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38章 张将军?

  看看手表,已经11点多了,王喆正想回旅馆,就听前面不远处有女声呼喊,王喆没听清她喊的啥,那女声再次响起的时候王喆听清了,是用英语喊救命!王喆向前跑了几步,看到一个衣衫不整的年轻女人在一辆轿车前大声的喊着。王喆向前问道:“怎么了?”王喆说的是普通话,想必那女的能听懂。那女的打开后车门,指了指车内的男人说:“快救救他,他不行了!”
  王喆看向车内,一个大约四五十岁的秃顶男人瘫坐在后座位上,白色的衬衫敞开着襟,裤子连带内裤退到了膝盖以下,已经昏迷不醒了。
  “你别喊了,也不用紧张,这是马上风,我能治,你在车外守着,别让人打扰我。”说着,王喆上了车,把车门关上,把那个秃顶男人翻转过来,左手扶着那人肩膀,右手食指沿着对方督脉从风府穴依次向下猛点;然后再把他背靠在座位上,拿出几根针在他前胸几处穴位上扎了进去,稍缓一会,王喆右手运气向对方头顶的百汇穴一拍,那秃顶男人就醒了过来!
  “我这是怎么了?”秃顶用英语问道。
  “你得了马上风,如果我晚来一会你就死了!”
  “谢谢你救了我。”
  “说汉语,英语我听着累,先穿好衣服,我这也只是把你救醒了,还不算治好,如果想继续做男人,就跟我去我住的旅馆,我再给你看看。”
  “去我家行不行?”
  “让你家人都知道你得了马上风?”王喆没好气的说道。
  “我住在天都旅馆,离这里不算远。你爱治不治,反正也死不了人,就是以后会成太监!你去医院也行,但是医院能不能治好就难说了。”说着,王喆就打开车门下车了。
  那秃顶男人穿好衣服,也跟着要下了车,结果一个踉跄差点跌倒,那个喊救命的女人一把扶住他,看他站稳了才对他说道:“你好了?刚才可吓死我了,亏得这位小兄弟!”
  秃顶男人看看那女子,又看看王喆说道:“婷婷,你来开车,送我们到天都旅馆,小兄弟你来指路。”
  王喆和秃顶都上了车后座,那女的上了驾驶座,手颤抖着,半天才打着火,看样也是受到了惊吓。
  到了天都旅馆,王喆下了车,秃顶男人打发那女人开车离开,才跟着王喆来到三楼的房间。开了房门,王喆发现自己新买的皮箱被打开了,新买的衣服散乱的丢在那里。看样是有人进来过。王喆让秃顶男人先坐到床上,自己整理了一下东西,发现啥也没少.
  “要不要报警?”
  “不用,啥也没丢,就别找麻烦了。”王喆肯定不会报警,他一个偷渡客怎么敢报警?
  “别管这事了,我先给你把把脉。”王喆拿起床上的枕头,放在床头柜上,又把床头柜拉近一些,自己把房间的椅子拿过来,坐到床头柜一侧,示意秃顶男人把胳膊放到枕头上以便给他把脉。
  秃顶男人把胳膊放在枕头上,任凭王喆三根手指放在手腕上说道:“想不到你还是中医。”王喆明白,这是人家看自己年轻,有些不大相信呢。
  “刚才在车上你没看到银针?不是中医能会针灸吗?看我年轻是吧,实话告诉你,我祖传中医,自小跟着爷爷给人看病,你这种病看过不少。”王喆说完,闭上眼睛,仔细地把着脉。“换那只手”
  把过脉,又看了舌苔,王喆才问道:“你今年多大?”
  “四十三。”
  “嗯,毛病不少,肝肾阴虚外加心痹,心痹应该算是隐疾,医院里也查不出来,但是已经能在你生活中体现出来了,你是不是有时候上三楼都出汗?有时候感觉手脚无力?”
  “是,我心脏有毛病?”
  “这毛病治起来比较慢,我先给你治马上风的后遗症吧,你躺倒床上,我给你施针。”
  说着,王喆走到自己皮箱那里,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玻璃瓶,倒出一个酒精棉球,这是他下午在街上的药店买的。用酒精棉球把十几根银针消毒,然后快速的扎在对方胸前、腹部、腿上。秃顶男人还没看清楚,就发现那些针已经在自己身上了。“把头放下,躺好,你看不看都要施针,你看有啥用。”王喆说道。
  秃顶男人听话的躺好,问道:“小兄弟贵姓?”
  “我叫王喆,大陆来的。你别说话。”王喆看着银针,又对个别的针用手指弹了一下,就看见那些银针开始不停的颤动,稍微停了一会,王喆又开始对一些银针进行捻转提按,并且问那秃顶:
  “是不是感觉麻?”
  “不光麻,还有点酸。”
  “那就好。”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王喆把针依次拔下。“起来吧,还得再针两次才能好利索,治疗结束之前不能房事,你明天后天再来找我,我在香港还要呆上几天。”
  “王医生,这诊金怎么算?”
  “治疗完了,你要是房事的时候不比以前精猛很多我都不收你钱。如果到时候你感觉满意,你看着给钱就行,我也不知道你们香港的行情。”
  “不能这样,你毕竟救了我的命。”
  “不算啥大事,谁让我赶上了呢。到时候你看着给就行,对了,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王喆看对方感恩的态度挺真诚,也就好声好气的和对方说话。
  “我叫张发奎,做点服装出口生意。”
  “张发奎?张大将军?”
  “同名,我可比不了张将军。”
  “对了,那个婷婷不是你夫人吧?”
  “这个,她是我秘书。”
  “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你最好离她远点,那女的是白虎吧?”
  “你怎么知道?”张发奎狐疑的看着王喆,难道婷婷喊救命的时候被他看见的?张发奎心里想着。
  王喆戏谑的看了一眼张发奎,说道:“你别瞎想,医易同源,做中医的懂点命相之术有啥大惊小怪的。那女子唇边带痣,面泛桃花一看就是那方面欲望极强的人,你得小心你那老腰!还有,是不是自从你跟她有了关系以后你的生意就受到了影响?”
  “还真是,从把她弄上床,我的生意就一天不如一天,上个月有两个大单生意也黄了,难道真是她的原因?”
  “不仅这些,是不是她对你仍不满意,还想让你休妻娶她?”
  张发奎瞪大双眼看着王喆,就像看到了鬼一样。
  “多亏你没休了你的发妻,如果你真的休妻娶她,你这命估计早就没了,对你那发妻好点,她是旺夫的,这么多年你多亏了她,要不是有她,你不可能做好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