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46章 电子表 1

  王喆在大街上随便逛游,主要是看看香港有哪些新潮的东西能拿到京城去卖,琳琅满目的商品让王喆勾起很多回忆,想起很多东西:传呼机在中国流行应该是83年还是84年?收录机进入普通家庭是什么时候?这时候的燕舞是否已经在研究录音机了?电视机、彩电进入农村要等到啥时候?这可口可乐再次进入中国是在哪一年?真正火起来是在哪一年?健力宝是啥时候开始火的......
  两天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张发奎已经把电子表弄好了,总共十二个皮箱,装了3万2千只电子表,都放在酒店王喆的房间里。
  “王医生,所有的3万2千只电子表都在这些皮箱里,总共就这12个皮箱。本来那些厂家是用纸箱装的,我考虑到您路途太远,纸箱万一开裂会造成大的损失,就让他们买了这些皮箱来装。这些皮箱都是目前港台最新款式,很漂亮的。这是账单,总共花了36万8000港纸,今天就要把这些钱给人家。”
  王喆挺高兴,这批电子表平均价格还不到3块钱人民币。
  “钱没问题,一会我们去瑞银,把钱取出来给你。这些天辛苦你了,怎么样,昨晚有没有让嫂子讨饶?”
  “哈哈,王医生真厉害,这都好多年没这么爽了,昨天你嫂子真的讨饶了!嘿嘿,我太太让我邀请您去家里吃饭呢!今天去我家里吧,尝尝我太太的手艺。”
  张发奎真的很高兴,昨天再现了大男人的雄风,在老婆面前扬眉吐气的滋味真是好得不能再好了。
  “下次吧,下次来港一定去家里拜访,这电子表已经弄好了,我今晚就要回去,家里等着卖呢。”
  “这么急?这一次也没陪你好好玩玩。”
  “你已经帮我很多了,以后有的是机会玩。”
  “真的不需要我帮你把这些东西弄过去?不走正规渠道也可以的,我还有些门路。”
  “不用了,以后会再麻烦你的,你在羊城有办事处是吧,麻烦你帮我买一张去京城的卧铺票,这坐火车真是太烦了!”
  “没问题,我在羊城还是有些门路的。”
  “那好,就拜托你了,走,我们去瑞银。”
  到瑞银转给张发奎36万8000港元,这样王喆在瑞银的资金账户还有二十多万港元的余额。
  从瑞银回到酒店,王喆就让张发奎走了,自己进了房间,打开一个皮箱,里面全是女式的电子表,拿起一只看了看就扔了回去,再把皮箱合上,拉好拉链。这些表对王喆来说没多大的吸引力,这东西就是王喆短期内拿来赚钱的,用不了多长时间这东西就会满大街都是,价格跌到十几块钱。
  过了一会,王喆拉着2个皮箱出了酒店,走到没人的地方,把皮箱收到戒指里,空着手又回到酒店的房间,如此反复多次,12皮箱3万2千只电子表就都进了王喆的戒指,只留了他自己买的那个皮箱还在房间里放着。
  再次来到镛记,要了一份烧鹅拌饭一份叉烧拌饭,吃完,寻思等到离开香港之前一点得多买点放到戒指里,好在火车上吃,这比来的时候带的鸡蛋油条好吃多了。王喆并不急着离开香港,他跟张发奎约定的是后天上午11点在羊城火车站见面,还有一天多的时间,离开香港回到大陆住宿都是问题,从元宝屯出来这么长时间了,开的介绍信在鹏城、羊城还能不能用都是问题。这年月没有身份证,出门都要带着户口本和介绍信,否则你别说进一些政府部门、国营企业的门了,就是旅馆你都住不上。
  又在香港呆了一天,王喆又买了几条牛仔裤准备回去给赵刚他们,给赵丽华买了三条,王喆不知道赵丽华的腰身多少,只能腰身2尺、2尺1、2尺2的都买一条,又给她买了两件T恤衫,也是估摸着买的。给二当家齐渊买了一件体恤一双皮鞋,没给他买牛仔裤,这个时候的牛仔裤还是那种喇叭裤型的,跟后来那直筒型的还有很大区别,估计那老头也不会穿。还买了一斤铁观音一斤龙井茶,这茶叶在京城王喆没留意也不知道有没有;买了些准备路上吃的东西,包括在香港很有名的元朗荣华的老婆饼,奇趣饼家的豆沙烧饼、皮蛋酥,当然还有镛记的烧鹅、烧腊、叉烧。
  当天晚上,准确地说应该是第二天凌晨3点,王喆退房,拉着自己那个皮箱出了酒店,没走多远就把皮箱收进了戒指。空手向边境走去,对王喆来说回去更加轻松,轻车熟路地来到交界处,轻松到跳过铁丝网,慢悠悠地走到市区,坐上了第一班开往羊城的中巴。中巴走走停停,王喆到羊城火车站已经10点40了,来到售票厅门口,张发奎带着他羊城办事处的人已经等在那里了。
  “王医生,你来了,我给你介绍,这位是我办事处的李然,李然,这位是王喆王医生,是我好兄弟,以后无论是他来羊城还是他打电话到办事处你都不能轻慢,要像对我一样待他,否则你就别跟我干了!王医生,票是下午1点半的,我们先找个地方吃饭。”
  王喆没拒绝,跟着张发奎上了一辆出租车。这羊城不愧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京城还很少见出租车呢,这里已经不少了,大多是RB五十菱骏马牌1600cc出租车(俗称:红凳仔),而且已经有了计价器。
  “王先生以前来过羊城吗?这里比京城怎么样?”李然操着一口典型的港味普通话问王喆。这李然也是香港人,被派到羊城常驻,从骨子里带着香港人的高傲。
  王喆没打算理会他,可是张发奎却发话了:“李然,不许这样跟王医生说话,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要像对我一样对待王医生,再有下次你就别干了!”他说的是粤语,王喆听得懂。
  李然唯唯诺诺的应了几句没再说话,不一会,就到了一家看上去不错的饭店。进了饭店,也没要包厢,就在大厅里一个靠窗的桌子坐下。
  “王医生,这里的菜还不错,我常来,您想吃点啥?”张发奎问道。
  “我无所谓,您看着安排吧。”
  等张发奎安排完饭菜,王喆打开皮箱,拿出手包,在手包里拿出一张纸递给张发奎说道:“这是我给你开的药方,上面标好了煎药要注意的事项,你到中药铺里面去抓十副,隔一天喝一副,这10服药喝完,你就会感觉比现在有活力得多,然后你再到京城去找我,在京城住上一周,我给你施针,你的心痹就差不多治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