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06章 恢复高考

  第二天,王喆从帽儿山锻炼回来就去了知青点。知青们已经去地里干活了,整个知青点只有王艳梅自己,她现在还是老师,不用下地干活。
  “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有没有不舒服。”
  “没事,我又不是泥捏的。”
  “嗯,肯定不是泥捏的,否则在水里泡那么长时间,我肯定拖不上来完整的了。”
  “又贫嘴!”
  “不说这事了,你能找全中学的课本吧,今天就找全,找不全也不要紧,能找多少是多少,抓紧复习是正经。你下乡多长时间了?以前学的都还记得吗?”
  “下乡这两年也就这半年看看书,以前天天下地干活,回来都快累死了谁还看书?再说也没啥书看呀。我上中学是两年初中两年高中,那时候学校哪教啥东西,感觉啥也没学好,英语是跟我爸学的,我爸是从美国回来的。可是即使恢复高考也不一定考英语呀。”
  “没事,英语你就别复习了,如果考,你目前的水平准没问题,物理化学你感觉怎么样,上学的时候学的好吗?”
  “都没啥印象了,算是还给老师了吧!”
  “那历史地理呢,高考要文理分科的,你就报文科吧,历史地理需要背的东西多,时间也还够用,另外语文主要是作文,数学要好好复习,下点功夫,另外就是政治,学校里有报纸吧,找找重大新闻记一下也就差不多了。关键是大家底子都不好,我们早准备,好运会照顾你的!姐,听我的,没错的!”
  王艳梅回学校找了很多课本,语文地理历史她暂时当课外书看,数学却从初一的课程开始认真复习,书上的练习题都认真地做,还每天把做错的和不会做的用本子记下来,准备开学以后问别的老师。
  王喆经常到知青点去看王艳梅,对王艳梅记下的难题王喆基本上都会做而且能讲清楚做题的思路,让王艳梅又惊又喜。“你小子才多大,怎么会做这些题?”
  “都是初中的有啥难度?”
  “你说我笨是吧?”
  “不是不是,我姐不是好几年没看书了嘛,难免忘记,我是刚初中没毕业,所以我会做,我姐怎么能笨呢?我姐是最聪明的!”
  “算你识相!”
  天很热,天黑的晚,知青们下地回来,吃过饭一般都会在树底下石台边坐着唠嗑、下棋,王喆逐渐跟大多数知青都混熟了,特别是那几个喜欢下象棋的,他们下棋的时候王喆在旁边看。
  省城知青黄伟笑话他“毛都没长齐呢看我们下象棋?能看懂吗?”
  “小瞧人!”
  “吆,不服气?让你一个车,玩玩试试?”
  “带彩头不?”
  “口气不小,想赌啥?”
  “输的学狗叫咋样?”
  “很自信嘛,行,输了不许哭,不许耍赖。”
  “没问题,你让我一个车,先说好,不准悔棋!”
  “肯定的,我会悔棋?”
  知青郭建国让出了地方,让王喆坐在黄伟的对面,两个人车马炮摆好。
  黄伟和郭建国都不到20岁,初中毕业就下乡插队到了元宝屯,已经4年了,在省城两人是邻居,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上小学、初中,又一起下乡,亲如兄弟。
  “你让我车了,你先走”王喆大方的说。
  “让子先行,当然我先走”说着,黄伟拉起了当门炮,王喆随手马2进3,黄伟马8进7,王喆炮2平1......
  随着棋局的展开,黄伟有点紧张了,让子的一方必须要步步争先,以先手取势,快速吃掉对方多出的棋子或对对方形成绝杀,可是王喆走的中规中矩,稳稳当当,黄伟的先手优势逐渐丧失殆尽,少子的劣势却越来越明显。王喆很坏,主动和黄伟兑子,兑了一马一炮后还想跟黄伟兑车,让黄伟很气愤很憋屈。
  王喆赢了,没提狗叫的事,黄伟不服,再下一盘,王喆没再让他让子,结果黄伟竟然连输三局,气的对着王喆大叫“不玩了不玩了,我这不是找虐吗?你这小子年龄不大怎么下棋这么厉害?”
  上一世的王喆酷爱象棋,上大学的时候就研究《橘中秘》《梅花谱》《反梅花谱》之类的古代棋谱,互联网兴起以后,王喆先是在联众上玩,后来在QQ游戏上玩,在QQ游戏上王喆的号已经是大师级!现在虐黄伟几盘真是小菜一碟。
  “要不要再玩?我让你两个马”
  “真能吹,我就不信了,你让我两个马还能赢我。摆棋”
  “怎么会这样?你又赢了,你个小孩让我两个马还能赢我!”
  “说实话吗?”
  “你说”
  “你的棋没有步,啥叫没有步呢,就是瞎下,没看过棋谱,不知道套路,就说刚才那盘我让你双马的棋吧,那是《橘中秘》的一局,你没看过,就是再来十次也是你输,想把象棋下好,不打谱是不行的。”
  他们正说着话,王艳梅拿着本子走了过来。“王喆,你看这两道题咋解?”王喆接过本子看了看,把本子放到石台上,又接过王艳梅手中的钢笔,一边在本子上解题一边给王艳梅讲解“这道题是有理数指数幂的化简求值问题,将方程中的各项化为同底数的,通过等价变形,求出未知数的值.这第二道题是方根与根式及根式的化简运算,先把方根内的表达式变成平方,这样,这样,明白了吗?”
  王艳梅明白了,其他知青糊涂了。
  “王喆,你厉害啊,艳梅可是老师,她不会的却来问你,你才多大?”
  “这有啥,都是初中的数学,我在老家初中都快念完了,王老师只是扔下几年了,不会也正常。”王喆谦虚的解释着。
  “艳梅,你一个英语老师做这些数学题干啥?”有知青问。
  这几天他们看王艳梅看各种书,也没在意,毕竟王艳梅在学校代课,享受老师待遇,即使现在暑假也不用跟着生产队干活,他们羡慕的不得了,甚至有点嫉妒,可今天看到他做数学题,这就有些奇怪了,要知道看书和做题可是两回事!
  “我说我准备去考大学你们信吗?”王艳梅回了一句,转身离开了。
  “切,不说拉倒,考大学,谁信啊,大学要是能考,谁还在这里干活啊?”
  王喆几次想告诉大家马上就要恢复高考的事,最后还是没有说。
  王喆去知青点的次数更多了,因为王艳梅不会做的题越来越多,王喆一般下午四五点钟去知青点,给王艳梅讲解完之后便在石台上摆好象棋等知青们干活回来,知青们回来后,黄伟都是先不吃饭,让王喆摆棋谱。这年月买本棋谱,那是想都不要想。王喆就凭着记忆,把当头炮对屏风马、顺炮横车等《橘中秘》的棋局摆给黄伟看,让黄伟大开眼界,感觉到妙处就大喊大叫手舞足蹈。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学校要开学了。王艳梅提心吊胆,害怕郭大头找麻烦学校不让她教书,如果真是那样她就要回生产队下地干活,干活她倒是不怕,就是那样就没有多少时间复习了。如果还能教书,英语是新开的课程,一周也没几节课,有大把的时间用来复习备考。这段时间王艳梅感觉自己学习提高很多,也感到时间太紧,王喆总是告诉她很可能今年就要恢复高考,尽管目前没啥消息,但王艳梅不知为啥就是信王喆说的。
  提心吊胆中,开学了,王艳梅没收到不让她再教书的消息,王喆说没收到消息就是好消息,而且开学第一天王喆也去了学校,总要做做样子嘛。
  初二的课程相比初一有了变化,加了物理课,而且那个《农业基础》《劳动》啥的课程已经不设了,王喆知道,教育要越来越正规了,邓老的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主张本就应该深入人心。
  王艳梅要代初一初二两个年级4个班的英语,每天四节课,比上学期多了很多,没办法,全校就她一个英语老师,看来郭大头不是没使坏,只是没有能教英语的老师,学校没办法。好在已经有了课本,王喆也领到了一本,王喆翻了翻,没怎么上心。
  王艳梅在学校只要没自己的课就复习数学,或者看看语文史地书,王喆让她找60年代以前的课本她也没找到,王喆也没啥好办法,看着那些现在的高中课本王喆只能苦笑摇头。
  王喆赵丽华还是每天早起锻炼,赵丽华去上学,王喆跟着老人或出诊或上山采药,或者在家背读医书,赵丽华放学回来背医书王喆就去知青点,或指导王艳梅做题或和黄伟研究棋谱或和众知青打扑克,然后回家吃饭,饭后和赵丽华一起背医书。
  日子一天天过去,1977年10月21号,各大媒体公布了恢复高考的消息,并透露本年度的高考将于一个月后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因那场运动中断了十年之久的高考制度得到恢复!知青们喜出望外奔走相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