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64章 她嫌我没工作

  齐渊和王喆进了门房,先把那些玉器交给王喆,又在床底下拿出一个箱子说:“这是这些天进的钱,电子表的钱是166600,卖收音机和电视机刨去收购收音机电视机剩下95200,收老物件花了2800,总共还有259000,你清点一下吧,这是账本,你对一下。”
  看着摆放整齐、整整一大纸箱钱,王喆有点晕,这才不到26万就这么一箱子,在澳门700万港币才一小皮包!王喆认真地翻看了账本,然后把纸箱里成捆的钱摆地上,数了一下大捆,10元币值的每捆1000块,5元的每捆500块,还有2元的,一元的,5毛的,再零散的王喆就没数。
  “光整理这些钱也费工夫了!”王喆说着,把地上的钱再从新摆到箱子里,再把存放玉器的小箱子放在钱箱子上,然后把两个箱子抱起来走出门房去主房客厅了。
  “这箱子里装的啥呀?”赵丽华问。“自己看。”王喆把两个箱子放在茶几上说道。
  “这是啥?”赵丽华拿着那块羊脂玉的玉佩问道。
  “那是玉佩,羊脂玉的,好东西,这个小箱子里的都是玉器,我不在的这些天齐老头帮着收的。这个给你,哪天弄条好点的红绳穿好挂在脖子上。”王喆拿了一件冰种阳绿的挂件递给赵丽华。然后把装着玉器的小纸箱拿起来放到西卧室的床上,转身回到客厅,发现赵丽华正盯着那一大箱子钱发愣。
  “吓到了?”
  “不至于被吓到,只是咋来的这么多钱?”
  “我回元宝屯这半个多月赵刚他们卖货的钱,这里面有16万多是咱自己的,剩下的是和赵刚贾爱军共同的,咱占一半,这箱子总共不到26万,有咱21万多点。”
  “这么多钱,你可得藏好。”
  “嗯,这你放心吧,现在每天都能进很多钱,我在香港还有很多钱,比这些多多了,而且那些钱生钱的速度更快。所以,咱根本就不缺钱花,以后你想吃啥就吃啥想买啥就买啥!”
  “那也不能奢侈浪费,你看师父也有钱还有金砖呢,可他都埋起来了,平时生活也跟别人一样,也没像你一样败家。”
  “我就是用师父留下的钱当本钱做起来的买卖,我也不是要奢侈浪费,我花钱收的这些古董玉器将来都会大幅升值的,这是投资。我说钱你可以随便花,是怕你跟着我吃苦。”
  赵丽华抱住王喆的腰,把头贴在王喆的背上,动情地说道:“跟着你再苦我也不怕,只要你对我好就行,吃的穿的我都不在乎!”
  王喆把赵丽华拉到胸前,抱住,亲了她一下说:“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而且不会让你受苦,我要赚很多很多钱,让你一辈子都花不完!”
  “嗯,现在的买卖我能帮啥忙?需要我干啥?”
  “你啥也不用干,顶多帮齐老头做饭,或者买菜,明天我们把东厢房收拾出来,我把它布置成诊室,弄上药柜、诊桌、针灸床,以后你就在诊室里学习,学习高中的课程,也可以看中医方面的书,你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学习考大学!买卖上的事不用你管,我不想让你身上也沾满铜臭!”
  “行,我听你的,你也别光顾着挣钱,也得学习,这次考试,你还没我考得好呢。”
  “我肯定也得学,现在买卖我基本上不用操心,赵刚和贾爱军负责张罗着,齐渊管账管收钱,还负责买菜做饭。我就把每天收的钱从齐渊手里拿过来,有啥要注意的跟赵刚他们说一说,其他时间都是看医书,以后只要我有空就和你一块学习,怎么样?”
  “那好,我现在就去收拾东厢房吧?”
  “不用这么急,你先把衣服泡上,然后帮着齐老头做饭吧,他做饭很好吃,你帮着打下手就行了。”
  晚上很热闹,赵刚、贾爱军、陈洪涛、吴霞、江发成,以及江发成的那三个徒弟,加上齐渊王喆赵丽华,11个人围坐在院子里,齐渊做了很多菜,赵丽华焖了一大锅大碴子,把赵刚他们三个曾在元宝屯插队的吃得快撑死了!
  吃过饭,陈洪涛江发成他们都回维修室了,赵丽华和吴霞收拾完桌子上的碗筷去厨房洗刷,王喆和齐渊赵刚贾爱军四个人坐在院子里喝茶聊天。
  “郭建国都有女朋友了,我到现在还没有,说起来真特么气人,前天我邻居给我介绍了一个在饭店当服务员的,长一张大饼脸还一脸豆豆,就那样的还跟我拽得不行呢,她嫌我没工作!特么的一个大集体的,一个月拿不到40块的工资,我一天挣她几年的钱竟然还嫌弃我!”赵刚愤愤地说道。
  “没事,以后会好的,你现在也不大,还不算大龄青年,你等着吧,以后政策越来越好,只要有钱找啥样的都没问题,就是你想娶个大洋马也不是个事儿!”
  “王喆,啥叫大洋马?”
  “就是洋婆子,外国女人。”
  “那我见过,那天我在友谊饭店门口,看到好多洋婆子,那身材,这么大的胸脯,这么大的屁股,对,就这么定了,我将来娶个大洋马!”赵刚边说边比划。
  “真想娶大洋马?”
  “咋的,不行吗?”
  “行是行,我就怕你牙签搅大缸!”
  “啥?”
  齐渊噗嗤一声笑了,把茶水喷了贾爱军一脸。
  “你个二傻子,王喆说你那个活像个牙签,洋婆子下面像个大水缸,你们行周公之礼的时候就像拿个牙签在大水缸里搅和!”齐渊递给贾爱军一条毛巾然后说道。
  “我有那么不济吗?再说,就算她大水缸,我可以用杠杆原理,找个支点把她撬起来!”
  “就怕你那杠杆长度和硬度都不够!”贾爱军擦了擦脸上的水说道。
  噗的一声,齐渊又笑喷了,贾爱军刚擦干净的脸上再次被喷满了茶水。
  “你们在说啥?齐伯伯怎么笑成这样?”赵丽华洗刷完来到餐桌前问道。
  “没啥,说郭建国那小子呢,王喆,丽华,你们坐了那么长时间的火车肯定累了,早点休息,我们走了。”说完,赵刚拉着贾爱军走了,齐渊也回了门房。
  “你们刚才说的啥?”
  “等晚上睡觉到时候再告诉你,我先去洗澡,一会水就凉了。今天早睡觉,明天早起,我带你去后海,这么长时间没跟冯师傅推手了,也让他看看你的拳架。”
  第二天起床,王喆带着赵丽华跑到了后海北沿,冯志强已经在那练拳了,介绍赵丽华跟他认识,又让赵丽华走了一遍拳架让冯志强指点。
  “王喆,你媳妇的拳架是你教的?”
  “是的,冯师傅,她才练了半个多月,您给指正一下。”
  “你们怎么都这么厉害,半个月就到这种程度了?我的大徒弟算是资质不错了,练了二十年了也就到丽华这个程度,我说的不是拳架,而是桩功和胯功,还有对缠丝劲的理解,丽华也练出了真气?”
  “是的,有半年了吧。”
  “怪不得。”冯志强帮着赵丽华纠正了一下拳架当中的不足,又更详细的解释了每个招式的用劲方法、对敌应用技巧,要说对陈氏太极拳的理解,冯志强自然要比王喆深刻得多。
  从后海回到家,王喆赵丽华又在后院练习了一会五行步,王喆又练习了一会昆仑天罡掌,回到中院齐渊已经买了油条豆浆,赵丽华直夸京城的豆浆好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