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36章 南下

  6月1日这天上午,王喆去了药材公司,准备买点药材以及医用绷带。经过这些天的调理,加上最近吃的不错,每天都跟他喜爱的古董打交道心情格外舒畅,齐渊身体已经恢复的不错了,比刚被王喆背回家的时候壮实多了,王喆准备今天就开始治疗他的瘸腿。
  买完了治疗齐渊用的东西,王喆又买了很多针灸用的普通钢针。这些天他在冯志强的提醒下,练习用针灸的针当暗器,已经练得很熟了,二十米的距离内准头很好,而且能一把针飞出去射中不同的目标,多买些钢针放在戒指里,要用的时候随即可用,他可舍不得用祖师爷留下的金针去当暗器玩。
  出了药材公司,王喆索性去了相距不远的百货公司,他想买块手表。
  上一世的时候王喆很少带手表,不过那时候手机不离身,用手机看时间很方便,可现在没块手表真不方便,在家的时候还好,家里能看闹钟,可是出了门就没办法看时间了,只能看太阳估计时间,遇到阴天那就更没办法了。
  80年的时候手表还是贵重物品,一块宝石花的手表要200多块还需要票!很少有人能买得起。
  王喆在百货公司的柜台看到了手表,可是那宝石花手表旁边摆放一块电子手表更是吸引了他的眼球。
  “这东西现在已经出现了?”上一世电子手表啥时候出现的王喆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他有一次参加数学竞赛的时候向同学借手表时借到的就是这种电子表:塑料外壳,塑料表带,数字显示,这种表流行一时,到后来很便宜,听说刚开始进入大陆的都是走私的,进来的价格也很便宜。
  王喆痴痴看着那块电子表,这破东西这时候竟然要85块钱还需要工业券才能购买!这要是从深圳或是直接从香港大量的弄过来,哪怕就是卖五六十一块也赚大发了!想到自己现在的渠道,那散货能力根本不怕卖不出去!
  王喆掏了85块钱和一张工业券买了一块电子表,工业券、肉票、粮票、布票,这些东西他让赵刚帮他在黑市上倒腾了不少,存放在戒指里。他选了块黑色的,表带也是黑色的,带在手上,直接骑车回家了,他要抓紧时间处理手上的事情好南下深圳!
  手头上的事情最主要的就是给齐渊治腿,齐渊其实不急,都已经瘸了十几年了真不差这一天两天的。王喆急于去深圳,想想还是等回来再治疗,毕竟这种打断了再续的病例王喆以前跟着师傅的时候没见过,祖师爷的传承里是有的,王喆想还是谨慎一些,治疗后能时刻观察愈合情况最好。
  既然决定等南下回来再给齐渊治腿,王喆就再次骑自行车出门,到火车站买了火车票。这时候去深圳要先去广州然后再做汽车去深圳。
  晚上,王喆把赵刚贾爱军留下,再一次分钱,这一次赵贾二人每人分了10000,王喆自己分了20000,再给维修室提了维修费,未分配的钱只剩下2000多了。
  分完钱,王喆对众人说:“我明天要去一次南方,顺利的话七八天就能回来,不顺利的话也许要半个月甚至更长,家里的事情你们几个商量着办,多听一下齐师傅的意见,毕竟他年纪大经验多。另外呢还是要注意不要张扬,大家现在闷头挣钱就行,千万不要显摆自己有钱,以后有你们显摆的时候。军子刚子你们和那些帮着收货散货的人的交接地点也要时常换一下,总之不要太引人注意......”
  赵刚、贾爱军走后,王喆把还在西厢房忙碌的齐渊叫到主房客厅,让他坐好然后说道:“齐老头,给你治腿的东西我都准备好了,原计划今天晚上把膏药熬上,等膏药好了就给你治疗的,现在只能往后拖了,我明天要去南方。”
  “不急的,等你回来再治就是了,已经瘸了十几年了也不差这几天。”
  “我走了以后家里的事情你多费心。”
  “有我在,你放心出门就行。”
  王喆给齐渊留了2000元钱,还有各种票券,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就让齐渊去忙了。
  王喆煮了20多个鸡蛋,他要准备在火车上的吃食,特快列车从京城到羊城也需要将近2天2夜,王喆对这火车的速度真是很无语。王喆倒是想乘飞机,可对于这个年代来讲那就是奢望!等鸡蛋凉了,王喆把鸡蛋放进戒指,已经六月了,天已经很热,王喆怕鸡蛋时间长了坏掉,放在戒指里应该不会坏吧,王喆也不知道,对于这个神奇的戒指,王喆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它的道理。嗯,明天再买点油条带着就差不多了。
  1980年6月2日上午9点,王喆坐上了京城开往羊城的特快列车,特快列车上的人竟然也这么多,车厢里竟然有那么多没有座位的人,王喆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着满车厢的人摇了摇头,
  从书包里拿出《伤寒杂病论》埋头看了起来。
  4日早上7点,火车到了羊城站,晚点了1个多小时,下了火车,王喆随着人流出了站,找到一家饭店吃了早饭。火车上光吃鸡蛋和油条,王喆已经腻歪了。打听了好几次,王喆才坐上开往深圳的一辆破旧的中巴车,一路走走停停,到了深圳已经下午1点了。这时候特区还没有正式成立,一些进出制度还不完善,铁丝网也还没完全安好,估计到特区正式成立以后想去深圳就麻烦的多了,要么你要有公安局签发的边防证要么就需要花钱找人领着去“钻狗洞”。
  吃了点东西,打听了多人,王喆来到梧桐山已经快晚上9点了。王喆在家的时候打算到了深圳先去中英街看看,如果货源不够或者价钱不合适再想办法偷渡去香港。在火车上王喆反复思量,价格多少才算合适呢?中英街的价格肯定比香港高吧,那还不如直接去香港呢,至于在香港能不能花人民币,王喆并不怕,他戒指里有师父留下的那些金砖,还有从元宝屯带来的那将近20张毛皮,都能卖掉换成港币。
  王喆找了一块大石头,轻松的上去,看着不远处的铁丝网,王喆笑了笑。79年那次大规模的逃港事件已经过去一年多了,这里的边防并没有松懈,铁丝网两边都不时的有边防人员走动。
  王喆坐在大石头顶端,拿出点吃的,带的鸡蛋和油条已经吃光了,王喆吃着中午买的饼子,心里合计着到了香港以后的打算。
  吃完东西,王喆坐在石头上打坐,反正王喆准备下半夜才去翻铁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