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18章 远行

  从帽儿山坐慢车到省城,距离很近,可也要将近一个小时,这年月火车本来就慢,慢车就更慢了。
  到了省城火车站,出了站王喆马上去买到京城的火车票,排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队才轮到王喆,王喆选了一趟特快列车,车票比直快稍贵,始发车,有座号。等了4个多小时,下午的2点,王喆终于坐上了开往京城的火车。
  这年月的火车全是那绿皮车,特快列车就是在新旧程度上稍微好那么一点,中途停车的站少一点而已。王喆找到自己的座号,坐下,在随身带的那个仿军用书包里拿出茶缸放在桌上。他的座位是靠车窗的,他随手把书包挂在衣帽钩上,看了一眼行李架,已经堆得满满的了,他的行李早在和赵丽华分手后就扔进了戒指里,表面上他就背了个书包,没有其他行李,这和其他旅客有点拉着大旅行箱有的背着背包手里还提着大包小包相比真是负担少多了。
  况且况且况且.....,火车离站了,逐渐加快了速度。王喆打量了一下周围的旅客,他们有的孤身一人,有的两人结伴,有的拖家带口。好在不是春运高峰,车上的人还不算很多,但也有好多没座位的,他们有的在车厢两端坐在自己的行李上或倚在车厢上,有的在座位中间的走道上站立,胳膊肘压着桌椅算是对身体的支撑以减轻双腿的负担。
  啥时候能有高铁哎,王喆在心里想着。
  起身,端着茶缸到车厢的连接处,找到那个所谓的茶水箱,接满一缸子已经不热的热水,放到小桌上,从新坐好,再从书包里拿出《黄帝内经》,认真的看了起来。这本书还是王艳梅去京城上大学以后买了寄给王喆的,张震老人的医书并不多,而且都是繁体字竖版的。张震老人的那本《黄帝内经》王喆和赵丽华都曾经背过,但是那本书没有啥注释,眼前这本是新版的,有注释还有白话翻译,尽管在王喆看来译文有的不是很准确,甚至还有错误,但纠错的过程其实是最好的学习和记忆的过程。所以王喆看得很认真,还时不时的拿钢笔写写画画。
  不知不觉中,天已经黑了。这是到哪了?王喆看看了看黑乎乎的窗外。然后从书包中摸出几个鸡蛋,磕碰、扒皮,一口气都吃下去才端起茶缸喝了口水,感觉还是有点渴,索性咕咚咕咚的喝光了缸子里的水,然后站起身,准备再去接水,顺便走动走动。
  可是,来到车厢连接处,发现那个水箱里已经没水了,找列车员问了一下,才知道8点以后还送一次热水,然后一晚上都没有了。王喆悻悻的回到自己的座位,发现坐在自己斜对过的那晚身穿灰色中山装极似政府高干的中年人正拿着自己的《黄帝内经》翻看,看到王喆回来了,他把书合上,放到王喆面前说:“小同志,这书你能看懂?你是学医的?在哪个大学上学呀?”面对这连珠炮似的还带有点高高在上的诘问,王喆并没在意。
  “嗯,我还在上高中,在家里跟着爷爷学点中医。”
  “才上高中就读这种古书了,真不容易,不过,学东西最好要抱着谦虚的态度。”
  王喆愣了愣,这话从何说起呢,好像自己很不谦虚很狂妄似的,自己一直在看书也没多说话,咋说自己不谦虚呢?王喆看了一眼对方,也没吱声,坐下来继续拿起《黄帝内经》翻看,翻到刚才研读的那个地方,王喆知道为啥那个中年人说那样的话了,原来王喆在那页的一段译文上用钢笔圈了起来,在旁边也了四个字:“胡说八道!”
  看到这,王喆笑了笑,也许在外人看来确实是狂妄了吧,对这书上的内容写下这样的评语真不是一般人能做的。
  王喆抬头看了看对面的那个中年人,笑了笑,继续埋头看书了。过了好一会,王喆想站起来再去接水,如果去晚了可能一晚上都喝不到水了。抬起头,发现斜对面的中年人正在打盹,他后面有个人正伸手头他的钱包!王喆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抬着头对着车厢顶部啊的一声大叫,这叫声顿时惊醒了那个中山装,他身后的那个小偷赶紧收回了手,狠狠的瞪了王喆一眼。
  王喆也没理他,起身去接水了。回来的时候,那个小偷已经皇而堂之的坐在王喆的座位上。王喆把茶缸放到小桌上,对那个小偷说:“起来吧,这是我的座位。”
  “谁说是你的?谁能证明是你的?我坐着就是我的!”那小偷很横。
  王喆从上衣兜里掏出车票,一手拿着一手指着给那小偷看,“看清了吗?5车厢45号”
  “你有票就是你的?火车都开了这么久了,谁知道你下没下车?再说就算是你的能咋的,我就不让给你!”
  “列车员,列车员...”王喆扯着嗓子大声的喊。
  王喆的喊声惊动了附近的大多数旅客,纷纷站起身来看热闹。
  “你叫列车员也没用,老子就抢你的座位了能咋地,你特么多管闲事的小憋犊子!”
  “嘴巴干净点啊!”
  “我就骂你能咋地,我特么不光骂你我还要揍你呢!”说着,那小偷挥拳向王喆脸上打来。王喆左手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腕,用手向前一伸就抓住了对方的脖子,一使劲,大家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呢,就看那小偷的身躯从众人头顶上飞了出去砸在过道上,马上从旁边过来3个人,两个上前去扶那小偷,一个冲到王喆面前,抡起胳膊对着王喆的脸就是一巴掌。
  王喆右手向他肘弯那一磕,那巴掌瞬间打在那家伙自己脸上,王喆上前一步,抓着那家伙的肘关节,操纵着他的小臂使劲的打他的脸,嘴上还说着:“大家快来看啊,这家伙疯了,自己打自己啊,大家快来看啊...”
  那两个去扶人的同伙也迅速的过来,王喆看他们马上就到跟前了,也不再让那个打自己的人继续打了,把他胳膊一拧,那人身子就转了过去,抬腿一脚踹在那人后腰上,那个家伙向前趴去,正好砸在要过来动手的两人跑在前面那人身上,差点把那人撞倒,最后面的那个人正好也向前跑,三人撞在一起狼狈不堪。几个人站稳身子,看着王喆没再敢上前,架起被王喆扔出去那个小偷朝另一节车厢跑了,连句狠话都没敢留。
  “几个小偷也敢这么嚣张,大家看看丢东西没有?”王喆对着众人说了一句,接着又对那位中山装说“这位同志的钱包应该没丢,刚才我准备去接水的时候正好看到小偷在偷你的钱包,就是抢我座位那个,我大叫一声,那家伙就把手缩回去了,你也醒了,应该没偷走,其他人我就不知道了。”
  这时大家才明白,原来这一架是小偷报复王喆,却被王喆以一对四给打跑了。众人也赶紧查看自己的钱包以及其他物品,看是否丢失。“我的钱包没了”“我的也没了!”“赶紧去找乘警”“找乘警也没用”
  王喆没理会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坐下来准备继续看书。
  王喆最恨这些小偷,上一世的时候王喆曾经做过一段时间的业务员,天南海北的出差联系业务追讨货款,那时他曾多次被小偷光顾,有一次在长途汽车上他睡着了,小偷用刀片割开了他外面的衣服去掏他藏在内衣里面的钱,正在这时他醒了随即大叫了一声,结果车里站起来五六个人,都掏出了匕首,就这样,光天化日之下,王喆以及车上的其他乘客被这伙人洗劫一空,王喆被抢得身无分文!那时的王喆就是一普通人,面对五六个贼人他无可奈何,这一世王喆得到了药王传承,身具武功,而且已经打通了任督二脉,今天遇到了主动挑衅的小偷王喆怎能放过他们?对第一次使用武力的结果,王喆还是满意的。
  “小同志,谢谢你!”对面的中年人对王喆说道。
  “没啥,就是看不惯那些小偷而已。”
  “身手这么好,练过功夫?”
  “跟着爷爷学过一些,小打小闹。”
  “谦虚了,刚才看你在书上的批注,以为你有些那啥,看来是我走眼了,你这是真人不露相啊。”
  “哪里呀,谈不上,小把戏,难登大雅之堂。”
  说到这,王喆就不再理会那人,埋头继续看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