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43章 2比A大

  赌桌上还有四个人了,王喆又接连弃牌,几把牌下来场面不温不火,没多久,女人三条A对上对上老头三条Q,把老头也踢出去了,筹码也超过了180万。女长出一口气,狠狠的看了王喆一眼,如果不是王喆第一把牌就赢走了她五十多万,这牌哪能玩的这么憋屈!
  桌上的几位玩家大胡子的筹码最多,有410万左右,其次是王喆有270多万筹码,女人180万出头。
  牌局继续,王喆的明牌红桃A底牌一张9.大胡子明牌是黑桃J,女人明牌是方片10,王喆说话。
  王喆看了看底牌,扔了一个一万的筹码出去。
  “这样一万一万的玩,老子这400多万啥时候能输完?我跟1万,加10万!”大胡子说道。
  女人看看底牌,弃牌。
  “想输得快可以梭哈嘛!”王喆说着,跟了10万。
  荷官发牌,王喆又拿到一张黑桃A,大胡子得到一张黑桃Q。
  “A一对说话。”
  “既然你想输钱,那就玩大点吧,50万,你敢跟吗?”王喆说道。大胡子恨恨的弃牌。王喆赢了12万,去掉抽水还剩下11万4千。
  牌局继续,王喆底牌黑桃J,明牌红桃J,大胡子明牌黑桃K,女人明牌黑桃10,大胡子说话,大胡子直接下注10万,女人弃牌。女人的筹码最少,玩得很谨慎。
  王喆看向牌盒,算计了一下牌的结果,也没吭声,跟了10万。女荷官继续发牌,大胡子又拿到一张红桃K,王喆拿到一张梅花J,还是大胡子说话。
  “一对老K对你的一对J,呵呵,20万吧,加快点速度,这都5点了!”大胡子得意洋洋的说道。
  王喆思考了一会说;“我跟。”
  再次发牌,大胡子拿到一张黑桃A,王喆拿到一张方块10,还是大胡子说话。“50万吧!小赤佬你跟不跟?”大胡子一幅吃定王喆的模样。
  王喆心里好笑,大胡子的底牌是一张9,下一张他会得到一张方块A,会成两对;而王喆已经是三条J,下一张会再拿一张10,形成葫芦,王喆想怎样才能多赢对方的钱,如果加注或直接梭哈会不会吓跑对方?如果是跟注,对方拿到牌会怎样?自己跟注以后已经没多少筹码了,他会梭哈?还是稳妥点吧。王喆也没费话,跟了50万。
  两人都拿到最后一张牌的时候,大胡子哈哈大笑,“两对碰到两对,有意思,我这两对比你那两对大得多,你数数还有多少筹码,我梭哈你的筹码!”
  “我等的就是这一刻,你不是想输得快吗?我成全你!”说着,王喆很有气势的把筹码向前一推。
  约翰李过来,帮着王喆数筹码。大胡子也把同样多的筹码放进赌桌中间。
  “两个大对了不起吗?我是葫芦!我就不信你也是葫芦!”
  王喆赢了!这样赌桌上的局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大胡子输了280多万,剩下的筹码已经不到120万了,女人不到180万筹码,王喆的筹码却已经540多万了,占有绝对优势。
  “二号位的朋友,还要继续吗?”约翰李问道。
  “继续,接着玩,我就不信他能始终这么好的运气!”大胡子并不认输。
  “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第一张牌就是黑桃A,那就10万吧。”王喆的明牌是黑桃A,散牌当中最大的一张。
  “这不是欺负人吗?”大胡子弃牌,他明牌是一张小6
  “我跟”女人跟注,他的明牌是一张红桃A
  女荷官发牌,王喆拿了一张黑桃10,女人得到一张红桃K,女人说话。
  “还是10万吧,我的筹码少。”
  王喆跟注
  第三张明牌先发给女人,拿到一张黑桃7,王喆拿了一张小2,女人看到王喆那张小2,笑了笑说:“你是2,那就20万吧。小2还跟吗?”
  “内地打升级的玩法中小2比A大,不要看不起2,说不定这张小2就能赢你那张A呢。看不起小2是吧,那咱就玩把刺激的,我跟你20万,再梭哈你所有的筹码,你跟不跟?”
  女人愣住了,他弄不清王喆为啥敢梭哈,他那牌面怎么看也没有赢面,难道他底牌是A?大胡子也有些吃惊,他真看不懂王喆了。
  “小赤佬,偷鸡慎用。”大胡子老神在在的说道。
  “约翰李,你这荷官是怎么当的,他都弃牌了还说这话符合规矩吗?”王喆气恼的说道。
  “我也不信你这小2能赢,我跟你了!”女人本就怀疑王喆偷鸡,看到大胡子一说话王喆那气恼的表情,她心里几乎确定王喆是偷鸡了。
  发出最后一张牌,女人拿到一张方块A,形成了对A王喆拿了一张梅花2,和上一张黑桃2配成了对2。
  “这对2碰上对A,这可不是你说的那个升级,输了可别怨我,是你太2!”女人很嚣张,第一把就输给王喆她到现在还没消气,能打击王喆她绝不放过几会。
  “对2当然不能赢对A,但是三条2能赢对A吧,我不信那张梅花A也在你手里。”王喆翻开了底牌,一张红桃2亮了出来。
  女人瘫坐到座位上,嘴里不停的念叨着;“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牌局就剩下你们二位了,还继续吗?”
  “不玩了。”大胡子收拾起自己的不到120万筹码,悻悻地走了。
  王喆看着大胡子的背影,对他很是佩服,王喆这时候700多万筹码,大胡子的百十万筹码根本没法对抗,能止损说明那家伙还是很理智的。
  给约翰李和那女荷官每人一个1000的筹码,在二人明显带有鄙视的眼神中,王喆离开贵宾厅,正好遇到李媛媛。
  “先生赢了很多嘛,是不是得谢谢我?”李媛媛笑嘻嘻的说道。
  王喆拿了2000筹码递给她,李媛媛心里说真小气,可表面上还是笑嘻嘻的,说道:“谢谢,这就要走吗?先生可以留下来参加晚上的牌局。”
  “我还有事,下次吧。”
  “那好吧,这是我的名片,什么时候想来玩可以拷我,我来安排。”
  下了楼,张发奎正悠闲坐在休息区喝着饮料,看到王喆端着一盘筹码从楼上下来,立即迎了上来:“王医生,牌局结束了?我在大厅四处找你找不到,估计你去贵宾厅了,没想到赢了这么多!走,我们去兑换筹码,马上回香港,以免夜长梦多!”
  两人匆忙地把兑换兑换成现金,王喆的2万港元变成了708万港元。
  看着摆在台子上的一大堆千元大钞,王喆眼睛发亮,给了张发奎2万港元喜钱,花500港元在兑换处买了个背包,将700多万现金装好背在身上,两人出了赌场。
  “我们抓紧回香港吧,到了香港再吃饭。”张发奎说道。
  两人回到酒店已经晚上9点了,一进房间,张发奎就不顾形象的往床上一趴,说道:“总算回来了,一路上提心吊胆!”
  “有啥好担心的!”
  “那么一大笔现金怎么能不担心?咱俩也别出去吃饭了,我让酒店把夜宵送到房间来吧,今晚我也不回去了,等明天银行上班,把钱存进银行就可以放心了!”
  “那行,吃了夜宵我再给你针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