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04章 擒拿手

  过了一会儿,王喆感觉疼得轻了点,睁开眼睛,内门上梁上那十五瓦的灯泡发出的橘黄的光照耀着屋内的一切,木桶里赵丽华闭着眼睛紧皱着眉头,脸红扑扑的,头靠着木桶边缘,两个小辫垂在桶外,木桶里冒出的热气随着她的呼吸被引向她嘴边。可能是感觉到王喆在看他,赵丽华睁开眼睛,“看啥看,闭上眼睛”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王喆回了赵丽华一句,把目光转到炕上,靠近赵丽华泡的那个水桶的炕沿处放着赵丽华脱下的衣服,白色碎花的四角内裤和黄色的兜肚放在绒衣上面。原来用兜肚啊,王喆心里想着,他重生以来一直好奇,这个时代女人有文胸用吗?没有的话内衣咋穿?他上一世在这个年龄可没留意这些。
  重生到现在两个多月了,尽管天天都和赵丽华在一起,晚上还睡在一面炕上,但他们睡觉都是穿着绒衣绒裤盖上被子就睡,从没看到过她的贴身内衣。
  大家都知道东北的冬天很冷,但室内却很暖和,元宝屯的房子一般都是两间,外屋里屋通过一扇门联通,外屋是大锅灶,水缸,酸菜缸等,里屋一般一面炕或两面炕,房子的墙一般都有50公分厚,窗户都是双层的,窗户的下半部分到冬天双层之间填上锯末以增加保温效果,再加上这个时代山上的木头有的是,只要有力气你拉到家里截断劈开烧就行没人管你,所以东北农村冬天室内非常暖和,东北人无论大人小孩都是出门套上棉袄棉裤穿上棉鞋戴上棉帽,外加棉手套,回家进屋这些全部脱掉,穿着绒衣绒裤上炕盘腿坐着唠嗑。晚上睡觉,往炕上一趟,拉条被子一盖,完活!
  “再看等会儿我揍你”赵丽华的声音传来,王喆赶紧闭上眼睛,收起心思,用心练起太清功,随即进入物我两忘状态。
  “时间到了,从桶里出来擦干身子就进被窝,衣服不用穿,在被窝里继续练气,直到睡着,药液明天倒掉就行。”师父的声音传来,王喆感觉药水已经很凉了,身上并不感觉冷,而且那疼痛也消失了,代之的是一种全身轻快血流加速的感觉。
  王喆伸手拿起自己的棉帽,反扣在头上,向下拉了拉,“师姐你先出来吧,我扣好帽子了”赵丽华没说话,王喆就听到水的哗啦声,接着就听赵丽华说,“好了”王喆站起来,发现炕沿上放着条毛巾,看样是赵丽华用完放那的,迅速的擦干身子,看到赵丽华身边自己的被子已经铺好,赶紧钻进被窝,按照太清功的姿势躺好,开始吸气憋气吐气的循环,慢慢的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王喆赵丽华被师傅叫醒,穿好衣服来到院子,天还很黑,没下雪,没风,干冷干冷的,张震老人让王喆赵丽华把院子里的雪打扫干净,然后教两人踢腿冲拳等动作,让两人练了一会,又教两人三个擒拿动作,都是防守为主的动作,很像上一世王喆在网上看的女子防狼术。
  “这是‘擒拿手’,我们药王门的锻体功夫,我们行医不惹事,但不代表就没有麻烦上身,我们不先出手,但防御护身的能力是必备的!今天先教你们这几个动作,你们今天务必练习熟练。”张震老人说道。
  三个动作王喆赵丽华练习了一个多小时,张震认为拆解的已经熟练了,就让二人进屋再练气一个小时。一个小时以后,张震老人已经做好早饭,吃过饭,王喆赵丽华继续背书,张震却出了院子,也没交代干啥去了。
  就这样,王喆赵丽华跟着师父每天练武习医。这天晚上,王喆赵丽华又进了木桶开始泡药浴。“今天是最后一天泡药了,你们现在感觉怎么样?有啥变化没?”张震老人问道。
  “我感觉肚子大了。”王喆听到赵丽华的话噗嗤一声笑了。
  “咋了?不对么?有啥好笑的”
  “你这丫头说话不走脑子”张震老人笑了笑说,赵丽华也想到了自己的话的歧义,脸一下子就红了。
  “死王喆,等会看我怎么收拾你!”
  “师傅,我现在憋气时能默数到90多了,可就是数不过100;平时跟师姐拆解擒拿,感觉顺手多了,也不知道是药浴的作用还是动作练熟的缘故”
  “两方面的原因都有。憋气数到100是个坎,慢慢来,药浴的作用也会慢慢的体现出来。明天开始我要教你们坐功了,你们接着泡吧。”
  开学的日子到了,尽管王喆不愿意去上学,但张震老人非让他去看看,既然报了名,哪怕以后不是天天去,那开学第一天还是去看看吧,王喆无奈,只能跟着赵丽华来到了学校。
  帽儿山中校在帽儿山公社驻地,是这附近少有的完整的中学,初中高中都有。这时候的学校不像后世那么大,校舍也不多,不过帽儿山中学的教室是少有的砖瓦房,不像村里的土墙茅草屋,看上去高大漂亮,初中部有三排教室,每排六间房子,被隔成两个教室。
  初一的教室在最前面的一排,教室里有几十张课桌,两头都有黑板,都是木质的,一边的黑板下用砖砌出20公分高一米半宽比黑板略长的台子,台子上放了一张比学生课桌略大的桌子,桌子上放着粉笔黑板擦等。讲台的前方是一个砖砌的大炉子,几节白铁烟筒从南墙上的圆孔伸到屋外。
  王喆赵丽华走进教室的时候教室里已经有十几个学生,炉子烧得很旺,炉盖被烧得通红,屋里温暖如春。赵丽华拉着王喆在稍微靠后的一张课桌上坐下,等老师来给王喆安排座位。
  因为王喆是插班的学生,教室里多数学生都不认识,只有元宝屯的几个孩子王喆看着眼熟,当然其中有个王喆比较熟悉,是个女孩子,住在张震老人的隔壁,她叫朱井荃,比王喆晚几天生日,年前年后来找赵丽华玩过几次。
  朱井荃的爸爸朱林是RB遗孤,朱林的养父朱二柱在一片树林子里发现的,当时用小棉被包裹得严严实实被吊在树上,还有口气,被朱二柱抱回家养大,因在林中捡的所以取名朱林。1945年RB投降后,RB政府无力保护侨民,开拓团解散,难民自行逃亡,集体自杀、病死、饿死、失踪者难以计数。也有大量RB妇女和儿童留在了东北或者NMG,他们或以妻子或以子女的身份融入当地家庭。
  朱井荃比赵丽华矮半头,坐在第一排,穿着厚厚的棉袄更显的娇小。看到王喆赵丽华进了教室就跑到他们旁边“王喆你也来上学了?和我们一个班吗?”王喆还没来的及回答,赵丽华已经搭腔:“是啊荃子,你今天怎么没等我们一起来,我们去喊你你妈说早就走了。”“早来点炉子,以后我和你们一起来。”
  说着话,教室的人越来越多,大家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说笑。过了一会儿,一个四十多岁的男老师走进教室走上讲台,拿着黑板擦在桌子上敲了两下“上课了,先点名,张小华...”
  男老师姓王,带着眼镜,黑脸,被同学们叫做“黑四眼”,黑四眼向全班三十个学生介绍了王喆,给王喆安排好座位,由于王喆个子比较高,被安排在教室最后,自己坐一桌,倒是自在。王喆感到奇怪,他清楚的记得上一世他上刚上初中时只有一米三三,学号是三号,比他矮的两个都是女同学,上高一时才一米五五,当然最终身高才一米六四,算得上“浓缩的精品”,这一世自己现在已经快一米六了吧,王喆真不知道这一世自己会变成什么样。
  初一的课程对拥有前世记忆的王喆来说太简单了,这个年代的教育还很不正规,学生回到教室还没几年,被批斗的“臭老九”有的还没有回学校,农村学校的老师更是一人多职,比如教语文的老师还要兼教音乐,历史地理是一个老师,王喆的数学老师兼教体育,让王喆心里笑了半天:“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
  最后一节课是英语!王喆感到这东北的教育应该比较先进了,上一世王喆的初中高中都在县城一中上的,全县将近百万人口只招收四个班不到200人的省重点中学,初中是有英语的。到高一时班里由乡下中学考入的学生几乎都没学过英语,所以只能从ABC再学。
  上一世中学阶段王喆讨厌英语,高考时只考了37分,所以只考了省内的农业大学,大学里四级英语考了两次才勉强过关。毕业后王喆被分配到县城的一家国有企业,感觉不被重用,动了考研的念头,下功夫复习英语,不过那只是为了应付考试的“哑巴英语”,如果说出来,不管是英国人还是美国人都听不懂。后来王喆去外资企业IBM公司在本省的办事处工作了两年,顶头上司是一个40多岁的美国女人,逼得王喆对英语口语下功夫,好在公司有几个美国年轻人,平时王喆有意和他们用英语交流,水平提高很快,王喆离开那家公司时跟英语国家的外国人交流根本没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