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02章 学中医

  随后的几天,王喆浑浑噩噩,有时候躺在炕上,呆呆的看着房顶,有时候坐在门前,望着不远处帽儿山顶的皑皑白雪发愣,小姑娘赵丽华做饭时让王喆帮着烧火,王喆能拿着木材呆呆的不知向灶膛内放直到灶膛内的火快熄灭了小姑娘大声叫喊王喆才发觉。小姑娘
  “不上学咋行?学医也要先上学,没文化怎么能看懂医书?”
  “如果不是来了这里我在老家到今年夏天就初中毕业了,我5岁就上学了,还跳了一级”王喆说了谎话,他不能告诉老人他上过大学,更不能告诉任何人他是重生的,当然他也不愿意再去学校上初中,那不是甚至偷偷的问跟张震老人她弟弟是不是傻了?
  张震老人也没啥好办法,不知道怎么劝慰王喆。
  一日,老人对王喆说:“小喆,户口我已经找队长给你上了,也跟帽儿山学校的李校长说好了,等年后开学,你就和你华姐一起去上学吧,也上初一,不知道你能不能跟上课。”
  “我不去上学,我想跟你学医”浪费时间吗?
  “啥?5岁上学还跳级?真的假的?”小姐姐赵丽华在一边吃惊的问。
  “真的,我爸爸是老师,教小学的,我们那初中2年高中也2年,不像咱这里中学就需要6年了。而且我特喜欢语文,文言文我都能看懂,爷爷,不信你拿本古代的医书考考我!”在上一世,王喆大学毕业后,曾在87年开始函授了中医药专业,那是因为王喆大学学的是食品工程专业,那时候保健品行业已经开始冒头,尽管还不像进入90年代那么疯狂,但像一些减肥茶啥的已经有人在生产销售,所以敏感的王喆就去函授了中医药专业,准备在保健品开发上下一番功夫,只是王喆毕业分配到本地的一家国营酒厂,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人微言轻,给厂里提了几次保健品开发计划都没有回应,随着时间推移,年龄越来越大,对社会的认知越来越深刻,也就越来越没那股心气,自己业余捣鼓的那几个消暑茶、健胃茶、驱寒茶等一系列的保健茶品都半途而废。但那两年中医函授王喆还是很用心的,一些譬如阴阳五行等相关的中医基础理论当初还是学得比较扎实的,一些食药两用的药品的药性也是非常的熟悉,只是后来全用不到,现在能记起来的已经没有多少了。
  张震老人从诊桌的抽屉里拿出一本《黄帝内经》,随便打开一章让王喆解释,王喆看了看,按照自己的理解解释了一遍,老人点点头没言语,又拿出一本《伤寒论》,找出一章让王喆看,王喆也能说的头头是道,老人满意的点点头。“既然这样,从明天开始你就跟着我学医吧,不过既然我已经给你报了名,有空也去学校看看,尽管现在学校也教不了啥东西,上文化课的时间还不如劳动课的时间长呢,你小华姐上学期老跟着去掰苞米、捡豆荚,真是的,哎!”
  老人说着叹了口气。“要不爷爷我也跟你学医吧。”赵丽华在一旁趁着热闹,她也不愿意去上学了。
  “不行,你弟弟是上过初中的,你才上初一,奥,对了,你正常上课,放学回来可以跟着学,但考试要考好,还有,考试的时候别忘了提醒你弟弟也去考试,如果不及格,那你弟弟也要去学校听课。”
  “哼!偏心。”赵丽华恨恨的哼了一声,然后想起弟弟也要去考试,就得意的看了一眼王喆,笑嘻嘻的出去找同学玩去了。
  第二天,王喆开始跟着张震老人整理草药,要求王喆每天要辨认50种药物。老人的药柜放在屋外的夏棚子里,老人家的夏棚子比较大,跟主房差不多大的面积,是用直径25公分以上的圆木搭建的,地面以上2米用稻草活泥塞紧,2米以上的部分露着缝隙,冬天寒风顺着木缝灌进来,跟室外一样冷。王喆跟着老人一样一样的拿出来看,老人告诉王喆药名、特征、以及主要的药性,有的药还要知道炮制的方法,采摘的时间,产地等,王喆听得很仔细,有时拿笔在本子上记下,本子是向小华姐要的,一个16开的演草本,纸质粗糙,但不妨碍王喆使用。由于是寒假期间,赵丽华也跟在老人的身后,她跟着老人生活6年多了,耳濡目染,许多草药她都认识,记起来当然没王喆那么费劲。
  在夏棚子里时间长了是真让人受不了,太冷了。张震老人王喆赵丽华三个人老的老小的小,肯定不能在里面太长时间,过一会就回到主屋里,主屋里有火炕,很是暖和,进屋要把棉衣脱掉,只穿绒衣就行了。
  回到屋里,老人拿出一本书让王赵两人背诵,王喆拿过来一看,书名《药性赋》,王喆知道这是中医入门的一本书,就和赵丽华两人头碰头看着念:犀角解乎心热;羚羊清乎肺肝。泽泻利水通淋而补阴不足;海藻散瘿破气而治疝何难......只念前10句,念几遍能背诵了再接着往下念、背。
  歇息一会,再到夏棚子去认药,如此往复。
  几天下来,张震老人发现王喆学的很快,不管是认药还是背歌诀,都比赵丽华小姑娘快很多,王喆自己也发现自己现在学东西比上一世快,仔细想想也就明白了,带着几十岁的记忆,理解能力自然比同龄人强,12岁的年龄正是记忆力很强的时候,两相结合学东西当然很快。
  赵丽华发现比王喆学得慢很不服气,他缠着王喆陪她一起背诵,每天背到很晚,村里有电的时候看书背新的,没电的时候就让王喆先背诵她跟着背诵,背不下来时让王喆去提醒,这样两人一起努力,背书的进度很快,王喆为了在没电的晚上给赵丽华当书用,白天就要更下功夫,就这样,在快过年的时候,两人已经将药性赋背得滚瓜烂熟。药柜的草药也已经认全,老人说个药名,两人都能很快的在药柜里拿出来。然后老人又要求王喆和赵丽华蒙上眼睛,用手摸用鼻子闻甚至用嘴尝去辨别药材,两人觉得很有趣,自是乐此不疲。老人看着聪明且努力的两人很是满意。
  快过年了,王喆发现这个时代尽管物资匮乏,大家的日子都过的紧吧,但年味很足,这几天屯子里有杀年猪的,都来请张震老人去吃饭,有的人家还想让王喆和赵丽华一起去,老人自然不许。
  这一天,生产队长家杀猪,来请老人,老人去了不一会,队长的儿子陈军端来了一碗煮熟的肉,肥的瘦的都有,还有几片血肠,王喆看得直咽口水。王喆重生到现在一个多月了,最不满意的就是饭食,上顿下顿的大碴子,王喆感觉嗓子都快磨破了,东北的冬天更没啥青菜,每天都是酸菜粉条,最多加点萝卜干,如今看到肉当然两眼放光。
  “看你馋的”赵丽华逗王喆。
  “你不馋你别吃”
  “想得美”一边斗嘴,赵丽华捞了颗酸菜,挤干净酸水,切了细丝,又洗了2遍,放到已经刷干净的锅里,然后把那碗肉倒进去,已经点着火开始烧灶的王喆看见赶紧喊了一声“等等”,可是肉已经进锅了,王喆赶紧拿双筷子,把那几片血肠夹出来放在碗里,“这个要最后放,炖碎了就找不着了!”“嗯”赵丽华又到夏棚子里拿了把粉条,用水冲洗一下,也放到锅里,王喆向灶膛里填了几根劈柴,两眼瞪着锅盖,赵丽华在一边看得直乐。
  杀猪菜终于端上了饭桌,王喆拿起筷子伸到饭盆却停了住了,“给爷爷留了吗?”“还用你说!早盛出来了。”说着夹起一块肥肉放到了嘴边吹了吹就放进嘴里,王喆自然是不甘落后,夹起一块五花肉,也不怕热,直接放到嘴里嚼了起来。两人你争我抢风卷残云,一会功夫,酸菜粉条肉已经见了底,王喆把菜汤向饭碗里倒了点,拌了几下,大口大口的扒拉,感觉大碴子饭也不磨嗓子了,赵丽华有样学样,两个人都感觉吃撑了!
  摸着鼓起的肚子,王喆志得意满,两手向后一撑,身子靠在墙上,把腿伸直了,两眼盯着收拾碗筷的赵丽华看,赵丽华上身只穿了绒衣,绒衣看上去已经显得小了,可能是穿了几年了,紧紧的箍在身上。
  赵丽华不理王喆,利索的把碗筷收到一个搪瓷饭盆里,又用抹布把饭桌擦干净,端着饭盆到外屋刷洗去了。
  过了一会,结束洗刷的赵丽华进屋上炕,盘腿坐好,对着仍然半躺半坐的王喆喊了一句:“吃饱了该背书了”
  王喆用手撑炕朝饭桌挪动身子,绕过饭桌,在赵丽华身旁盘腿坐好,拿起放在饭桌下演草本,翻到第3张,把前几张翻过来,放在饭桌上,开始念:“眩晕第十五,眩晕症,皆属肝,肝风木,相火干,风火动,两相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