强接过电子表看了一眼马上要还给王喆。
  “贵重啥呀,在南方这东西不值钱,您拿着吧,要是感觉不好意思就多教我几手您的看家本领。”王喆打趣冯志强。
  “啥看家本领,我的东西都让你给掏完了,心意六合拳你现在又不想学!”
  “直接戴在手上吧,这表是数字显示的,防震。”
  “那谢谢你了王喆。”冯志强把表带在手上说。
  “谢啥呀,咱俩是啥关系,不就一块破表吗,冯师傅,您的亲戚朋友要是有需要,我那还有,可以便宜卖给他们。”王喆没说给冯志强提成的事,他不想把两人之间的关系粘上铜臭。至于冯志强的亲朋买表,王喆直接按50元收钱就行,就这样冯志强在亲朋那里也能捞一下人情,毕竟那年月手表还是稀有物品,很难买到的。
  “要是买的话要多少钱?”
  “50块钱一块,也有女式的,表盘小一点,也是一个价。”
  “那明天给我带3块不四块吧,有这么多吗,没有的话2块也行,你看我老婆儿子女儿儿媳每人一块,前些日子我女儿闹着要手表,可是我搞不到票呀,儿子结婚的时候也没给买块表,老伴更不用说了,跟我这么多年了,也没给她买过啥东西。我呢有块怀表,还是先师送的,这些年出门带着却总怕弄坏了,一直小心翼翼的。”
  “4块没问题,我明天给你带来,如果多的话就要等几天了......”
  从后海回来,赵刚和季爱军已经在等王喆了,贾爱军带走了130块表,说是手下5个人每人先分20块,他自己拿30块去几个学校转转。赵刚拿了150块,他昨天到家把表给了爸妈和小妹,又去了他哥家,他哥嫂听说能卖表马上表示帮赵刚在单位卖,他哥在自行车厂,嫂子在毛巾厂,人都不少。所以赵刚除了要把表分到他手下几个人手中,还要给他哥嫂送一些过去。
  齐渊穿着王喆给他买的T恤衫和那黑皮鞋,在王喆面前一瘸一拐地走了好几趟,王喆看着直乐:“齐老头,你那裤子不配这皮鞋和T恤,今天去买一条或者找地方做一条吧,还有这白色的T恤泥穿着去擦那些瓶瓶罐罐很容易脏的,到时候还是你自己洗,要不我让刚子他爸帮你找个老伴吧。”
  “滚犊子吧你,我有老伴。”老头竟然生气了,气哼哼地回屋了。
  王喆感觉好笑,也没理会。想想还是抓紧熬膏药吧,熬好膏药把齐老头的腿治好,再过几天该回元宝屯参加考试了。
  说干就干。王喆把以前买好的配膏药的药材拿出来摆在茶几上,这些药都是在药材公司买的,都是按药方称量过的。本来这些药材要先磨成粉才能用,可王喆现在没有那些工具。不过这难不住王喆,他把客厅门关好,他接下来的动作有点吓人,不能让别人看见。王喆拿了两张纸铺在茶几上,抓起一种药材两手手掌夹住药材,运起太清功法,很快就把手中的药材搓成粉状,两手一松,药粉就落在纸上,再拿药材去搓,没多久,那些药材就已经全部变成了药粉!
  把所有的药粉混匀,再拿出一小部分用纸包好,再把剩下的药粉放进药壶,再倒进二斤香油,用筷子搅拌一下,拿到厨房,放到小桌上静置,要浸泡到明天才能熬油。
  做好这些,王喆在院子里走了一圈,看到齐渊已经把T恤和皮鞋都脱了,穿着一件大背心,正在西耳房弄那些他挑出来说是比较值钱的古玩。
  没什么事那就看书吧,《伤寒杂病论》还没看完,王喆就坐到客厅的沙发上看书。
  傍晚的时候,陈洪涛两口子和江发成以及他那三个徒弟先来了,陈洪涛和江发成来到主房客厅,江发成先向王喆表示感谢,说了几句话就去维修室干活了。江发成昨天有事没来,陈洪涛把电子表带到电视机厂在上班的时候给的他,也悄悄地告诉了他卖表提成的事,所以今天见到王喆自然要感谢一番。
  “这电子表一定会很好卖,今天我们都戴着去上班了,有几十个定的,我明天带20块去,然后慢慢地扩散。”陈洪涛说。
  “行,就这样,一定要控制节奏。”
  贾爱军回来了,他带出去130块电子表都卖出去了,说明天要带200块出去,王喆没同意,也没让他走,让他等赵刚回来再一起说说。
  赵刚回来了,发出去的100块表都已经卖完了,包括分给他爸的那20块,都是收破烂时顺带着卖的,他自己拿了30块只卖出去25块,给他哥嫂每人10块表目前还不知道情况。
  “军子,你手下那五个人的手表卖到啥地方去了?你自己拿的那30块表又在哪卖的?”“那5人的表大多数都和赵刚他爸差不多,他们一边收破烂一边卖表,他们今天收音机也没少收,还收了两台电视机呢,都在我三轮车上放着。我那30块表就去了两个学校就卖没了,还有好多订的呢,让我明天送过去。”
  “问题就在这里!军子,这电子表不同于旧收音机,这东西是我偷着从香港带来的,就是走私来的,走私你明白不,这要是真有人较真告发我们是要坐牢的!我们不能为了挣钱把自己弄去坐大牢!”
  “这么严重啊?”
  “你以为呢,我昨天就是忘了交代你俩了,这一个单位绝对不能一下子卖太多,我倒是交代陈大个子了。这样吧,你今天订下的,明天你带着刚子去,一定不能全部满足,就说货源不足,过几天拿到货再去送,刚子那边定下的,也带着军子去,要让那些人认为这电子表是倒了几手才好不容易弄到的,明白不?你们手下的人也要交代清楚,还有就是别忘了收货,收音机电视机该卖的还要努力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