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52章 包干

  逗弄完齐渊,王喆来到院子,继续弄他的热水器。大铁桶前两天赵刚就让人弄来了,装汽油的,王喆把大铁桶立在地上,从那个小口往桶里灌满了水,再加入一袋熊猫洗衣粉,拧紧盖子放倒,然后用脚踹着满院子里滚,感觉洗衣服应该溶解并且混匀了,再把大铁桶立起来,用纱布打磨光滑,再用棉纱擦拭干净,先喷两遍防锈漆,等防锈漆干了再喷两遍黑漆,整个桶看上去黝黑发亮。
  喷完漆,王喆才想起来,还没开出水口焊接出水头呢,再一想,这厕所屋顶还没改呢,就有些泄气,索性进屋看书去了。
  赵刚回来,看到王喆把大铁桶弄成了黑的,就问王喆:“你弄成黑的干啥?”
  “黑色吸收热量快,你上学的时候没学过?”
  “不记得,我上学的时候就想着怎么玩了!”
  “明天让你爸借电焊机和龙门压力架、套丝板牙过来,这铁桶上要焊接进水口和出水口,就是把铁桶一端上下各开个口,然后焊上一段套好丝的接头。另外一找找哪里有卖楼板的,最好找几个会施工的来把厕所顶掀掉,换成平顶。”
  “楼板我知道哪儿有,就在冰窖口那儿,离军子现在的房子不远,我一个邻居就在那干,打楼板、抬楼板、送楼板,很累!昨天还跟我商量想跟着我干呢,你没说扩大队伍,我也就没答应他。施工的应该也能找到,他们的楼板有时候要送到工地,让他帮着找找,晚上我就去他家,明天差不多就能有准信。”
  “那行,最好是找到施工的让他先来看看,看看都需要啥东西需要多少,然后说好价格,定一下哪天开始干,咱就不管了,都包给他们。”
  “我晚上问问,明天我发完货再亲自去一趟。”
  “今天怎么样,卖了多少?”
  “今天不错,卖了52台收音机,两台电视机,137块表,昨天我哥我嫂子还卖了十几块,今天晚上还来我家要拿30块表。”赵刚很高兴,这些天来,他每天光卖电子表的提成就一千好几百块,数钱数到手抽筋!
  “嗯,注意出货的节奏,不需要太快,这批货就那么多,我过几天就要回元宝屯,要等到回来才能再去弄货,卖完了就没货卖了。”
  “行,我们会注意的,就这样吧,我回家了,对先给我拿30块表,要一半男式一半女式的,我嫂子在毛巾厂也不少卖。”
  第二天王喆和齐渊刚吃完午饭,赵刚就领着两个人进了院子。
  “这是宋卫国,我邻居,跟我光屁股长大的,在楼板场上班;这位是张建军,我初中同学,区第二建筑公司的,已经是小组长了,手下有七八个人呢。这就是王喆,这家的主人,我在元宝屯插队时的哥们。”
  王喆和他们寒暄了几句,就带着他们去现场看看,说了自己的意图:“就是把这个屋脊拆掉,再把墙加高一点,换成楼板的屋顶,你们看看需要什么材料,需要几个工?”
  张建军掏出米尺,宋卫国帮忙,两人量了尺寸后,张建军说:“要4块楼板、一个2米的过梁,还要打2个木质百叶窗,地面和墙面要重新泥成净面,这样要来两个技术工四个壮工,需要三天时间,我们那儿壮工1块5毛一天,技术工一天要2块。”
  “总共30块钱是吧,行,我不管你来几个人,你要是2个人能干就来2个人也行,我就包给你,按你说的3天干完我就给你30块钱,如果2天干完,我再多给你10块钱!啥时候能开始干?”
  “提前一天还多给10块钱,王喆兄弟,你这办法好,如果公司也用这样的办法我们工人也就不会偷奸耍滑了。”
  “你们在工地上不这么干?”
  “我们在工地上就是队长分分活,以组为单位,把每天的活分到组,很多干不完的第二天接着干。”
  王喆知道,这个时候的企业,不管是工厂还是建筑公司,都还没有内部承包,工人们几乎都是混日子,能1天干完的活要干两天甚至三天,而且工人们互相攀比,你少干了我为啥多干?咱都拿一样多的钱。
  “那你们的工程进度肯定快不了,因为这是吃大锅饭呀,干多干少一个样,干好干坏也一个样,时间长了大家都会偷懒、磨洋工。其实你们干建筑的是最好实现量化工资的,比如砌砖一平方多少钱、泥墙皮一平方多少钱、挖地基一立方多少钱,只要是多劳多得,工人干活的热情就高了,只要注意多检查质量就行了。”
  “这办法好!这办法好,我得好好想想,跟我们队长说说。你们说我怎么就没想到这样的办法呢?”张建军高兴地说。
  “你那脑袋瓜子能跟王喆比吗?我跟你们说,77年我在元宝屯插队的时候,不是恢复了高考吗,王喆就给我们讲课,那时候他才十三四岁,我们那个知青点那年有4个考上了大学!在我们那个县是考得最多的知青点,王喆编的复习资料都被抄来抄去,成了武功秘籍了!”赵刚说道。
  “刚子哥,那都多少年的事了你还拿出来吹,张哥,你们啥时候开始干?”王喆说道。
  “明天上午就能来,卫国,今天下午能把楼板和过梁送过来不?还有,石子、砂子、水泥这些都有吧?”
  “没问题,我回去就装车。”
  “水泥啥的都齐全,工具要你们自己带,我这没有。”
  送走了张建军和宋卫国,赵刚也走了,他今天要去一个大学,把昨天定的电子表送过去,在那个大学他已经卖出去30多块电子表了,都卖给了大学老师,这个时候的大学生购买力还很差,国家发的补助很多学生都舍不得花,要把一大部分寄给家里,特别是农村出来的大学生。
  王喆来到门房,齐渊在床上躺着听收音机呢。“齐老头,起来吧,我给你把夹板拆掉。”
  “好,太好了,这几天憋死我了。”
  王喆把齐渊腿上的夹板拆掉,用热毛巾把腿擦干净说道:“晾一会就可以贴膏药了,贴上膏药就可以下地走路了,注意别太用力,一周以后你就可以连跑带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