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50章 膏药

  听说有可能做牢,赵刚贾爱军都有些害怕,王喆看了看他俩说道:
  “你们也不用害怕,我呢只是怕万一出事,只要你们多加小心就没问题,我就怕这些日子咱挣钱太顺了你们就飘飘然了,军子,你今天卖了130块表,按我们的约定,你今天就能拿1300块,你想你一天挣的比陈大个子一年的工资都多好多!要是别人知道了会不会眼红?我早就说过,我们这几年要闷头挣钱,千万不能张扬,就是怕被人盯上,明白不?行了,别拉拉着脸了,把钱交上回家吧。对了,刚子,明天想着再给我弄几个泡菜坛子,我的港币换成人民币还得埋起来,我收的那些瓶瓶罐罐我不舍得用。”
  今天他俩交了280块表的钱,9800块钱,看上去一大堆。“还有,你们每天经手的钱多了,路上一定注意,弄个大点的黄书包,这夏天穿的衣服少,身上装不了多少钱。”
  把赵刚贾爱军打发走,王喆把钱直接收进了戒指,他埋的泡菜坛子都是空的,那是掩人耳目的,放进戒指不是更保险吗?
  来到厨房,齐渊正在做饭,看王喆进来,就问道:“王喆,你那药壶里怎么放那么多香油啊,弄得满厨房都是香油味。”
  “这是准备熬膏药的,熬好膏药就能治你的腿了。”王喆搅拌一下药壶里的药粉说道。
  “啥时候开始熬呢?”
  “到明天,要先用油把药粉泡一段时间,这样有利于出药效。明天开始熬,熬好膏药还要在水里泡7天去火毒,然后才能用。”
  “那么复杂。”
  “黑膏药效果好,就是制作麻烦一些。不过4天以后就可以给你治疗了,膏药等到去了夹板才用。怎么,等急了?”
  “急是不急,只是瘸了十几年,这有治好的希望了心里有点期盼。”
  “那就是急了,急也没用,你这年龄大了,又是十几年的老伤,一定要用黑膏药贴一贴,如果当初你断腿的时候我给你治,跟本不用这么麻烦,保证三天就能正常走路。”
  老头出了厨房抬头往天上看,王喆说:“你看啥呢?”
  “我看看天上有没有牛!奇怪了,你说你吹得这么厉害,这天上咋没有牛呢?都去哪了呢?”
  “你,齐老头,你说我吹牛是吧,吹不吹牛几天后你就知道了,治好你的腿,我就让赵刚他爸给你找个老伴,一定能找个年轻漂亮的!”说完,王喆就跑出了厨房。
  “你个臭小子,你还说......”
  “齐老头,来看我熬膏药了。”王喆从土产公司回来,一进门就大声喊道。他不得不去百货公司,因为他发现家里的铁锅太大,用药壶熬膏药是不行的,最好是用铜锅,可铜锅根本买不到,只有用铁锅,王喆去土产公司买了两个铁锅,还买了些焦炭,煤球的火力跟不上,熬制膏药的过程中有一个程序要用猛火。
  齐渊听到王喆的喊声就从西耳房出来,跟着王喆进了厨房。王喆把煤球炉子门打开,问齐渊:“暖壶里有开水吧,这膏药估计要熬到傍晚,如果暖壶里没水,就先烧水,否则我们一天只能喝凉水了。”
  “都烧满了,你只管用炉子。”
  王喆把药壶坐在煤球炉子上,然后对齐渊说:“这个过程叫炸药,要小火慢熬,还要搅拌,你帮我看着吧,大约需要2个小时,有疑问就叫我,我回客厅去看书了。”
  王喆看了一会书,再次来到厨房,看见齐渊正在不停的用筷子在锅里搅拌。王喆看了看药粉的颜色,把炉门关小一点,说道:“也不用一直搅,隔一会搅搅就行,等到你看着药粉颜色变深了就叫我一声,还有注意别让油着了,如果万一着了,你跑块点,别烧着你。”
  快12点的时候,王喆又来到厨房,接过齐渊手中的筷子,慢慢地搅着药油,仔细地看了看药的颜色,看那些药粉已经开始变焦,就把铁锅端下来,让齐渊把煤球炉子里的煤球都用铁筷子夹出来,把原来在最上面、烧得正旺的那个煤球放进煤球炉子,再往炉子里放入焦炭填满,坐上铁锅。
  “你先看一会,我去准备纱布,等我准备好,你帮我把药渣滤出来你再去做饭,这里我来就行了。”
  王喆拿了脸盆,把今天新买的另一个铁锅放在脸盆上,正好卡在半截上,很稳;有拿了很大一块纱布,这都是提前准备的,把纱布叠成厚厚的几层,比铁锅的锅口稍大,拿个凳子放在炉子旁边,把脸盆带着铁锅放在凳子上,再盖上那叠好的纱布,让齐渊两手抓住纱布向下拽紧,王喆用铁勺舀油一勺一勺的往纱布上小心地倾倒,很快就把药油滤完了。王喆等了一会,看纱布上的药渣基本上控干净油了,才把纱布收起来,顺手扔到已经空了的那个铁锅里让齐渊拿走,再小心的把装有过滤过的热油的铁锅从脸盆里端出来坐到炉子上,这个时候炉子里面的焦炭已经着得很旺,兰兰的火苗不停地晃动。
  王喆向脸盆里倒了一些清水,用筷子在药油里沾了一下,拿到脸盆上方,油滴进脸盆,很快就散开了。齐渊就在一边看着,问道:“这是干啥?”
  “这是试油的浓稠度,要把药油熬到滴水成珠就可以入丹了。你做饭吧,下面条吧,从现在开始我就不能离开炉子了。”
  “好吧,辛苦你了。”
  “你还真客气,要想谢我,等我治好你的腿再说。”
  王喆的午饭是在厨房吃的,齐渊也一直在厨房陪着他。王喆在元宝屯跟着师傅熬过一次膏药,那次是熬的治疗老寒腿的膏药,只是药方不同,熬制方法是一样的。王喆坐在炉子前,满头大汗,6月天温度很高,又守着一个火炉,炉子上还架着油锅,油锅不停地冒着烟,再加上刚喝了面条,几凑劲,所以王喆汗流浃背的样子看上去很狼狈。
  “齐老头,你就别在这里了,又不是洗桑拿。”
  “啥叫洗桑拿?”
  王喆一不注意,把桑拿弄出来了,这个没办法跟老头解释,就说道:“别管那些了,赶紧出去吧,慢慢走,别带起来风,这油温这么高了,很容易着火的。对了,把我的毛巾拿过来,我擦擦汗。”
  齐渊小心地出去,马上给王喆拿来了毛巾,王喆接过毛巾说:“你去忙你的吧,这里我自己来就行了。”
  王喆擦了汗,看到齐渊已经走远,马上运起太清功,立刻就没了那种热的感觉。以王喆的道行,现在已经寒暑不侵,只是在刚才那种情况下如果一点汗都不出肯定会让齐渊怀疑。看来以后要专门找个屋子来熬膏药、炼丹,否则会惊世骇俗。对了,丹药,我需要把祖师爷的丹炉和药箱想办法让这些人看到还不起疑,怎么弄好呢?王喆不停地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