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10章 挖参

  九月初的一个星期天,王喆要进山挖参,赵丽华非要跟着一起去。王喆说挖参可能要好几天才能回来,可赵丽华非去不可,哪怕耽误了上学被老师责罚也在所不惜。王喆没办法,只能带着赵丽华辞别了师父带上各种工具背着药篓进山了。
  王喆多次进山,对周围的山比较熟悉,这次王喆去了老爷岭。赵丽华进山的次数较少,这老爷岭离元宝屯较远,她以前没来过,所以感觉新鲜。秋日的老爷岭山色绚丽,层林尽染金黄。沿着蜿蜒的小径走进了山的深处,松涛阵阵,感觉爽透了!
  一路走来,王喆他们没发现人参,倒是看到一些五味子树,五味子一串串红彤彤的煞是喜人,有的果子已经变成紫色,应该是完全成熟可以采摘了,可惜王喆这次因为不能及时晾晒只能放弃采摘。再往山的深处走,路径已经越来越不明显。
  在一处陡峭的山坡后面一棵小树下,王喆发现了一株六品叶的人参,六个掌状复叶在风中摇晃,顶着人参仔一窜火红,在一片草丛中倒是分外显眼。王喆向赵丽华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摸出兜里的红头绳,迅速走近那株人参,把红头绳拴在人参茎上,再拿出几根索罗棍插在人参的周围。然后和赵丽华一起用手扒拉人参周围的杂草、树叶,王喆就用扁铲在离人参茎半米左右的四周向地下挖,地下的黑土很松软,没一会儿就挖了一个直径大约一米深七八十公分深的的圆沟,王喆接着用竹签子慢慢向中心人参下方挖土,挖到最后剩下直径半米左右的土包裹着的半圆球时,王喆就小心的连土带参一起挖了起来。王喆把那颗‘参树’小心的放到参坑外的地下,用脏兮兮的手擦了一把额头,发现竟然下雨了,两人刚才集中精力挖参了没注意到,这个时候王喆和赵丽华已经顾不上下雨了,王喆小心的一手扶着人参的茎,一手小心的用竹签去剩下的土,唯恐伤到根须。
  一条条的根须渐次漏了出来,剩下的土已经不多,王喆抖了抖参茎,剩下的土就基本都掉了,看着那颗极像人形的人参,王喆赵丽华都很激动。
  “师姐你收拾东西,我到那颗大树下把人参包好。”说着,王喆拿着那株人参快速跑到一棵大树下,尽管已经落叶,但大树上的枝叶仍很浓密,树下还很干燥,王喆在药篓里拿出准备好的桦树皮铺在地上,在地上拔了一些杂草,又让赵丽华捧了几捧人参的原土,一起铺在桦树皮上,把那株人参连带着茎叶和人参仔放在上面,小心的卷起来,再用红头绳扎了六道,这才把整卷的人参放进药篓里。弄好这一切,王喆才看向赵丽华,赵丽华浑身都被雨淋湿了,再看自己身上也都湿了,而且很多地方都沾了泥巴,赵丽华看着王喆脸上的泥嘿嘿直乐。
  “先找个地方避雨吧”王喆在药篓里拿出一块塑料布递给赵丽华,“披着点,快走”王喆说完就背起药篓向山下走,赵丽华把塑料布披在身上跟在后面。雨越下越大,还刮起了风,赵丽华披着的塑料布被风吹得飘起,已经起不到作用了。
  王喆用手挡在眼前,避免雨水淋得睁不开眼,就听身后的赵丽华哎呦一声,王喆转头一看,赵丽华摔倒了,他赶紧上去把赵丽华扶起。
  “没事吧?”
  “没事。”
  “抓住我的胳膊,我们走。”
  赵丽华咬咬牙,抓着王喆的胳膊一瘸一拐的走了几步。
  “脚崴了是吧?”
  “嗯”
  “坚持一下,前面不远就有一个山洞,来的时候我们看到过是吧?”王喆说着,把赵丽华的左胳膊绕过自己的脖子放在自己的肩上,左手抓住赵丽华的的左手,右手搂住赵丽华的腰,“走吧。”
  王喆拖着赵丽华进入那个山洞的时候,两人已经跟落汤鸡似的。
  “扶着墙壁站稳。”
  王喆松开赵丽华的腰肢,挪开赵丽华的左手,脱下上衣,走了几步,一边拧着衣服上的水一边打量这个山洞:山洞不大,也就有两间房子那么大小,而且是外面高大里面矮小的那种,靠近最里面的石壁地上有一片干草,不知是什么人铺的,光线太暗,角落里有啥也看不太清。
  王喆把背心也脱了,光着膀子,用拧干的背心擦干净脸,又擦了擦头发和上身,再拧干,把背心递给赵丽华。
  “用这个先擦擦吧。”
  雨还在下,没有停的意思,外面光线也越来越暗,天快黑了。王喆叹了口气,回到药篓旁边,在药篓里找出包了好多层塑料布的小包,取开,拿出火柴,还好没被淋湿,应该还能用,刺啦一声,火柴划着了,“还好”王喆嘀咕了一句,然后在山洞的地下划拉点树叶干草,又找了几根树枝,生了火,树枝不干,烟很大,好在山洞口大,还能承受。
  火烧旺了,山洞里光线好了起来,王喆打量了一下这个山洞,在地下捡了几根大点干柴,架在火上,然后穿上湿上衣。
  “师姐,我到洞口,你烤烤身上的衣服,别落下病。”
  说完,王喆走到山洞口,外面雨依旧哗哗的吓着。王喆盘腿坐在地下,运转太清功,不一会他身上开始冒热气,再过一会,身上的衣服就全都干了。王喆停功,听着洞外雨声、风声,难道今天要住在这里?
  “啊”,身后传来赵丽华惊恐的叫声,王喆一个健步就回到了火堆旁,赵丽华一下子扑在王喆的怀里。王喆拍了拍赵丽华的后背,“别怕,咋了师姐?”
  “刚才不知是啥东西,毛茸茸的一团向我跑来,吓死我了!”
  “没事,我看看是啥。”
  王喆弯腰在火堆里拿了个燃烧的正旺的木头当火把,高举着火把向山洞里面走了几步,发现角落里有一团东西,走近仔细看了看。
  “师姐,没事的,是个刺猬”王喆说完,打着火把仔细查看了山洞,又在地下拿起一根树枝在那片铺好的干草上敲打了一会,“没事了,你接着考衣服吧,我到洞口。”说着,王喆就低头向外走。
  过了好一会,就听赵丽华说道“进来吧王喆。”王喆回到火堆边,发现赵丽华坐在一块石头上低着头,用一根树枝挑动着火堆里没有烧烬的木材,在火光的照耀下脸庞红彤彤的。王喆搬了块石头放在火堆边上坐好,“师姐,你的脚还疼吗?”
  “还有点疼”赵丽华小声地说。
  “我看看。”王喆说着,抓起赵丽华的右脚,另一只手把赵丽华的鞋脱掉,然后轻轻的扭动了一下
  “这样疼吗?”
  “疼”
  王喆仔细的抚摸赵丽华的脚裸,发现稍微有一点肿。
  “你坐稳,我给你推拿一下,”说着,王喆把赵丽华的脚抬起,轻轻的放在自己的腿上,左手握住,右手在脚裸附近揉捏推拿,慢慢地用上了真气。刚开始的时候赵丽华还感觉疼,慢慢的疼痛消失,伴随而来的是温热酸麻,赵丽华忍着,可马上就忍不住哼了一声,很快意识到不好,可就是忍不住,于是,呻吟声不时的传进王喆的双耳,不由地心猿意马,手上的力气就不知不觉地加大。
  “王喆,下手轻点,疼了。”
  王喆猛地惊醒,马上减小了手上的力度。按了一会,王喆放下赵丽华的脚,“好了,没事了,明天走路应该不疼了,今晚只能住在这里了。”说着,站起身,把地上能烧的东西划拉到一起,堆在火堆旁边,把那些粗大的树枝的放进火堆,然后走到那片干草,盘腿坐在干草上闭目练功。
  王喆收功的时候,发现赵丽华在自己旁边练坐功,起身向火堆里填了些树枝,回到赵丽华旁边躺倒,开始吸气憋气呼吸,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夜里,王喆感觉有人抱住了自己,一下子醒了,发现赵丽华抱着自己,身上有点发抖。是啦,火堆熄灭了,下过雨的山里这个时候确实很冷,王喆也感觉到冷了。王喆坐起来,把赵丽华抱到自己怀里,运起太清功让身体发热。
  “师姐,暖和了吧?”
  “嗯,好多了!”赵丽华抱着王喆的身子,感觉好温暖好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