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21章 出国前

  “等等,姐,干啥过户到我名下呀?那是你的房子,难道你出国不准备回来了?”王喆压低声音说着,还四下看了看,恐怕被别人听见。
  “回不回来还真说不准,先不说这个,咱先去办过户。”
  “等等,姐,你不愿意说也不行,我不能要你的房子,再说我的户口是元宝屯的,这没有京城户口能过户房子吗?”
  “什么你的我的,我的就是你的,王喆,你也知道,我已经没有一个亲人了,就你这个不是亲弟弟的弟弟了,我不给你给谁?难道再让政府收回去?”
  “这么说你真的不打算回来了?”
  “你别墨迹,王喆,你要还认我这个姐姐,就一切听我的,我让你干啥你就干啥?走,咱先上楼去办事,回家我再跟你解释。”
  在二楼的一间办公室,王艳梅敲了敲门,拉着王喆就进去了。“同志,我要过户我的房子。”说着,王艳梅就把房契递到这办公室里唯一的一张办公桌上。办公桌后那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拿起房契看了看,“为啥过户房子?”
  “我是京城外国语学院的学生,这不马上就要出国留学了,完成学业要是分配到哪个大使馆那还得去国外,如果进外交部单位会分房子,现在的房子都用不着,就把房子过户给我弟弟吧,我弟弟一直在外省,也要回京城了。”说着,王艳梅把她的学生证、签证过的护照、王喆的户口本都拿出来放在桌上推到那人面前,护照里还夹了10块钱。
  不知道是那10块钱起的作用还是未来外交官的身份的原因,或是这个时候京城还没有对房屋买卖赠与继承作出具体的规定,反正那人没再说啥,王艳梅又花了3块钱的过户费,房子就顺利正式的过给了王喆。
  出了那间办公室,王喆一言不发,下楼、推车、出了大院。王艳梅想在外面吃点饭再到处玩玩,就对王喆说:“咱找个地儿吃饭吧。”“回家!”王喆气呼呼的说完就上了自行车,王艳梅无奈,只能上了自行车的后座。
  回到家,进了屋,王喆把包和绑腿沙袋放在沙发上,自己也坐下,看着王艳梅气呼呼的说:“姐,你把房子过户给我事先也不告诉我,你知道这房子以后会值多少钱吗!”
  王艳梅笑嘻嘻的紧挨着王喆坐下,说道:“事先告诉你,你这倔驴会跟我去?王喆,我这次出去不知道多久才回来,也不知道会不会回来,爸爸去世以后,可以说我对这个国家伤心透了,要不是还有你这个牵挂,我肯定会想办法不回来!”
  “那你也可以把房子卖掉,多带点钱出去以后也方便不是?”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其实你不了解情况,现在的京城这房子并不好卖,我还担心国家会收回去,另外,我们出国留学每个人带的外汇是有限额的,多了不允许,国家现在对外汇管控很严的。”
  “真的?”王喆不知道王艳梅这话有没有水分,但国家对外汇管控很严这是真的,王喆知道,国家对外汇的管控一直都很严,80年代初期国家的外汇储备还很少,而很多企业上马的一些项目需要进口一些先进的设备都因为没有外汇指标而停滞。
  王艳梅两手抱着王喆的胳膊,身子紧挨着王喆,头歪着靠在王喆的肩膀上喃喃的说道:
  “我把房子过户给你,等你考大学的时候就考京城的大学,也就有了家,我在国外想到这个房子,这里有我的童年,还有我牵挂的男人”说着说着,王艳梅流泪了。
  “王喆,你跟我计较这些干啥,不就是房子吗,如果没有你我早就死在帽儿山水库了,你救了我的命,我的命就是你的,我的心我的一切都是你的!”说着,王艳梅呜呜的哭了。
  王喆惊呆了,他想起赵丽华对他说的话,“难道是真的?师父说王艳梅喜欢自己是真的?”王喆双手揽着王艳梅,任由她发泄的哭泣,过了好一会才撑开王艳梅的上身,用手轻轻的擦去王艳梅脸上的泪痕,指着自己肩膀处对王艳梅说:
  “姐,别哭了,你看你这一发大水,把我的新衣服都弄湿了。”王艳梅脸一红,想到刚才自己对王喆说的话更是感觉害羞。
  “又贫嘴胡说,我去做饭。”说着,抬手轻轻的打了一下王喆的胸膛,红着脸转身跑了。
  吃过午饭,两人一车开始在京城游玩,京城好玩的地方太多了,两人只去了故宫和北海公园,尽管这两个地方王喆前世都去过,但也不愿意违逆王艳梅的意愿,陪着王艳梅高高兴兴地玩了一下午,回来的时候又去了菜场,王艳梅用肉票买了一只鸡,并对王喆说她还有不少黑市上换的肉票粮票布票,回家都交给王喆。
  回到家,王艳梅做了小鸡炖蘑菇,两人说说笑笑的吃完,天早就黑了,王艳梅把大门关上锁好,回到屋里紧挨着王喆坐下,开始跟王喆聊天,聊了帽儿山插队、聊了大学生活,已经到深夜了王艳梅还没有去休息的意思。
  “姐,去睡吧,已经很晚了。”王喆说道。
  “你困了?”
  “我不困,今天你也跑了一天你不累?”
  “我没事,马上就要走了,我就是想跟你多聊一会,以后有的是时间睡觉,可就怕没时间跟你在一起了!”王艳梅抱着王喆的胳膊,小声的说道。
  “王喆,我走了你会想我吗?”
  “那当然,你来京城上大学这些日子我都经常想你。”
  “真的?那你咋不来看我,也很少给我写信,有时候我给你的信还回信那么慢?”
  “我不是跟着爷爷学医吗,爷爷要求可严呢,要是规定的时间不能背诵他指定的医书就要受罚,还有,有时候我要进山采药,你的信我不一定能第一时间看到。”
  “你不用解释,我又没生你的气,王喆,你说我到了国外我要是想你了怎么办?”
  “那就回来看看呗。”
  “哪有那么容易,那么老远的,哎!”王艳梅叹了口气,两手把王喆的胳膊抱得更紧了,好像要把王喆融进自己的身体。
  “王喆,你闭上眼睛。”王艳梅小声的说道。
  “干啥?”
  “王喆,抱我进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