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39章 你拿不动

  两人正说着呢,就听有人敲门。王喆看看手表,已经1点多了,谁呢?王喆走到门口问道:“谁呀?”“服务生,你楼下的房间漏水,我看看你屋里卫生间有没有问题。”
  王喆也没多想,打开了门,一把砍刀随即架到了王喆的脖子上,推着王喆进了屋,王喆这才看清进来的两个人,就是白天跟踪自己的那两个人。后面那个人关上门,对王喆说道:“大陆仔,把金砖拿出来,否则要你的命!”
  王喆冷哼一声,身子一闪,已经和拿刀的家伙拉开了距离,抬腿一脚把那人踢飞撞到墙上,向门口跨了一步,一把抓住另一人的胳膊,身子一转一个背摔就把那人砸在地板上,上前一步一脚踏在那家伙的胳膊上,只听咔吧一声,那家伙的胳膊就被踩断了,这才看向那个拿刀的家伙,就看那人躺在墙根不断的吐血,王喆把那家伙拽了过来,又扇了一个嘴巴,说道:“回去告诉你们苗老板,再不识趣别怪我不客气!滚!”说着,拉开门向外一指。两个家伙艰难地爬起来,刀都没捡就向门外跑去。
  “马上报警吧,毕竟见了血伤了人。”
  “我偷渡过来的,报警不好。”
  “那就赶快走,这不能住了。”王喆想想也对,毕竟王喆不想麻烦,马上收拾一下东西,拉着皮箱和张发奎一起下楼。王喆还想去吧台退押金,张发奎抓住他,直接拉着王喆出了天都旅馆。
  张发奎拉着王喆拦了一辆的士,张发奎交代了司机一句,出租车一路行驶穿过海底隧道到了中环才在一家酒店门口停下,张发奎开了房间,两人进了房间,张发奎才问王喆到底是怎么回事,王喆就把上午卖金砖的事情简要的说了一遍。
  “这么说你这次来香港就是为了变卖金砖?”
  “我主要是想进一些电子表回去卖。卖金砖是为了换钱,我带的钱在香港不能花呀。”
  “电子表你准备进多少?”
  “来一次挺麻烦的,尽量多吧,起码也要2万个吧。”
  “那要不少钱啊。”
  “卖掉金砖钱不是问题。”
  “金砖可以到金银贸易场去卖,也可以去金铺卖,还可以去银行卖;电子表我可以帮你找货源,不过这么多的量估计也等几天才能筹齐。”
  “那太好了张先生,我正愁找不到货源呢。你说去银行卖黄金,香港现在有瑞士银行吗?”
  “瑞士银行有两家,一个是瑞士联合银行,一个是第一波士顿银行,两家都有黄金业务。”
  “那就瑞银联合银行吧,明天麻烦张先生带我过去,你今天回家还是住这里?”
  “这么晚了,就不回去了,家里人都已经睡了,回去还要吵醒他们。明天我先带你去银行,瑞银就在中环,离这很近,然后我带你去我公司,我让公司的人帮你去弄电子表,让他们多跑几家,尽快给你把货备好。”
  “那太好了,多谢多谢!你去洗个澡好好休息吧,我要打坐,你不用管我。”
  说完,王喆盘腿坐在床上开始打坐。张发奎看着打坐的王喆,越发感到神秘,这年纪轻轻的王医生不仅医术高明,还能一眼看出婷婷是白虎,还有那么强的身手,真是高人啊,明天必须帮他把事情办好,和这样的高人处好了肯定会有大好处!想着想着,张发奎也没洗澡就睡着了。
  第二天王喆从修炼中醒来的时候,张发奎已经洗了澡穿戴整齐坐在床上等着了。看到王喆醒来,说道:“你一夜没躺下睡觉?”
  “我睡觉不一定躺下,就这样坐着也能睡。”
  “你去洗漱,然后我们去吃早饭,一会我公司的司机就来接我们。”
  两人吃过早饭,回到酒店时张发奎的司机已经在酒店大堂等着了,看到张发奎就走了过来,张发奎对王喆说:“王医生,你自己上房间去拿要带的东西,我就不上去了,这上到四楼我就喘不过来。”王喆心说正好,否则我还不好把金砖拿出来呢。
  回到房间,王喆把门关好,从戒指里把那个盛金砖的铁皮箱子拿出来,打开,里面有29块金砖。最早王喆从果树底下挖出来的时候一共30块金砖,王喆曾经拿出来五块给赵丽华看过,给他看完王喆又放回了戒指,王艳梅出国的时候,王喆偷偷的放到她皮箱里一块金砖,这样就还剩下29块。
  王喆拿出3块金砖放进戒指,这三块金砖王喆不准备卖而且以后也不准备卖,毕竟是师父留下的,留着也是个念想。
  王喆把箱子里的金砖摆放整齐,正好还能放下自己新买的那个手包。把手包放进铁皮箱子,合上盖子,把铁皮箱子往胳膊下一夹,就出了房间。
  走到酒店大堂,张发奎想接过王喆的铁皮箱子,王喆把张发奎伸过来的手推到一边,说道:
  “我拿着就行,你拿不动。”
  张发奎想你用胳膊夹着的小箱子我拿不动?也没再去争抢,叫上司机就出了酒店。
  上了车,没开多久,车就停下了,瑞士联合银行就在中环,真的相距不远。王喆下了车,跟着张发奎直接去了二楼,找到一个值班的客户经理,对他说了金砖的事,那个客户经理看了一眼王喆说:
  “你们跟我来。”
  王喆抱着铁皮箱,和张发奎一道跟着那客户经理七拐八拐的走到一间办公室门前,那经理敲了两下门,听到里面应答声才推开门,办公室不大,布置也很简约,一张不大的办公桌对着房门,靠墙摆了一对藤椅,藤椅中间放着茶几。
  客户经理向王喆张发奎介绍办公桌后已经站起来的女人:“这是我们王经理,她负责黄金买卖的业务,您两位有事和王经理谈,我就先出去了。”说着转身出去并把门轻轻关上。
  王经理从办公桌后走了出来:“先坐,我给你们倒水。”王经理倒水的时候,王喆仔细看向这个和自己同姓的女经理:三十岁左右,长得很甜,个子不高,胸部高耸,腰肢纤细,臀部丰满,王喆有开天眼仔细研究一下的冲动。
  王经理很快把两玻璃杯白开水放到茶几上,弯腰的瞬间,没系最上边纽扣的白衬衫领口处漏出一大片雪白。
  “不知道两位怎么称呼?”
  张发奎马上站起来说:“我是张发奎,在做点小生意,跟贵行有业务往来。这位是王喆,他有一些金砖要卖。”
  “张先生,幸会。我叫王薇,蔷薇的薇,我负责我们行的黄金业务。”说着,伸出右手和张发奎握手,然后转向王喆并且伸过手来。
  王喆也站起身来握住王薇的手说:“给王经理添麻烦了。”
  王薇抽出被王喆紧握的手说:“不麻烦,我们有这项业务,王先生的金砖带来了吗?”
  “带来了”王喆把铁皮箱子放到王薇的办公桌上,打开盖子,把手包拿出来,金灿灿的金砖就漏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