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34章 二掌柜 3

  “这老头谁呀?谱好大。”赵刚问道。
  “原来雅致阁的二掌柜,对老物件很精通,我请来帮忙的,对了刚子,今晚别忙着回去,等会军子回来我们一起吃饭,你们也好长时间没在这吃饭了,顺便商量一下收老物件的事。”
  贾爱军回来的时候,齐渊也是把新收上来的东西挨个看仔细,这次更惨,老头说一个有价值的都没有。
  吃晚饭的时候,王喆把齐渊介绍给众人,又向齐渊介绍了赵刚贾爱军陈洪涛吴霞江发成。陈洪涛三个吃饭很快,吃完就去维修室干活了。
  王喆看他们走了,才开口说:“我们收了那么多东西,可大多数是假的,这样下去肯定不行,咱商量一下以后咋收。”
  “再收东西我跟着去看呗。”齐渊说道。
  “你怎么能看得过来?这是十来个人在下面收的,你一个人能跑得过来?”
  “十来个人在收?”
  “是这样齐师傅......”王喆就把现在收购的情况告诉了齐渊。当着别人的面王喆自然不能叫他齐老头而是叫他齐师傅。
  “你们还真是好手段,我说怎么收了那么多,我以为那么多东西是几年或更长时间倒腾的呢,原来只用了个把月,可是拿钱收那些赝品总不是个事儿!”
  “要不咱这样吧,以后如果是散件,并且是每件包括提成不超过5块钱的,就按原来的方式收,超过5块钱的和在一个地方一次能收多件的,你们就回来带齐师傅一起去,你们觉的咋样?如果可行,那就这样定吧,刚子军子,你们把这个做法交代给赵大爷和那几个帮我们收货的。”王喆口中的赵大爷就是赵刚他爸,从开始跟着干每天都能挣二三十块,高兴得每天哼着戏曲走街串巷。
  晚上的时候,在门房里,王喆又给齐渊施针一次,起了针,王喆对齐渊说道:“今天就这样吧,明天我到药材公司去给你抓几副药,配合这针灸,你很快就会健壮起来,就是再娶个媳妇生个儿子都没啥问题。”只有两人在的时候,王喆和齐渊说话就随便的多,王喆更喜欢和老头开开玩笑。
  第二天,王喆起来的时候,齐渊已经在院子里伸胳膊扭腰的活动筋骨了,看见王喆出了主屋,就问王喆:“南屋还有人住?”
  “洪涛两口子忙得晚了会住在那屋里,你不用管他们,一会他们就直接去上班了,白天就咱俩在家。我去后海那活动活动,回来的时候捎点油条包子啥的,你在家等着就行。”
  “我出去买吧,我带着暖瓶,打点豆浆,还真想喝豆浆了。”
  “那也行,我给你钱再给你把钥匙”说着,王喆掏出一把钱数也没数就递给了齐渊。
  “用不了这么多!”
  “拿着吧,省的每次给钱那么麻烦,以后买菜啥的都是你去吧,肉票啥的等我回来再给你,对了,买油条包子还要粮票。”说着又从兜里掏出一些粮票递给齐渊。
  “我走了,卖豆浆的地儿你自己去找,东大街那儿有好几家呢。”
  王喆回来的时候,齐渊已经买了油条和豆浆,齐渊喝了口豆浆,点点头说:“还是那老味儿!”王喆真是想不明白,京城的豆浆就那么好喝?反正王喆没感觉到什么特别的。
  吃过早饭,王喆把所有房门的钥匙都拿了一把,用一根绳子系在一起交给齐渊:“这是院子里所有房门的钥匙,你自己对着开吧,我没做记号。”
  “主房门的钥匙是哪把,你拿出来,我不要。”
  “你拿着吧,我屋里也没啥值钱的东西,我屋里的东西还不如西厢房里的瓶瓶罐罐值钱呢。”
  “这不是值不值钱的问题,以前人家的伙计不被召唤是不能进主人房的,更何况是主房的钥匙。”
  “现在是新社会了,再说咱俩也不是主人和伙计。”
  “再是新社会也得有点规矩。反正主房的钥匙我是不要。还有,那些老物件,我整理出来,有很贵重的也不能放在西厢房,要拿到主房你自己保管。对了,后罩房那些家具里面有没有古玩架或者古玩柜?”
  “我记得好像有几个,我们去看看?”
  两人来到后院,打开放旧家具那两间房子的房门。“你真会省地方,这家具怎么能这么放?”
  “就是为了省地方嘛。”
  “你这是不会利用!别站着了,慢慢往外搬,先摆在院子里,我今天先清理这些家具,真是糟践东西!”
  王喆没反驳,马上动手往院子里搬家具。齐渊到前院拿了扫把、铁锹,准备把其余的房子都打扫出来。他打扫出来两间,就让王喆把家具放到那两间一些,就这样,王喆把所有的就家具都搬开,院子里有一些,后罩房所有的屋子里都有一些。
  搬开家具,齐渊又让王喆出门去买东西,包括:高度白酒、棉纱、刷子、蜂蜡,王喆骑上自行车先去了德胜门附近的一家百货公司,买了几瓶二锅头,和擦皮鞋用的毛刷,又在旁边的药材公司买了蜂蜡,还顺便给齐渊抓了几副药。
  回到家,齐渊还在后院,正拿着棉纱在擦拭着一张条几,看见王喆开口说道:“这些家具还不错,有不少好东西,这个条几是黄花梨的,等我保养完你可以放到主房去,那个古玩架是金丝楠木的,贵比黄金,我还看见一张紫檀的面炕几和两把紫檀的扶手椅,都是好东西啊!”
  “你保养好还是放这后院吧,或者放到主房卧室,现在还是不要显摆。”
  齐渊看了看王喆,点头说道:“嗯,谨慎点好,你去忙吧,这里你也帮不上忙。”
  回到主房客厅,王喆想了想,这光抓了药还没有熬药的药壶也没有炉子,还得出去买。王喆再次骑自行车出去,到土产公司买了煤球炉子,药壶,还买了一把烧开水的钢精壶,把煤球炉子绑住后座上,把钢精壶挂在车把上,王喆一手拿着药壶,一手扶着车把,骑着自行车又飞快的回了家。
  王喆先把药壶刷干净,把一副药放进药壶用水泡上。便开始做饭,先把米饭焖在锅里,再用两根铁棍从灶膛里夹出一些炭火放进煤球炉子,加一些生碳,把药壶坐好,再向灶膛里添些碳,就去削土豆皮,准备用五花肉炖土豆加粉条。
  王喆给齐渊开的药是健脾的药,齐渊神疲倦怠,形体瘦弱,舌质淡,苔薄白,脉虚无力,王喆开了六君子汤加味:党参、白术、茯苓、陈皮、法半夏、炙甘草,这就是六君子汤,王喆又加了黄芪和升麻。药很简单,药量也不大。王喆把熬好药滤出药液,再加水熬,两次的药液混在一起,分了一半倒在一个饭碗里。
  药熬好了,菜也炖好了,王喆去后院叫齐渊吃饭,来到后院的时候,齐渊已经把那黄花梨的条几和金丝楠的古玩架都擦出来了,齐渊说下午就可以上蜡了。那条几王喆倒是没看出有啥好的,那金丝楠木的古玩架在太阳底下看上去金光闪闪,熠熠生辉。
  齐渊告诉王喆,这古玩架放不了几件古玩,也不能放太重的古玩。可以放在主房卧室里,把贵重但分量不重的古玩放在架上,他那些不值钱的东西最好打些木架子用来存放,可以放很多而且少占地方。
  吃过饭,王喆让齐渊把药喝了。告诉齐渊晚上临睡觉前再喝剩下的那些药,三幅药喝完就没事了。齐渊没说啥,又去后院鼓捣那些家具。
  王喆按照齐渊说法,在演草本上画了木架子的草图。准备等晚上交给赵刚,让他去找木匠定做。然后继续看他的医书。
  晚上赵刚贾爱军回来,先把收到的老物件拿到西厢房,并告诉齐渊明天去东直门那里看东西,东西不少。齐渊说你来接我就行。对于当天收的东西,齐渊没做评价。等赵刚贾爱军把收的收音机拿到维修室,找王喆报账交钱的时候,齐渊也在一边看着。
  等做完这些,赵贾二人走后,齐渊把王喆的账本拿起来看了看,撇着嘴说:“这叫账本?”
  “咋的?不行?二掌柜!”王喆想起齐渊曾经做过雅致阁的二掌柜,就拿这个打趣他。
  “明天我出去看老物件,看看能不能买些账本回来,要是放心以后我就给你记账,你自己管钱就行了。公私合营以后,我还真在店里管过帐。”
  翌日,贾爱军先来装了当天要去出售的收音机电视机,准备发出去以后再带齐渊去看老物件,王喆让他回来的时候买些煤球,再买个大钢精锅以及几个暖瓶,家里的人多了,暖瓶就不够用了,有了煤球炉子,以后喝开水就方便多了。赵刚来装收音机的时候,王喆把画好的图纸交给他,让他去找地方定做,赵刚拿了图纸也离开了。
  等贾爱军拉着煤球回来,把煤球堆放到厨房里,已经该做午饭了,索性吃过午饭再出去吧。
  吃过午饭,齐渊往三轮车上放了个马扎,手里拿着一台小收音机坐在三轮车上,贾爱军骑上三轮车就出了胡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