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20章 过户

  “王喆,你看啥呢?”王艳梅买菜回来了。
  “研究你的院子呢,这院子真大,那么多房子。”
  “房子是多,但就我一个人住,有时候都感觉害怕。”
  两人说着话进了屋。“就买了点肉和豆腐,还有一把粉条,这个时节没啥菜,我给你做猪肉炖粉条吧。”
  “我给你带了酸菜”王喆说着,就从他那帆布包里往外拿东西。
  “这么多酸菜,那是大碴子,我都2年多没吃过了,真有点想了,还有针蘑,还有这么多松子!”王艳梅像个小孩似的大呼小叫。
  “就这些了,都是东北特产,不值钱的。”
  “在我心里这些很值钱!我去做饭,你肯定饿了。”
  “我来帮你。”
  “不用,你坐了那么久的火车肯定累了,,坐那歇会吧。”
  一大盆白肉酸菜粉条,一盘煎豆腐,摆在餐桌上,王艳梅和王喆坐下。“忘了买酒了,我家里没酒。”
  “我不喝酒,姐,赶紧吃饭吧。”
  “那好吧,对了,王喆,张爷爷和丽华都还好吧。”
  “爷爷年前去世了。”
  “对不起王喆,我不知道,真想不到他老人家竟然走了!”
  “没事,爷爷走的很安详,也算100岁了,活到他这个岁数的也不多。”
  “丽华呢,还在上学?”
  “嗯,高一,我这一来京城,就她一个人在家了。姐,你啥时候走?去哪个国家?公费留学?”
  “去美国,是公费留学,过了五一就走。”
  “还要准备一些东西吗?我这有点钱,是爷爷留给我的,我也不知道你出国需要啥,这两天我们一起去买吧。”说着,王喆站起身从帆布包里拿出一叠钱放在餐桌上。
  王艳梅看了看桌上那叠大约1000元钱,再看向王喆,眼里闪着泪花。“王喆,姐不用你的钱,这钱是张爷爷留给你和丽华的,你们还小,还在上学,以后要上大学,花钱的地方多着呢,快收起来!”
  “我还有呢,爷爷给我们留了不少钱,够我们花的,再说我也能挣钱的,你也知道,我不去学校上课,尽管现在不给别人看病,但我能采药,还能打些猎物去卖毛皮,以后挣钱的门路会很多,你不用担心我们没钱花。”说着,王喆就拿起钱向王艳梅手里塞。
  “王喆,真的不用,你不知道,我爸爸平反落实政策,除了把这座院子还给了我以外,还补发了工资,有一万多呢,我在黑市上换了些外汇劵,已经变成美元了,东西也都买完了,还剩下一些钱是准备留给你的,如果你不来,我准备这几天就去东北,去元宝屯看你,把钱留给你,真的,我去拿给你。”说着,王艳梅匆匆的进了里屋,一会就拿着一叠钱出来了。
  “你来了我就不用去东北了,这钱你拿着,装起来,钱一定要放好,你随便装到包里坐了那么远的火车,要是万一丢了怎么办,以后一定要小心。”王艳梅一边把钱向王喆手里塞一边数落王喆。
  王喆的东西都是放在戒指里的,根本不怕被偷,当然这是王喆的秘密,就是赵丽华都不肯告诉。
  “姐,我怎么能要你的钱呢,你出国花钱的地方多了,国外消费高,需要的钱多,明天咱把这些钱都换成美元你带着出国!”
  “你坐下王喆,我是公费留学,有国家补助,自己花不了多少钱,再说,美国赚钱的机会肯定比国内多。
  “姐,你听我的,人说穷家富路,出门多带点钱肯定有好处,我可不想你在国外给餐馆刷盘子赚钱!”王喆想起上一世看到过很多留学生写的一些所谓的奋斗史,很多都是说到了国外有多艰难,给餐馆刷盘子赚生活费更是大多数留学生走过的路。
  “刷啥盘子呀,我爸就是出国留学回来的,我怎么能不知道国外的事?别争了,以后再说,先吃饭,一会就凉了。”王艳梅把两叠钱推向桌子里面说道。
  吃过饭,王喆让王艳梅把钱收起来,王艳梅把她拿给王喆的那叠钱拿在手里说:“这样吧,既然你有钱,我的就不给你了,你也别给我,你把你的钱收起来放好。”她看王喆还想说话就接着说:“就这样,再推脱我就生气了!”
  “好吧。”王喆看王艳梅真的要生气了,无奈的收起了钱。
  “你在家等我,我去一趟学校,跟老师请假明天带你出去逛逛,再顺便把学校的东西带回来。”
  “我跟你一起去吧,这天都黑了,我不放心。”
  “有啥不放心的,京城的治安好着呢。”
  “我不累,跟你一起去。”
  两人骑一辆自行车来到京城外语学院,王喆跟着王艳梅进了宿舍。王艳梅的宿舍住四个人,不算干净,但也不算脏乱,这时候的大学生都没有多少东西,不像二十一世纪的女大学生宿舍东西多得放不下,到处都堆得满满的。宿舍里没人,应该都去上自习了,这个时代的大学生学习的欲望很强,学习的自觉性也很高,自习室、图书馆是他(她)们最常去的地方。
  王艳梅就只剩下被褥没拿回去,其它东西都已经拿回家了。王喆帮着王艳梅用床单把被褥包好系紧,背在身上就出了宿舍。
  “你在楼下等我,我去教室把剩下的几本书也带走。”
  好的。”王喆答应着,把包裹挂在自行车把上,坐在花坛的台子上等王艳梅。
  过了好大一会王艳梅才拎着书包回来。“走吧,去了一趟系办公室,出国时间提前了,20号就走,还有四天时间。”
  两人回到王艳梅的家,进了门,王喆把王艳梅的被褥从车把上摘下来拿进了主屋。王艳梅收拾一下西间的床,把从学校带回来的被褥铺在床上。“你晚上就睡这吧,睡惯了火炕乍睡床能睡习惯吧?”
  “没事,再说你还能给我整铺火炕出来?”王喆打趣的说道。
  “还是这么贫嘴。”
  第二天一早,王喆起来,在院子里练了一会五行步,王艳梅就已经做好了面条,两人吃过早饭,王喆就跟着王艳梅出去,出了大门,王艳梅锁门的时候问王喆:“户口本带了吗?”
  “带了,要户口本做啥?”
  “带了就好,万一用着省的麻烦。”这时候还没有身份证,出远门就要带户口本还有介绍信,王喆来京城之前专门找生产队长开了介绍信,这些东西都在王喆的戒指里,用着的时候王喆就可以装作从口袋里掏出来。
  两人先来到一家百货公司,王艳梅给王喆买了一身秋衣秋裤、一件白色的确良衬衫、一套蓝色涤卡学生服、一双黑色皮鞋,袜子也买了两双,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买了新的,就差内裤没买了。王艳梅让王喆换上新衣服,王喆说啥也不同意。这时候的百货公司还没有试衣间,王喆就穿一条单裤,在大庭广众之下换裤子王喆打死也不愿意。王艳梅无奈,拉着王喆的手出了百货公司。
  走到一家理发店,在王艳梅的威逼下,王喆理了头发,刮了脸,下巴上那几根胡子被刮掉。然后王艳梅带着王喆去了一家照相馆,王喆无奈的在更衣室里换上了新衬衫和学生服,新裤子腿脚较窄,王喆只能把绑腿沙袋解下来缠好系住。
  换好衣服,王喆拎着装旧衣服的包和沙袋出来,王艳梅也梳好了头发,让摄影师给他二人都照了张全身像,又拍了一张两人的合影。本来照片要一周才能取,王艳梅又加了5块钱,照相馆才答应第二天来取。
  从照相馆出来,两人一车在王艳梅的指引下来到一个临街的小院,院门上挂着京城XX区房管局的牌子。进了小院,在院内唯一的一座破旧的两层楼前停好自行车,王喆问王艳梅:“姐,来这里干啥?”
  “把你户口本拿出来,我们上二楼,把我的房子过户到你的名下。”说着,王艳梅就要拉王喆上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