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66章 再临香港

  7月22日王喆再次偷渡到香港,先到上次住的那家酒店住下,然后去张发奎办公室。
  “张先生,麻烦你联系一下港元兑换的事,还有,帮我订购5万块电子表。”
  “电子表的事我已经安排好了,已经有人去联系了,兑换港元的事我需要打几个电话。”
  “王医生,33元RMB兑换100港元,这是我能联系到的最低价了。”张发奎打了十几个电话后对王喆说道。
  “行,这个箱子里面是40万RMB,你拿去兑换吧。”王喆把手中的行李箱推到张发奎面前说道。
  “40万RMB你就装到这个箱子里带来了,咱上飞机的时候安检没发现?”
  “我怎么知道?上飞机不允许带钱?”
  安检当然发现不了,这钱一直存放在王喆的戒指里,临出酒店的时候才拿出来放进那个行李箱里的。
  “具体我也不清楚,应该不能带这么多钱吧,再说也不安全呀,算了,不说这事了,我还是抓紧去兑换吧,这是100多万港纸呢。”
  “你还是先清点一下吧。兑换以后直接打你账户上吧,60万港元算我的出资,剩余的购买电子表,多退少补,兑换完我们抽空办一下手续。”
  张发奎清点完那一箱子钱,然后带着两个人走了。王喆也出了张发奎的公司,去逛金店、珠宝店。
  这个时候的香港中环有很多的金店,以经营黄金首饰为主,也有一些金店兼营珠宝玉器。王喆转了几家,了解了一下金银饰品和翡翠饰品的价格就回了酒店。
  洗了热水澡,躺在宾馆的床上,王喆回想今天在几家金店的经过。翡翠竟然这么贵,比和田玉贵多了!是不是去缅甸看看?反正野人山是必须要去的,益气丹需要太岁,师伯说在野人山看到过。这次就去还是下次带齐渊一起去?齐渊在滇省多年,还有翡翠渠道吗?我的天眼能看到原石里面是否有翡翠吗?野人山山高林密瘴疠横行,要去的话一定要先做好准备,现在根本没有准备嘛,况且野人山那么大,师伯信中也没说发现太岁的细节,要寻找肯定需要较长时间,这次的时间也不够。想到这,王喆从床上起来,准备先到镛记去吃烧鹅,然后回来练功睡觉。
  第二天上午9点,王喆到了张发奎的公司,张发奎已经在等着他了。
  “王医生,钱兑换好了,总共121万2千港纸,已经打到我公司账户上了,这是我们的合作协议,您看一下,还有两张收据,一张是60万港纸,是合作的资金,一张是61万2千港纸,是暂收您的用来买电子表的钱,等货到之后多退少补。”
  王喆看了看两张收据,然后仔细看了看合作协议。
  “没什么问题,协议条款很全面。”说完,王喆在协议上签了字,并把两张收据放进手包里。
  “那就这样,您在香港等几天,我要马上去东莞联系新的代工厂,电子表的事情我都安排好了,我离开以后由我们公司的小黄负责接待您,有事您找他就行。”
  “麻烦你了张先生,你去忙吧,我去瑞银看看。”
  “王先生,这次怎么一个人来的?张先生呢?”王薇问道。
  “王经理想见张先生?”
  “不,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随便问问,王先生,你的眼光很准,运气也非常好,现在世界金价已经620美元以上了,你可是赚了不少!”王薇心想,谁想见那个张先生呀,人家只是想见你而已。
  “王经理过誉了,浮盈而已,这价格还会反复,笑到最后才是赢家。”
  “我相信王先生一定能笑到最后。”王薇两眼盯着王喆,像要看穿他似的。
  “借您吉言,谢谢!”
  跟王薇聊了一会儿王喆就离开了。
  回到宾馆,在前台试着给刘大雄打了传呼,就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等,一会儿功夫刘大雄就回了电话。
  “刘先生,我是王喆,还记得吗?”
  “怎么会不记得?王老弟,来香港了?在哪?我去接你来我公司看看。”
  半个小时,刘大雄来到了宾馆,王喆没跟他去公司,两人进了王喆的房间,坐在沙发上,王喆给刘大雄倒了水,放在刘大雄面前说:“刘先生,最近可好?”
  “还不错,公司成立了,办公室就在中环,离这不远,王兄弟跟我去看看吧?”
  “以后有机会再去参观吧。最近操作得怎么样?”
  “还好,一直在做多黄金,盈利还不错。只是我操作的过于频繁,还不如你那个账户盈利率高呢。”
  “我不在香港,只能采取那样的操盘方法,算是歪打正着吧。”
  “王兄弟这次来有别的事还是专门为黄金交易来的?”
  “这次还是来采购点东西,另外想麻烦刘先生帮我办点事。”
  “啊哦,啥事需要我帮忙?”
  “刘先生有相熟的财务公司的人吗?我想注册几家离岸公司。还有,刘先生能否介绍一家信誉好的会计事务所给我,我和张发奎先生合作一个项目,我需要第三方审计。”
  “会计事务所香港很多,他们不敢胡来,我找和张先生找是一样的,我建议你还是让张先生来找。财务公司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个,我去拷他。”
  刘大雄去前台打了传呼,回来继续和王喆聊天:“王老弟注册离岸公司想做啥业务?”
  “我要以离岸公司的名义去美国注册公司,做风投业务。就是风险投资,主要是找一些感觉有前途且需要资金的公司对其投资,然后等项目发展起来了上市了,或卖掉或留着坐等分红。”
  “那要是公司发展得不好呢?”
  “那钱可能就白投了,风险较大,所以称作风投公司。”
  “呵呵,我还第一次听说。”
  刘大雄呼叫的人很快回了电话。“小管,我是刘大胡子,我有个朋友想注册几个离岸公司,你们能办理吧?好的,他住在中环东方酒店,对,就是那个酒店,他住520房间,你今天晚上就能过来,好,把文件带齐,多带几分,他要注册几个公司呢,好就这样。”
  “他晚上过来,直接到房间找你,他姓管,叫管仁,管仲的管,仁义的仁,名字挺好记,哈哈。今晚我约了客户,不能陪你,见谅。”
  “不用客气,刘先生,这已经麻烦你了,谢谢!”
  “你也别跟我客气,中午一起喝一杯?”
  “你还要操盘,不喝酒的好,等选个礼拜天,我做东,请老大哥好好喝一杯!”
  “那好,我等你的酒,我告辞了,这几天比较关键,我要回去盯着点,有事拷我。”
  说完,刘大雄起身走了。
  王喆对着刘大雄的做事风格很欣赏,不愧是教父级的人物,办事干净利索,绝不拖泥带水!
  吃了午饭,王喆在大街上逛游,无意中在一幢商场的一个角落看到了一家书店,名字叫集古齋,很像一家古玩店的名字,进了书店,里面面积不大,但书很多,很多线装书。
  王喆在那几架线装书里面仔细翻看,竟然找到一套《仲景十二稿伤寒杂病论》,繁体竖版,共5本,王喆仔细对照,发现竟是全套的,把里面的内容和自己背诵的祖师爷留存的进行对照,发现竟有很大的不同。王喆毫不犹豫的买下,花了650港元。又选了一本赵孟頫的小楷道德经,正好回去和赵丽华一起练字。抱着所选的书,王喆心满意足的离开了这家书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