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54章 回东北 1

  热水器做好了,王喆能每天洗热水澡,陈洪涛两口子就住在维修室,自然也跟着沾光,齐渊这两天也很想洗个热水澡,但腿上贴上膏药只能忍着。
  “王喆,今天能把膏药撕下来了吧?已经7天了,我也得洗个澡了,这浑身都臭了!”
  “可以了,我马上给你弄,洗澡要到傍晚,这才上午,水还没热呢。你坐这,我给你撕膏药。”
  王喆让齐渊坐在沙发上,先解开腿上的绷带,然后撕下膏药放在一边。“裤腿就这样卷着,不要放下来,晾一下皮肤,是不是觉得有点痒?”
  “有一点。”
  “晚上洗个澡,明天早上我再把这膏药给你贴上,这膏药还有药效。再贴七天,你自己揭下来就行了。这些天走路习惯了吧?”
  齐渊的腿已经彻底好了,走路已经不瘸了。每天买菜做饭捣鼓古玩,有时候还唱上几句样板戏,看上去年轻了不少。
  “已经习惯了。没想到这瘸了十几年到老了还被你治好了,谢谢你了王喆,真的。”
  “你都谢过多少回了,别整天挂在嘴上,忙去吧,中午咱吃啥?”
  “水萝卜丝,单饼。这几天他们收的老物件不多,也没让我出去看货,是不是光顾着卖电子表把收老物件忘了?”
  “不是忘了,前天贾爱军还说要带你去看呢,我没让他跟你说,等今天他回来你问他啥时候去看吧。吃完饭我出去一趟,你自己在家听着点动静。”
  “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都是把东西拿到门房里去弄,现在天热了,你要是出去我就坐在门洞里弄。收上来那些东西已经快弄完了,对了,我让你收起来的那些玉器可以拿出来几个,我没事的时候盘一盘。”
  “行,吃过饭我拿给你。”
  和齐渊一起吃过午饭,王喆就骑着自行车出去了,在鼓楼大街的新华书店里翻着书,呆了两个多小时就骑车回家。齐渊果然坐在大门洞里摆弄着一个瓷瓶,旁边放着一台收音机,正在放着样板戏。
  “齐老头,你看我收的这两件东西咋样?”王喆把手中拎着的丹炉放在齐渊面前,又到大门外台阶下把自行车把上挂着的他从戒指里拿出来的那个诊箱摘下来提到齐渊面前。
  “这个鼎我真看不准,这些花纹看上去很古朴,像战国时期的风格,这鼎保存得这么完好,这材料也不是青铜,真说不准!肯定是老物件,但具体年代不能断定。这个盒子是古代医生的诊箱,你看这抽屉都是放出诊用具和常用药材的,我小时候见过一个医生来家里给我爷爷看病就背着这种式样的诊箱,这材料,这是紫檀的!这是宝贝,你在哪收来的?”
  “就在鼓楼大街那片,这诊箱是紫檀的?那可值钱了!”
  “怎么每次都这么俗,这是古玩,这是历史,这是...”
  “行了,你祖上开雅致阁不是拿老物件卖钱?你们把古董鉴定完不对它估价?说得那么高大上,最后还不是卖出去换银子?否则怎么买得起大宅门?对了,齐老头,你得抽时间去看看你家的房子,去街道问问,你的房子应该发还给你的!”
  “发还回来又能怎样?住了那么多人家,根本就不可能撵走,整个京城这样的宅子多了。”
  “你只管要回来,我有办法撵人,就是撵不走也要把房子要回来,房契在你手上肯定有用处,你听我的没错。”
  “好吧,过几天我就去问问。这个鼎跟这个诊箱是一个人的?如果是从一个人手里买来的,这个鼎有可能是药鼎。这两件东西很宝贵,你要收好!”
  王喆心说这就是药鼎,只不过是用来炼丹的。
  “没问题,我就看中这个诊箱了,想以后我出诊的时候背着的,你这一说是紫檀的,我又舍不得用了!”
  进了客厅,把丹炉和诊箱收进戒指,王喆长出一口气,这丹炉和诊箱总算面世了,以后拿出来用不会显得突兀,王喆去掉了一个心事。
  坐在沙发上,王喆思考着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这都已经六月底了,要回元宝屯参加考试,也不知道师姐一个人过得怎么样,学习成绩怎么样,要不干脆让师姐也来京城吧,我来教她,考大学应该没问题吧?考大学,能不能提前一年参加高考?我怎么把这事忘了!对,提前考大学,师父已经不在了,我们没必要呆在元宝屯了,提前高考,考到京城来上大学,这样可以节省时间还不会耽误生意......
  王喆现在感觉时间很紧迫,现在已经80年6月底了,离85年广场协议还不到5年的时间,这5年里王喆要赚到足够多的钱才能在日元升值这场盛宴中狠狠赚上一笔;然后在RB房地产、股市崩盘中再咬一大口;87年全球股灾那肯定不能放弃,卢布贬值那样的大便宜要是不去赚那简直就是天予不取!......
  晚上,王喆把赵刚和贾爱军留下,叫到了客厅,把这段时间赚的钱分掉。离上次分钱已经快一个月了,这一个月生意还比较稳定,每天都能卖100多台收音机,电视机不好收,只要收上来修好就能卖出去。
  “这次分的钱多点,快一个月没分钱了,我本想够一个月再分钱的,可是我明天就要回东北,一是要回去考试,二是要回去找黄伟郭建国他们,看看能不能让他们在冰城也做起来。这次我们能分16万,你们每人4万,我拿8万,这是账本,你们看看。”
  “不用看账本,我们还信不过你吗?”
  “就是,我们挣的钱其实就是你给我们的,我们真没干啥,你说就我们天天干的这些,你找谁不能干呀,恐怕比我们干得还好!”
  “谁叫我们是哥们呢,再说,没有你们我在这京城认识谁呀?而且,说真的,如果不是有你们,我真做不起来这生意,京城人还是比较排外的,这你们知道。不说这些了,钱拿回去一定藏好,还有这十几天你们卖电子表的钱,加在一起可真不少了,一定要注意安全。”
  “我都按你说的埋院子里了,我爸都不知道我埋了多少钱。”
  “我的也都埋起来了。王喆,这电子表你是不是给我们提得太多了,我这光卖表的提成一天就1000多。”
  “我提的更多,我哥我嫂子在自行车厂、毛巾厂都能卖,我妈还能在我们那片卖给邻居,这些天我都得带150块表出去,就这还是有意控制的,我爸还能提成,这卖表呀,我家里人都赚了不少!”
  “这都是你们该赚的,别介意这些,就是要注意安全,还要想想这些钱怎么用。”
  ......
  6月28日下午,王喆到了冰城,也就是元宝屯所在省的省城。做为东北老工业基地的重要城市,省城这个时候并不比京城差多少,只是面积小点,人少点,但是感觉比京城开阔,随处可见的俄式建展现在眼前的是一派异国风情,亘古不息的松花江位于市中,江水泛起层层微波,增添了古城的奇幻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