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13章 伤逝

  两人来到东院,发现师父在炕上坐着,精神不错,看到他俩进来还冲他俩笑笑。赵丽华感觉师父在笑她,马上低头去外屋做饭去了。
  吃过饭,赵丽华收拾碗筷,王喆陪着师父聊天。
  “师父,这些年您回过老家吗?老家还有什么人吗?”
  “你师伯离开那年我回过一次陕北,就是想看看老家还有没有亲人,可惜,家里没啥人了,我老家和我房份最近的就剩下一个五服以外的一个族孙,当时也快70岁了,还没有家小,等他也死了以后就等于族里没人了。你师伯那边比我好不了多少,我去的时候还有一个五服内的族孙,有两个儿子,也就是说他那族人还有人脉。哎,战争很残酷。”老人说着,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儿,老人开始撵二人离开,两人有点不放心老人,张震急了“我没事,你们放心,我还没活够呢,死不了,你们还不走,新婚之夜你们陪着我这老头子干啥?快滚!”
  “好好好,师姐你先过去,我帮师父脱了衣服就过去。”
  王喆帮师父脱掉棉袄棉裤,扶着老人躺倒,帮老人盖好被子,又倒了一茶缸开水放在饭桌上才离开。
  回到西院,赵丽华坐在炕上发呆,王喆上炕,把她抱在怀里,“师姐老婆,想啥呢?”
  “没想啥,王喆,你以后会对我好是吗?”
  “那当然,你是我老婆,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可是,师父说...”
  “师父说啥了?说我不好?”
  “那倒不是,师父说你以后会有很多女人!”
  “啥?很多女人?师父啥时候说的?”
  “就是你出去买东西的时候说的,你也知道,师父会算命看相的,也许你以后真的会有很多女人吧。”
  “别胡思乱想了,真不明白师父为啥跟你说这些,今天是咱俩的好日子,别想那些无聊的事,我们休息吧,夜里我还要起来看看师父。”
  “嗯,休息吧,不想了,反正只要你以后要是对我不好,我,我,我就让你好看!”赵丽华我、我的半天只说出一句让你好看,她实在想不出如果王喆真的对她不好她能怎么办!
  ......
  王喆醒来的时候,看看闹钟已经两点了,急忙起身去看师父。来到东院,进屋,发现师父睡得很香,王喆伸手到被子里抓住师父的手摸了一会脉,脉象没啥变化,这才停手,帮师父守好被子,然后轻手轻脚的离开。
  第二天,王喆赵丽华早早的起来,王喆先去看师父,发现老人还在炕上睡着,摸了摸老人的脉,没啥大的变化,这才放心。两人也没再去帽儿山练功,就在院子里过过手,拆解一下早已烂熟的招式,然后各自练习太清功,一个多小时后王喆开始收拾院子,赵丽华去做早饭。
  伺候师父吃了早饭,王喆用热毛巾给师父捂了脸,再仔细地擦手擦脚,然后陪着师父坐在炕上聊天。
  “王喆、丽华,我张正得你二人为徒,是上天对我的眷顾。”
  “师父,您千万别这么说,要没有您,我和师姐可能早就饿死了或冻死了,您老收养了我们,传我们医术,我们孝敬您老还不应该吗?”王喆说道。
  “可惜了,要是能再多活几年,就能看到你们给我生个徒孙了,哈哈哈。”
  “师父,您想想还有啥药方能对您有帮助?”赵丽华问道。
  “没有,我们药王门的人多数长寿,祖师爷不用说了,就是我师父,也活了100多岁,你们武师伯,接到他寄来包裹时我算了,那年他已经106岁了,长寿、无疾而终,但多数都是最后迅速变老,而且无药可救。”
  “难道真的没有一点办法?”
  “师门有些术法可以延缓死亡,但早已失传,祖师爷山、医、命、相、卜无所不精,可惜只剩下些许医术传世,王喆,药王门中兴就靠你了!”
  “我会努力的,绝不会让师父失望!”
  “你体质特殊,练武前途远大,而武功对医术的施展帮助很大,可惜为师没什么可教你的了;你师姐性子憨直,对你一片深情,也是你的臂助,王喆,你将来不能负她!”
  “我会的,我会一辈子对她好的。”
  “那就好,我睡一会儿,你们去看书或者练针去吧。”
  如此过了几天,张震老人的身体不见好转也没变坏,离过年却越来越近了。
  腊月廿三,很多地方的小年,送灶王爷上天等说辞很多,王喆想想上一世的做法,也在灶台上摆了块冻肉,点上根香,口中念念有词;“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赵丽华在一边看着直乐,张震老人脸上也带着笑容,老人没想到王喆还会这些神神道道的东西。
  腊月二十四,吃过中午饭,老人让王喆给他梳了头发,又让赵丽华给他找出他那件灰色的长袍,又让王喆帮他脱掉身上的中山装,然后把长袍穿上,“外面的太阳真好,扶我出去晒晒。”
  王喆扶着老人走到门外,赵丽华搬了椅子放在墙根,老人却不坐,让王喆扶着在房前屋后走了个遍,走到前院东数第二颗果树前停下,跺跺脚,“这里有我埋的东西,我要不在了你就挖出来。”王喆没说话,扶着老人的手颤抖了一下,心里堵得难受。
  张震老人感觉到了王喆的变化,“不要难过,生老病死,谁也避免不了,我都100岁了,有啥看不开的?扶我到门口坐着。”
  王喆扶着老人在门口的椅子上做好,赵丽华拿了两个小凳子,递给王喆一个,自己坐在老人旁边,王喆也坐下,两人看着老人。“太阳真好,空气真好”老人念叨着,眯着眼睛,抬头看着远方,又慢慢的收回目光,颤抖着把手伸向王喆,“把仔细,天人五衰。”王喆抓住老人的手,含着眼泪仔细体会老人的脉搏。
  “不要难过,我张正,算100岁了,漂泊一世,无疾而终,还有你们俩能给我送终,没有遗憾了!活着,真好!”说完,老人脖子一歪,就此辞世。
  赵丽华抱着老人的胳膊,嚎啕大哭。
  王喆没哭出声,含着泪,抱起老人,“师父,外面冷,咱进屋。”王喆哽咽着。