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65章 你的方法不对

  张发奎来到王喆家的时候已经9点多了,王喆和赵丽华正在收拾东厢房。
  “王医生,你回来了,我昨天来你还没回来呢。”
  “我昨天下午回来的,你到了几天了?”
  “前天到的,昨天就来找你了。我喝完你那几副药,身子好多了,我跟你讲,我晚上跟老婆那啥三次都不心慌了,平时也感觉全身有劲了,王医生,你真是神了,我这毛病香港的医院都没发现,我经常做全身检查的。”
  “你这病西医不容易发现,因为目前西医只能做心电图,但你的心电图正常,所以他们发现不了。我们中医靠候脉,你的病就能发现,不仅仅是我,有经验的中医都能发现。”
  “我在香港也去过中医馆,也没发现我这病。这次是大陆轻工业部邀请我们在东莞做三来一补的香港企业到京座谈,有些老板不敢来,我正好也要来找你针灸,就先来了,他们把我安排在建国饭店,吃住都不用我花钱。”
  “已经开过座谈会了?”
  “还没有,明天才开会。”
  “你知道要座谈什么吗?”
  “应该是加大来料加工的力度和规模吧,也可能劝我们在内地投资建厂,这些天长城饭店,建国饭店,还有天山纺织品公司等合资企业开业,昨天接待我的人说的。”
  “你对这事怎么看?”
  “投资建厂或者合资建厂我目前还不敢,再说也没那个实力,你也知道的,我去年生意不好,又换了房子,没有多少流动资金,三来一补的资金也只有两个柜子货物的钱,我也想扩大规模,可是没钱啊。”
  “钱不是问题,我可以出钱跟你合作,关键是你有没有信心,想不想干?怎么干?撇开钱的事先不说,这两年你在内地加工然后出口到欧美,和原来在香港加工相比,利润怎么样?”
  “那当然多赚很多了,大约能多赚两到三成吧。”
  “那我明白了,是你的方法不对。”
  “怎么不对?”
  “你是不是无论在香港加工还是在内地加工,卖的价格都一样?”
  “是呀,难道还要降价啊,那不是有钱不赚吗?再说我要是降价在香港同行面前不好说话的。”
  “我问你,如果降价一到两成,你的销量能扩大多少?”
  “十倍二十倍不止”
  “那你算算是保持原价赚得多还是降价多卖十倍二十倍赚得多?还有,你量大了以后原材料价格能降低吧?加工费是不是也会降低,还有你公司的员工工资、你的办公室租金、你的差旅费用及一切花销摊到每柜子货里是不是也要降很多?至于在同行面前不好说话,那是因为你目前身家太少,等你做大了,那些人要管你叫大爷!”
  “干了!”张发奎眼睛越来越亮,最后激动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挥动着手臂说道。
  “你要想好!”
  “我想好了,王医生,你准备出多少钱?咱们怎么合作?”
  “一个大集装箱的货大约需要多少钱?你最多能出多少钱?”
  “一个柜子的货大约需要20万港纸,我就能出两个柜子的钱,我目前其他生意都停了,所有的钱都在做内地的三来一补,因为目前这块的利润最大。”
  “那这样吧,我出60万港元,占50%的股份,你看怎么样?”
  “那我占大便宜了,你应该占60%的。”
  “不能这么算,你原来就做这一块业务,有渠道,有资源,我是个医生,还在内地,我不可能去管理,一切还要靠你。我不参与管理,但我要求财务要第三方审计,这个没问题吧?”
  “没问题,这是应该的。”
  “那就这么定吧,一周之后,我给你针灸完,你也开完会了,我跟你去香港,到时候我把钱交给你。”
  “行,王医生是想动用黄金市场上的钱吗?”
  “那个钱我不会动用的,对了,最近黄金价格到多少了?”
  “我临来的时候打电话问了刘大雄,他说已经600多美金了,你已经赚了不少。”
  “那就好,张先生,你有渠道把RMB换成港币吗?”
  “有,但是价格不太合适,现在正常100港纸换22-25Rmb,要是通过他们的话要30-35Rmb换100港纸。”
  “那也得换,我上次从香港带回来的电子表已经卖出去很多了,还需要再搞一批,在鹏城能用RMB买,但没有那么多货,香港买又要用港币,而我手中有大量的RMB花不出去。”
  “那等我们到香港我帮你问问吧,也可以问问电子表的生产厂能不能收RMB。”
  “谢谢了,先这样说定吧,我给你施针,你就躺在这个沙发上吧。”
  王喆拿出银针,消毒,然后迅速地在张发奎前胸几处穴位施针。扎好了针,王喆说道:“张先生,开会的时候你可以表态,回去就筹集资金加大代加工的力度,也可以表示有在内地投资建厂的意愿,但还需等待一段时间。”
  “好的,我明白。”
  “等我们运转一段时间,可以从专做服装扩展到其他纺织品以及鞋子、箱包等领域,过几年甚至可以在内地设厂,还可以把内地的农产品卖到欧美日韩,也能把香港以及欧美日韩的商品在内地销售,总之可做的生意有很多。”王喆说着,在张发奎身上的几根银针尾部弹了一下,这些被弹过的银针开始不停地颤动。
  “我听王医生的。”
  两人又讨论了一些合作的细节,不知不觉半个小时过去了,王喆给张发奎起针,约好明天晚上再过来,张发奎就回宾馆了。
  吃过午饭,王喆带着赵丽华去逛故宫,百货商场,当然没忘去一下邮局买猴票。
  接下来的几天,王喆赵丽华早上去后海和冯志强一起练太极拳太极推手,吃过早饭就带着赵丽华各处游玩兼顾购买猴票,开始的时候赵丽华兴致挺高,三天下来就不愿意上街了。
  王喆也不强求,安排赵刚和贾爱军让他们手下的人帮着去买猴票,抽空跟着赵刚去了当初帮忙打古董架的那家木匠铺,定做了中药斗柜和匣柜,斗柜制作复杂,而且要用樟子松做架橡木做抽屉,那个木匠铺要专门去进木材,所以需要20天才能提货。王喆交了100元定金,定做了3个斗柜2个匣柜2个衣橱2个书橱3张床。
  回到家齐渊和赵丽华正在厨房做饭,王喆进了客厅,把那个针灸木人从戒指里拿出来,然后开始练飞针,正练得起劲,赵丽华进了客厅。“王喆,你把这木人拿回来了,我怎么没看到你拿这个?”
  “你去学校拿考试成绩那天我到火车站办的托运,速度真慢,昨天刚到,我今天取回来的。”
  “你教我练飞针,这个好玩。”
  “行,你看,这样,甩出去的时候要把劲收一下,否则那个针就会转动着飞过去,打到木人的时候就不一定是针尖向前了...”
  晚上,王喆让赵刚联系张建军一是把东厢房的墙面重新泥一遍粉刷成白墙,天花板吊顶,二是在后院靠西墙盖四间平房,要求全砖混结构,门窗都铁的,这房子盖好后王喆要在里面炼丹。
  安排好这些,王喆也不逛街了,没事的时候就和赵丽华一起研究高中的教材,做习题,背课文,休息的时候练练飞针,赵丽华也已经能飞针扎在木人上了,就是准头还差得很远。
  王喆回到京城的第六天,黄伟来了,跟赵刚贾爱军他们狠喝了一顿酒,把赵刚喝得当场就吐酒了。也没在京城逗留,第二天就带着三大皮箱8000多块电子表、几张收音机电视机的电路图和一些收音机电视机的配件回去了,赚钱的热情可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