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26章 收破烂 3

  赵刚、陈洪涛、贾爱军三人来到的时候,王喆已经快做好饭了,一盘煎豆腐、一盘凉拌菠菜、一盆小鸡炖蘑菇、一盆五花肉炖粉条,兔子肉还在锅里炖着。
  几个人进了屋,免不了的一阵寒暄,77年王喆在给知青辅导高考的时候几个人都参加了,王喆那时候就跟所有的知青混得很熟,尤其是陈洪涛,那时候他的文化底子还算不错,向王喆讨教疑难的次数很多,他很佩服王喆这个小家伙,尽管他们几个最后都没考上大学,但对当时的情谊还是记在心里的,再加上将近两年没见了,难免亲热一些。
  几个人落座,王喆给每个人倒上酒,大家也不谦让,边喝边聊。等兔子肉炖好,王喆用搪瓷盘盛好端上桌,再把大家的酒杯都倒满,王喆开始谈正事。
  “今天让大家来呢,一是大家一起聚聚,我和大家已经快两年没见面了,很想大家,真的,这次来京城之前我就想好了,无论如何也要见各位一面!二呢是和大家商量一下怎么能多赚钱快赚钱,我是这样想的,明天开始,刚子哥就别摆摊修车了,你和军子哥一起收破烂!刚子哥你先别说话,等我说完。军子现在做的呢是捡破烂,刚子哥昨天也分析了,这破烂不好捡,以后呢我们拿钱收。”
  “那要不少本钱呢。”贾爱军忍不住插嘴道。
  “军子哥你也先别说话,先听我说。本钱呢我来出,但是像军子哥那样拉板车来收肯定不行,京城这么大,拉着板车走的太慢,我们骑着三轮车收破烂,三轮车京城肯定能买到吧?”
  “自行车厂门市部就有,可是太贵了,300多一辆还要工业券。”
  “工业券能搞到吧,天桥底下那帮倒券的有没有?”
  “有是肯定有,就是不知道多少钱。”
  “有就行,明天刚子哥和军子哥你俩去弄券而且把三轮车买回来,吃完饭我给你们钱。听我接着说,我们呢除了收报纸旧书破铜烂铁以外,我们多收一些旧自行车,旧收音机电视机,陈哥,收音机电视机你能修吧?”
  “一般的都能修。我要是修不了可以请我师傅,我师傅要是也不行我还可以请我们厂的技术员。”
  “那就全了!我们把收上来的坏收音机修好,然后当二手收音机再卖出去,现在一台新的收音机要一百好几,我们二手的卖五六十肯定好卖,再说自行车,我们收上来的自行车拆卸开,拼凑成能骑的自行车再拿出去卖!新自行车现在怎么也要二百多,我们把拼凑好的自行车成色好的卖七八十,成色一般的卖五六十,甚至我们还可以改成三轮车卖,估计更好卖!”
  说到这,王喆停了停,看了看三人,三个人都是满脸笑意,贾爱军更是激动的想说话。王喆向他摆摆手接着说道:
  “这个活呢不仅仅是收东西,修好了再卖出去更关键,而且呢这生意能不能做好能做多大还要看陈哥修理的情况。我是这么想的,我出钱,刚子哥和军子哥出力,每天收上来的报纸旧书废铁啥的先堆在我这里,攒多了再用三轮车送到收购站,坏家电收上来陈哥负责修理,配件我们负责买,你只负责修理,每台收音机提一块电视机提两块你看是否合适,如果低我们再商量,这个我不懂。然后东西卖出去赚的钱我分一半,军子哥和刚子哥你们俩分剩下的一半。因为陈哥要上班,修理电器只能下了班干,每台提些钱这样也好计算。
  “要啥提成啊,我帮你们修就行,多大点事儿。”
  “那可不行,这不是一台两台,也不是一天两天,亲兄弟明算账这样才能长久,而且,只要这活做起来,我还有很多方法扩大收购量,你一个人未必能忙得过来,要是需要请外人能不给钱,一次两次看你的面子可能没问题,时间长了肯定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至于一台家电收多少钱,你再想想多少合适。”
  “收音机1块钱电视机2块钱就不少了,电视机如果不是大毛病我一晚上能修五六台,按2块钱一台我一个月能赚两三百块,我上班的工资才不到40块钱一个月!只是能收上来那么多吗?修好了能卖出去吗?”
  “这个不用你问,我这就说说怎么能多收多卖,军子哥,现在像你这样捡破烂收破烂的不少吧?我们让他们帮着收帮着卖,收一台提多少卖一台提多少我们到时候再看!”
  王喆这样一说连赵刚都眼前一亮,是了,这样等于拉了一张大网,几乎能网住整个京城!其实这就是所谓的渠道建设,王喆这个重生者对这些东西太熟了。
  “基本上就是这些,还有刚子哥,别舍不得你那修车的摊主,我们先试着做一个月,如果还不如你修车挣得多,我给你补上!军子哥也是一样。”
  “哪能呢,我尽管没收过破烂,但按你说的肯定能行!”赵刚抢着说道。
  “那个王喆,你看你出钱,还和我们对半分,给我们的是不是多了?”陈爱军说道。
  “不多!我尽管不用每天去学校,但毕竟还是学生,还要回去考试,我丽华姐自己在家我也不放心,恐怕要经常回元宝屯,就是我在京城,我也不能每天跟着你们出去,我要看书,你们可能不知道,这中医要背很多的书,我爷爷去世的时候,就怕我不肯用功,我不能让他老人家失望不是。再说,我是外地人,在京城人生地不熟的,这生意还要靠你们,这收破烂的生意本就苦,风吹日晒雨淋,都得你们去受,这分成比例就这样说定吧,还有,这以后如果谁不想干了,或是想自己单干了一定要提前说,大家都是朋友是兄弟,说出来也不会伤了兄弟感情。”
  “怎么会,我知道王喆你想出这些个主要起因是想帮我,刚子都跟我说了,我要是真像你说的那么干了,我还算是个人吗?”
  贾爱军有点激动,几乎是扯着嗓子喊道。
  “军子哥你别这么说,我说的是实话,你们可能没听说过这样一个说法,说人生几大铁:一起同过窗的,一起扛过枪的,一起下过乡的,一起分过赃的,你们是一起下过乡的,这么多年的感情肯定不一般,我从刚子哥那也听说了你们之间的一些事。我呢,从来没把自己当成你们的外人,我跟你们这些知青都很好是吧,但是呢,亲兄弟明算账,有些话说在前头是没错的。行了,不说这个了,我们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